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908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908
写信日期:1993-01
写信地址:河南省洛阳市
受害日期:1938、1941
受害地址:河南省开封市
写信人:魏长生
受害人:魏寿萱
类别:其它(OT)
细节:1938年农历5月开封市沦陷,百姓逃亡,开封成为空城。1941年5月29日父亲魏寿萱被日军逮捕,到了天气炎热时候,没有水被逼着喝自己的尿。受刑时候,他被带到房间,喝水后被踩在肚子上,七窍冒水,把父亲往钉板上推,尖钉刺进皮肤,鲜血直流。

 

童增教授:
  接到了1992年①期油印复信,从中获得不少信息,谢谢。
  今附信寄上一份控诉材料,内中情况是家父亲身遭遇,有些也是我亲眼目睹的,时间太长了,有些细节也说不清楚,但是主要情节是真实的,可靠的。供你们参考。
  另外,签名表格能否寄给一份。
  祝
工作顺利

魏长生上
92.元旦

控诉日本宪兵的暴行

  1941年5月29日(阴历五月初四日)下午2时左右,我父魏寿萱被日本宪兵逮捕入狱,关进开封日本宪兵队,在狱中惨遭日本军国主义绝灭人性的暴行,罪名是“窝藏子弹,私通华军”。
  河南开封市1938年农历五月初八日沦陷,我家住在开封市裴场公胡同12号,一个大杂院内,日军攻城时,老百姓纷纷逃亡各地避难,开封市已是十室九空,留下来只是一座空城,我家所住的大杂院被日军占住,这条胡同里,几乎所有都住有日本兵,变成了一所兵营了。
  日本兵调动时,曾住过日本兵的房间里遗留下许多零散的手榴弹和子弹,周围老百姓害怕这些东西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干脆就把这些子弹倒进院内一口水井里,好[像]这样做遮人耳目就可以消灾免祸,却不知这些沉睡在井底的子弹为以后埋下了祸根。
  大约是1941年春天,一天夜里一支“敢死队”袭击开封日伪警察署,捉去十几个伪警察,这对日本当局是一个很大的震惊,他们为了报复,暗中发动汉奸便衣和警察,保长,搜捕嫌疑犯,告密有偿。
  当时,裴场公胡同的伪保长叫许海泉,为了能得到偿钱,不惜出卖良心,向日本宪兵队告密,日伪警察根据他提供的线索,从我家院内井里掏出一手帕兜子弹,当场把我父逮捕,扣上“窝藏子弹,私通华军”的罪名,投进人间地狱——开封日本宪兵队。
  在这个日军特殊的监狱中,没有“放风”(散步)的习惯,犯人只有倒马桶时,才有机会走出号房。每天伙食,只是向号房里扔进两个小馍。与我父同号房还有一位朝鲜人,不知什么原因,每当开饭时多优待他一块咸菜。这位难友舍不得吃,分给我父半块,这半块咸菜有多大情谊和功能啊,它可以延续一个人的生命。
  已是炎热的天气,喝水成了天大的问题,监狱里从来不给水喝,无奈只好伸手向日本兵讨要西瓜皮来解渴,有时连啃西瓜皮的机会也没有,逼得他们两人只好喝自己的尿。动物渴了还有水喝,而人却逼得喝尿,这在古今中外也属罕见的惨刑,也是对人类的尊严的亵渎。
  受刑时,我父被带到一个房间里,他看到房内有几条水缸装满了凉水,他是一个长期喝不到水的人,猛扑过去把水喝个够,然后,躺在一个木[凳]上,被捆住手脚,脸上蒙一块毛巾,捏住鼻子,用水壶往嘴里灌凉水,接着日本兵站在肚上挤压,每压一次,七窍冒水,把人整得死去活来。
  另一种刑具是滚钉板,几个粗壮的日本兵,轮番猛力把我父向钉板上推,尖钉刺进我父皮肤,鲜血直流,痛疼难忍,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父两臂及胸背还留有斑斑伤痕。
  更凶残的是摔[跤],几个日本兵脱去军上衣,拽住我父一[只]胳臂,从背后猛向前甩,平摔在水泥地上,顿时只觉得天昏地暗,皮开肉绽,晕死过去,日本兵用水喷醒,再摔,再昏死过去。等苏醒过来时,两腿血肉模糊,右脚骨折,右手失灵,造成终身残废,精神失常。当时,天气炎热,伤口不断恶化,怕苍蝇叮咬,用捡来的破报纸贴在伤口上,由于伤势重,生活不能自理,全靠朝鲜难友帮忙。
  在我父关进监狱的日子里,我母四处奔忙,托人求情,化去很多钱,但都无济于事。以后据我父断断续续地说过,真正释放他的原因,并不是日本鬼子和汉奸们的良心发现,真正的原因是查清了那些子弹并不是华军的,从子弹的型号以及子弹上的标帜都足以证明是日本军国主义自己制造的,是用来枪杀中国人民的罪恶子弹,是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中杀戮我同胞,践踏我国土的铁证。日本宪兵队在事实面前不得已才释放了我父。一场贼喊捉贼的悲剧就这样结束了,留给我父的是伤痕累累,是残废是精神失常,留给我家的是惊恐,是债务,是贫困。

控诉人 魏长生
93.元旦

s0908-e s0908-p1 s0908-p2 s0908-p3 s0908-p4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