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866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866
写信日期:1992-12-16
写信地址:江苏省南京市
受害日期:1937-11
受害地址:江苏省靖江市
写信人:盛先珂
受害人:盛先珂一家
类别:其它(OT)
细节:1937年日军侵占靖江县强占我家住宅长达4年,给我们全家在物质上和精神上都遭到了严重的损害。

 

童增先生:
  请原谅我素不相识就冒昧地给你写这封信。
  我是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离休干部,江苏省靖江县人,1944年参加新四军。今年上半年,我在美国、加拿大探望在那里留学、工作的两个儿子期间,从当地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上看到关于先生和安徽、贵州两省的几位全国人大代表倡议中国民间对日索赔活动的报导。对诸位先生为伸张民族正义而深入调查研究,依法力争,奔走呼吁,不避艰险的大无畏精神表示由衷的敬佩。
  我的家庭也是日本侵华战争的直接受害者。1937年11月,日军侵占靖江县城时,强占我家的住宅作为驻靖日军司令部长达四年半之久。直到1942年夏,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后,因兵力不足,收缩战线时才撤走。在此期间,我们全家在物质上和精神上都遭到了严重的损害(情况另附说明材料)。我们有权利向日本政府提出索赔要求。为此,我从加拿大写信给我在北京国务院港澳办公宝港澳研究所工作的小儿子盛伟,让他设法打听先生和民间对日索赔组织(筹)的通讯地址。不久前,盛伟与先生通过电话,并获悉了您的地址。
  我向您写这封信的目的是向您请教和了解有关民间对日索赔的事宜。
  1、北京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委员会筹备进展情况如何,是否已获得政府有关部门登记批准?目前打算怎样进一步推进民间对日索赔活动,我国政府对此持何态度?南京作为遭受日本侵华战争损害最严重的城市有无类似组织,如有请告知其负责人姓名及通讯地址、电话号码。
  2、日本侵华战争直接受害者的索赔要求应如何提出,是受害人直接向日本驻华使馆提出,还是通过中国民间索赔组织集体提出为好?
  3、受害人提出索赔要求须提供哪些材料?受损失的具体情况除了受害人及其家属提供材料外,要不要旁证材料?由于事情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许多了解情况的人均已去世,提供具体旁证材料比较困难,该如何解决?先生是否知道天津南开学校对日索赔是怎么做的?
  以上问题请在百忙中抽暇给我答复或来寄有关资料为感。不情之请尚祈原谅。
  致以
敬礼!

盛先珂 上
1992.12.16

通讯地址:南京市天津新村37-202室。
邮政编码:210013
电话:(025)636902

关于日军侵华战争期间强占我家住宅造成严重损失的情况

  1937年11月,日本侵略军占领江苏省靖江县城时,强占了与战争毫无关系的我家私人住宅,作为驻靖日军司令部。
  这所住宅属于我父亲盛今亮和叔父盛今涵(两人均已去世)共同所有,位于靖江城内布市里山海镇(当时地名)。
  在当时靖江城内,这是一所占地面积最大,房舍最多,建筑最好最新的明清式民居。住宅分东西两大部分。西边三进正房,东边两进偏房,还有厢房、花厅、亭子间、两处厨房和堆放粮食、杂物、柴草的房屋共约六十余间。房屋结构相当讲究。粉壁、黛瓦、马头墙。房间全部铺有地板。大厅和堂屋是水泥地。院门上方有砖雕。门窗都油漆得很光亮。有些木门上雕刻着山水、花木和人物。三间大厅冬季[安]装门槛和花格玻璃门;到了夏季卸下门和门槛,东西两间换上花格[栏杆]。每进房屋之间有宽大的晒场或铺砖的院落。院子里有大小花坛七八处,载了牡丹、芍药、月季、腊梅、海棠、兰花、芭蕉、天竺、紫竹、木香和罗汉松等名贵花卉。东边偏房前后有果园,种有葡萄、枇杷、紫桃和桃杏等许多果树和其他树木。
  屋内有各式家具数百件。有我祖母、父母、叔婶卧室的成套家具。有大厅和堂屋摆设的成套家具。有当时我兄弟姐妹八人和堂兄弟姐四人用的家具。有客房待客的家具。有家庭教师居室和书房里的家具。还有约七八名男女仆人用的家具。其中有古老的红木家具,也有现代化的家具、沙发等。此外,有古老的和现代的座钟和挂钟多座。
  有两家数十四人的四季衣服。其中有皮毛(狐皮、羊皮、灰鼠皮、水獭皮等)、呢绒、毛线、丝绸、麻布和棉布的各式服装,其数量难以计算。
  我祖母1935年病逝。大约1936年由曾祖父主持,为父亲和叔父分家析产时,我见到家里还有大量其他财物。当时在大厅东西两间分成均等的两份。有古字画、珍玩;有大量的古瓷器(花瓶、笔筒、画筒、餐具等)和锡器(祭器、茶具、酒具等);有象牙筷多把,银元宝数十锭。金银、珍珠、翡翠首饰分装在两只各约一尺多长,八寸宽的红木“拜盒”里。(另外还有我母亲和前后两位婶娘陪嫁和自己添置的首饰)古铜钱用铁丝串起来长达数丈,盘在一起像蛇一样。还有许多绣花的清代官服和刀剑等等。
  1937年上海沦陷后,日军逼近靖江。在侵略军“三光”政策的威胁下,我们两家仓促地带了少量日常衣服和用品下乡逃难,家中只留下一名老年仆人看守。11月,日军进占靖江县城时,把老仆赶出,强占了我家住宅作为日军司令部。直到1942年夏季,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以后,因兵力不足,收缩战线离开靖江县城时才撤走,历时四年半之久。我们回家时,原来好端端的一所住宅被日军破坏的面目全非,家徒四壁:全部门窗、地板、家具被劈作木柴烧掉,花卉树木砍伐殆尽,所有财物被洗劫一空,在物质财富上遭受巨大损失。
  在此期间,我们两家在精神上也遭到严重的折磨和损害。两家二十余口人长期有家归不得,被迫在靖江、泰兴两县的农村和集镇辗转搬迁,颠沛流离,备尝艰辛。1940年冬,我家住在泰兴县黄桥镇。母亲卧病在床,又逢日本飞机轰炸黄桥。炸弹落在我家附近,患病的母亲受惊精神失常,不停地叫喊:“开大炮!”“开大炮!”随后又抱病冒着严寒逃难搬家,病情加剧,不久就去世了。
  对于日本侵略者给我们两家造成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严重损失,我们坚决要求日本政府向我们赔礼道歉,并给以经济赔偿。现在,盛今亮的法定继承人(我的继母、两个姐姐、六个弟妹和我)共十人一致委托我;盛今涵的法定继承人(他的子女)共五人一致委托盛路(他的长女,江苏省东台市文教局离休干部)两人作为全权代表向日本政府提出交涉,要求赔偿。
  还必须说明一个情况:1937年11月,日军在强占我家住宅的同时,把我家东边邻居、我的堂叔祖父盛尧卿和盛舜臣兄弟俩共有的另一所面积略小,房舍稍少的住宅同时强占,把两所住宅中间的隔墙打通,作为日军驻靖江司令部。盛尧卿和盛舜臣均早已去世。他们的后人因时局变乱现已失去联系。上述受损失情况不包括他们家的损失在内。

日本侵华战争的直接受害者
盛先珂
1992.12.16

s0866-e s0866-p1 s0866-p2 s0866-p3 s0866-p4 s0866-p5

其它(OT),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