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840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840
写信日期:1992-12-07
写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江西省南昌市
写信人:郑荣水、高层菊的女儿
受害人:郑荣水、高层菊一家
类别:劳工、其它(SL、OT)
细节:当年父亲的家是村里首富被日本军洗劫一空。之后又把父亲抓去当劳工死里逃生捡回来一条命。因此我要为父母以及家里的受害者讨回公道。

 

尊敬的童增同志:
  当我得知当年日本侵略者在中国造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不可弥补的精神损失和巨大的经济损失,今天终于有人敢站出来为中国人民伸张正义。在此,我代表我的父母向您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我的父母已年过花甲,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得到过去日本侵略者的索赔,百年之后当含笑九泉。
  我的父亲原籍在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公社亲家奄大队。当年我父亲的家是村里数一数二的首富人家,一幢仅次于皇宫式的住宅,及一切财物,被日本人烧劫一空,从此家境一败涂地。上无片瓦,下无寸布。我祖母只有半夜出去在垃圾箱里捡一点破布遮体。靠出嫁不久的姑姑接济度日。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父亲被迫给日本人当劳工,饿的昏过去抬不起大石头,结果日本人看见了,当头一闷棍,顿时鲜血如泉涌,好在穷人心齐,才勉强救得我父亲一条性命。即便是物质损失可以补偿,这人身痛苦,这造成的精神痛苦,日本人是偿还不清的。更何况,死在日本帝国主义手上的人民千千万万。他们做何赔偿。
  还有我母亲的家是江西省南昌新建县梅岭村人。母亲的祖父是豫章女子中学的校长。我的外公是南城地区专员,家境相当富有。可是这一切都没有逃脱日本侵略者罪恶的火焰。一家人四处逃难,望着这大好河山,毁之一炬,害得多少人无家可归。那时母亲才十多岁,同样是衣无遮体,躲在很远的山里,直到日本投降,才得以归所谓烧焦的家园。这巨大的损失何以计算。据我的父亲讲,仅他们一家的财产当时就达一百多万元,更况我母亲的家资也是相当可观的。这所有的情况都是平时父亲、母亲经常谈起的。
  我的父母现在的地址是:四川省成都市航天工业园温江县062开发处。父名郑荣水,母名高居菊。我由于工作的缘故现在江西省南京军区驻昌办事处。如有事情来信暂寄南昌市闸门厂金工车间未春林收。因我经常出差,也可以直接与我的父母们直接取得联系!!!

代理起诉人郑荣水、高居菊的女儿
92.12.7

s0840-e s0840-p1 s0840-p2 s0840-p3

其它(OT),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