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889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889
写信日期:1992-12-16
写信地址:山西省榆次市
受害日期:1943
受害地址:山西省榆次市
写信人:药子文
受害人:药子文
类别:其它(OT)
细节:1943年正月二十一深夜2点突然被日军宪兵队抓去,因为我提供共产党粮食,遭受酷刑,关押2多月。要求日本赔偿。

 

童增同志:
  你好!
  我叫药子文,今年七十九岁,是山西省榆次市庄子乡南张村人。
  一、我是日本人侵略时期的受害者,更是幸存者。1936年我就在本县三晋通货栈做买卖,并担任该号经理。我记得在1943年正月二十一日深夜两点,突然被榆次日本宪兵队武装人员将我抓去,以“私通八路”给八路军送布匹食盐……当时审讯我的是日军榆次宪兵队山本伍长。当夜四点对我进行了严刑拷打,用电刑几次将我昏倒。他们又用冷水将我浇醒,再用次法,让我承认给八路军送布匹、食盐之事,是私通八路。(当时日本人对我方地区实行经济封锁)经过两个多月的关押,二十一次的严刑逼供,我的身体实在无力支持,全身伤痕不很行动,实在难忍。在这种情况下,我受刑不过,只好从实说我有私通八路之事。他们还多次让“洋狗”咬我的腿下身。至今用电刑、狗咬给我全身留下伤痕累累的伤疤,每逢天阴下雨,我的头脑就疼痛不已,全身痛得要命。在这九死一生中,经过两个多月的折磨,我的生命危在旦夕,多亏了我的父母亲将我这个不省人事的“死体”用车拉回去。不然会被日本人“洋狗”吃掉。
  二、损失
  1.在日本宪兵队审讯时将我的两个金戒指收去。
  2.为了治好我这个半死的人花了800多元白洋才使我逐渐恢复了,有了点活力。
  3.我被宪兵队抓走以后,我的三晋通货栈因经理不在,无人管理,业务受到严重损失。原来两万八千元(白洋)资本用一万元赎回我(给了日本宪兵队)。从此三晋通宣告破产。我就再也无力做买卖了。
  日本宪兵队给我造成的损失约合白洋叁万元。
  三、我能有今天多亏了共产党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因此,我提出要求日本给我赔偿这一损失。

幸存者:药子文
1992.12.16

来信请寄山西省榆次市庄子乡南张村药子文收
邮编:030612

s0889-e s0889-p1 s0889-p2 s0889-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