Blog

10月 21, 2018

s0837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837
写信日期:1992-04-09
写信地址:无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友固系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支持索赔,并写了一封公开信。给索赔之路出谋划策。备注信封丢失

 

童增:
在电话中听到你的声音真高兴,相信我们不久就会见面的。《中国经营报》的那篇报导我找到了。黄宇宙,陈健搞的那个万人签名公开信是不是就是你在电话中告诉我的那个签名?他俩位的地址和签名的副本有吗?有就请给我寄一套来。
附上我前不久写的第四封公开信,我给黄顺兴,王工先生寄的就是这篇文章,那时有一部[分]尚未打印,是我的手稿。由于上次你的电话让我们停止一切活动,但我感到我这篇文章拿出去危险也许会小一些,兴许会改善处境,因此就在征求你的意见之前先寄给了黄、王两位代表。这封公开信的中心思想与方志远先生后来的建议的内容是一致的,我已寄去征求同胞会的意见了。我这边,上海、南京的同仁已回信表示完全赞同,只有福建的林信舒他们还没有回信。请你也将这封公开信在北京的同仁们中传阅,提出修改,补充意见。
第四封公开信的中心思想是:①保持社会稳定是民间对日索赔的基础,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民间对日索赔成功的根本保证,因此,保持社会稳定是民间对日索赔的首要任务。②我们与海外华人和日本朋友,携手在国内要搞得踏踏实实,在国外特别是在日本要搞得轰轰烈烈。③我们现在承认过去一些过激的错误,和现在的一切努力,目的就是要使民间对日索赔置于党的领导之下。④民间对日索赔的最终目的是和日本朋友携手化解中日两个民族之间历史仇恨,索赔是手段不是目的。我们在民间索赔中除宣传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同时要特别注意宣传国际主义、世界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和中日友好,否则民间对日索赔就有可能发展到煽动起谁都控制不了的仇目民族情绪,甚至到武力索赔的更危险的道路上去。⑤我们要坚决反对打着对日索赔的旗号搞民主运动,这种错误取向会导致与政府的对应,对抗和导致动乱,最终由于内斗而断送民间对日索赔这一神圣的事业。我们不反对民主运动,但我们反对打着我们的旗帜搞,要搞民运就光明正大地搞。(我与井不同意见就在此)
如果大家对这些基本点都赞同,经我们共同修改补充后就作为我们民间对日索赔的基本方针定下来,以后的各种文件就都以此基本方针为基点。
我认为,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使民间对日索赔的全国性和地方性的团体成立起来,得到党和政府的承认,合法化。我觉得,在现在中央公开表态放开对民间对日索赔的限制后,如果还不能批准我们这些主张维护社会安全,推动经济发展的索赔人士成立合法团体,那么不出三个月,在“七•七”左右局势就可能失控。可能会出现“原路反天”,对日索赔并非我们的专利。任何中国人都可以独立发起,公安部是控制不了局势的,除非有我们的合法团体给予充分的合作。我们可以结合那些随时冒出来的爱国力量,使他们团结在我们的周围,置于党的领导之下,才有可能防止局势失控,社会动乱。
我建议:由黄顺兴,王工先生邀集各省的支持民间索赔的全国人大代表同时向中央和地方民政部申报成立,全国和地方性的民间对日索赔团体,到底是先搞全国的还是先成立地方的,还是同时搞由中央定夺。我这里有我89年搞的“中华全国对日索赔债权人同盟章程革案”和美国纽约的“对日索赔中华同胞会”成立之初的四份文件可供借鉴。
我设想:搞两种民间团体,一是“对日索赔中华同胞会”式的具有广泛代表性和能容纳包括受害者在内的各种爱国者,专家,学者,社会活动家的团体。二是“花岗受害者联谊会”“南京大屠杀受害者协会”式的纯粹的债权人民团体。这两种民间对日索赔团体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受害人协会的骨干和他们中的人[才]就是同胞会的成员,同胞会通过他们领导和协调受害人协会之间的利益矛盾。美国中华同胞会下设对日索赔基金会,享有免税地位,可以进行公开的募捐和投资,是财团法人。基金会就可以给全国各地的受害人协会以资助、出资进行研究和调查,将来出资和日本的直接加害者打官司。(现在同胞会筹集了几十万美元准备在国内投资,投资的利润就作为我们国内民间对日索赔的活动经费。邵子平先生五、六日份要求具体做这件事,让上海的陈世忠帮他搜集浦东开发区的材料,我的意见是先在深圳特区投资,先投向房地产,因为利润可靠(地价上涨)保险。现金可以向银行抵[押]贷款。你有什么更好的主张,方案吗?)同胞会下还有个专利,方志远先生是主编。我们可以学习他们的经验。请将我这一意见与人大代表和同仁们商议。我觉得,各地的受害人之间会有不同的利益,许多积极投入的爱国者又不是债权人不便于直接参加受害人协会。例如“慰安妇案”和“劳工案”就可能先搞起来,甚至先进入法律诉讼,而“南京大屠杀”虽然极重要但就是到最后也不采取法律诉讼手段,这样南京的受害者可能就会有意见。因此由同胞会领导,协调各地的受害者协会的方式较妥当,既便于不是直接受害人(债权人)的爱国者参加,又便于党和政府间接地(通过同胞会)对全国各地的受害者协会施加影响,募捐由同胞会统一进行又便于管理,妥善使用,防止疏漏,取信于民。宣传由同胞会统一领导就能保证这一爱国运动的大方向,始终对准日本,而不转向国内其它问题,这样党和政府也能比较放心,防止引进动乱。
你征求同仁们和黄顺兴等在京的支持民间索赔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意见后,如果需要我来京,就给我来个电话,我立即就携材料进京,共商大计,向张修智问好!
向同仁们和代表委员们问好!

友固系
92.4.9

s0837-p1 s0837-p2 s0837-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