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880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880
写信日期:1993-09-28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1936
受害地址:上海市
写信人:夏锦成
受害人:夏锦成的父母
类别:细菌和化学战、其它(BC、OT)
细节:日军放在河里的吸血菌,我母亲感染而死,1936年父亲夏阿四在上海市开的店铺被烧毁,要求日本赔偿。

 

尊敬的童先生:
  您好!
  最近我在湖南妇女报上见到了题为关于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报导,1972年9月29日周总理代表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签订了一份联合声明,内称:“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当时我很不理解对日本侵华战争造成的深仇血恨,想起来就像昨天发生的事情,对日侵华“索赔”是一项极为重要的维护世界和平,维护真理的正义行动,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受害者怎能忘记!1972年中国政府放弃的只是政府之间的战争赔偿,而从未放弃民间的受害赔偿,这一启示确实代表了我们受害者的思想,日本军国主义必须偿还给中国人民的二大[笔]债,一是血债,二是经济债。
  血债;首先我要向日本国讨还我50年前死于军国主义侵华战争投放在河泊中的吸血虫菌,我的母亲死于的血虫病(当时我7岁已记事)
  经济债;向日本国讨还于1936年阴历五月初八我出生过满月那天,我的家我父亲的产业被日军烧光政策烧毁了我父亲勤劳[致]富开设的二处硬木家具店,总店及分店(总店开在老家商号江湾镇河南方向,分店开在上海杨浦区周家嘴路底银翔港镇河边)江湾县及杨浦区只是一区之隔,同年也就是以上说的1936年阴历五月初八二处的店房、库房及制作间、住房全部被日本侵略军烧毁。
  我出生于上海江湾县(现划为上海虹口区江湾镇)我今年57周岁,因从小逃难体弱多病造成至今体质很差,于1988年病退,原单位:邮电部北京通信设备厂。
  父亲夏阿四因病于1960年在上海去逝。
  上海还有二个姐姐;大姐夏金秀(又名唐金芳随丈夫姓氏)小姐姐夏金娣,大姐70多岁,小姐姐60多岁,上海虹口区人民代表,二位姐姐都已退休。
  从我记事起我父亲就对我讲日本侵华军在上海,我父亲全部产业包括住房被烧前什么东西都不准拿,连打带踢把人打走,随着就烧,从此以后,我们家一无所有,父母带着我和两个姐姐到处逃难,因生活十分困难,母亲常到河里摸螺丝充饥,结果得了日本侵华在中国河泊中投放的大量吸血虫菌,我七岁时母亲因无钱治疗去逝。
  小小年纪失去母爱这完全是日本侵华军给我们家造成的贫困和灾难。我们家同千千万万个中国同胞一样深受日本侵略军其害,特此强烈要求日本国赔偿我母亲死于日本侵华军投放在中国的吸血虫菌,偿还我父亲二处硬木家具店及住房的全部财产,(总店店房200平米,库房200平米,制作间100平米,住宅200平米,分店店房200平米,库房100平米,制作间100平米,住房100平米,总共1200平米的全部财产损失)。二大[笔]债的赔款总额要求不[低]于280万美元。
  我全权代表因日军投放在中国吸血虫菌害死母亲和我的父亲,以及我的二个姐姐,万分感激童先生为中国民间千千万万个受害同胞,热血率领中国人民要求日本向中国人民“受害者赔偿”于此同时代表我的全家委托童先生立[当]向日本国提出索赔。
  致

索赔申报人
邮电部北京通信设备厂退休职工 夏锦成
1993年9月28日

通信地址:
本市朝阳区酒仙桥三街坊六楼一单元九号
邮码:100016
家里电话:4364148

s0880-e s0880-p1 s0880-p2 s0880-p3 s0880-p4

其它(OT), 细菌和化学战(BC)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