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946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946
写信日期:1994-09
写信地址:辽宁省抚顺市
受害日期:1945
受害地址:天津市
写信人:吴德明和表哥李佐庭、同村王怀荣、吴德生、高永海
受害人:吴德明和表哥李佐庭、同村王怀荣、吴德生、高永海
类别:劳工(SL)
细节:吴德明原籍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县在1945年1月至1945年末被日军抓去做劳工。1945年初春节前吴德明和表哥李佐庭、同村王怀荣等5人去天津购物经商,日军把他们以共产党抓捕,进行四十多天的酷刑,后押去日本做劳工,途中死去二十二人被仍到大海里。信中有单位证明。

 

童增同志:
  您的来信阅,关于三月十八日的约会,按时赴约不误。
  今随信寄去材料一[份],同时寄去日大使馆一[份],同样的手抄本。自从年前收到沈阳罗平凡来信和您的指示没及时复信,是等待河北省丰润县的几名在日受难者的乡镇证明。
  昨天曾去沈阳罗平凡同志家,罗儿媳说罗不在家,未见面。
  关于向日索赔材料问题,以前曾多次面投诉日本驻沈阳市总领事馆,[遂]受理了。但日本人只是说予以转告日本政府,没有正式回答。投索赔信件北京大使馆亦两次,没有复信。
  致礼

吴德明
三月十一日

外事材料

9461

一九九三年末

证明

  本矿职工吴德明已退休。原籍系:中国河北省丰润县。经核查存档,来矿前确系农民。
  曾于一九四五年一月~一九四五年末被侵华日军驻中国天津市宪兵队抓去日本国北海道劳役是实。
  以证

中国辽宁省抚顺市矿务局
老虎台矿劳务部(章)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末

谨呈

日本国驻中国沈阳市总领事馆
转日本国政府

内容历史

呈诉人姓名:吴德明,男,六十八岁
原籍:中国河北省丰润县染谷庄村
现住:中国辽宁省抚顺市露天区万新街一委一组

历史经过

  我[作]为日中战争中深受其害的幸存者、当事人,那是一九四五年初春节前夕,我和家兄吴德生、表哥李佐庭、同村人王怀荣、高永海等五人,五辆车马,粮食和现金去天津市经商购买节日商品。

被抓捕

  当年日本军驻中国天津市一四二〇小川宪兵队,以我等为共产党八路军从天津市内河东区货栈抓捕。四十多天的酷刑关押,由于我们是农民百姓,宪兵队只是没收了我们的财产、车马、粮食、现金。

集中东渡

  后来把我们用绳索、手铐、汽车强制押运到塘沽海港收容所集中。三天后,在军官严密戒备下又集中五百名受难者装入日本轮《江岛丸》驶往日本。由于受难者经长时期的关押,身心严重摧残,途中精神不能支持者,二十二名难胞先后离开了人间,投入大海。

北海道

  下关港下船,北上北海道夕张市真谷地矿,在四面环山火山区的山沟里。我们这五百人分两个小队住在牌子上写有《真谷地矿会馆》的两层大房子里。这里成了我们出生入死的终点站。

目的

  日本军把我们从中国抓来是战争的需要,要我们劳役、干活,少消耗,多生产。由于战争的扩大,国内已见不到青壮年,也很少见到孩子。但明显看到的是悬挂在日本国民门前的太阳旗和红十字日益增多。标志着出征军人和阵亡将士的军烈之家。战争已到如此地步,一片凄凉景象。

下井刨煤

  开始时,我们经短期的休整以后先后下井。矿井是斜井,规模小、设备差,我们每天下井干活都是爬上爬下走进几百米深度,很不安全。记得有一次卷扬机负荷超载,致使载有四节煤车的牵引钢绳裂断。导致科巷煤车脱轨,翻滚撞击,支架倒塌,跟在下面向上爬行的四名苦役,尸无整体,血肉横飞。

装备

  穿的衣服是从家中穿去的,坏了用铁丝串连。鞋子是矿方收集来的,脚[趾]分开,坏的程度不用铁丝串连不能穿的破鞋。头发长了,用小锯条磨成刀,大家互相剃。

吃饭

  是用橡子、豆[饼]一类合成近似饲料般的,每人一个窝头和一碗酱汤,是在外面敞棚,面对着寒风冰雪。渴了可以去自来水营去喝,没有碗,洗脸也在那里,没有盆,没有毛巾。早晨起得早,晚上收工晚,没有假日星期天。但生产有数量,当有时完不成或稍作休息被监工发现,则难免拳打脚踢或给予免食。
  由于非人的生活,强度的劳动,病了,没有大夫也没有药。只是发现谁实在不行了,确认不是装病,才被抬到山涧那边的山下木板房隔离,只要一抬过去,回来的很少。就这样,到年末回国时,不算去时在海上途中投入大海的二十二名外,我们又抱回近百名骨灰匣。其中有我们同去的受难者:王怀荣、李佐庭等。
由于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华战争,迫害中国平民百姓远渡东洋,当牛做马,抛妻离子,家破人亡,这悲[惨]后果,日本政府应承担,负全部责任。

证据

  时间:一九四五年一月~一九四五年末
  地点:中国天津市
  单位:日本军驻中国天津市一四二〇小川宪兵队
  受难地:日本国北海道夕张市真谷地矿
  矿长:大岸熊吉
  看守:星野、佐藤、吉罔

索赔

  今天世界变了,人和国际地位都变了,趋向公正和平。
  当我们看到、听到中国政府外交部一九九二年三月十一日,声明宣布:“关于日中战争中的民间受害者,可以直接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损失。”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九日,关于日本战后赔偿国际听证会首次在日本东京的举行。这次在东京神田《思考礼堂》举行的国际听证会,是由国际听证会、组委会、日本律师联合会举办的,其中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各国妇女,被强迫充当军妓,以亲身遭遇登台控诉日军罪行,和当年被日军抓去充当劳工,受尽虐待的幸存者。以历史的铁证,控诉日军罪行。要求日本政府,尊重人权,并采取人道主义,向所有受害者赔礼道歉,并给予应有的经济赔偿。
  在这次举行听证会的礼堂里,挤满了来自日本各地的听众和来自荷兰、加拿大、美、英等国际法及人权问题专家出席了这次听证会。
  一九九三年九月一日,日本《NHK》电视台以有关历史事件和当事者证词为据,专题节目,播出了当时受命调查此事的原外务省调查官,参与在中国华北抓劳工的日本军官,以及在日本现场看管苦役的看守、职员、监工等亲口证词。
  以上这一系列的国际性公开声明、举措都是对日本军国主义、罪恶的前因声讨、控诉。日本政府应痛感侵略对被侵略国国民深遭迫害悲惨的前因内疚。
  以我们五人为据,抓捕前一家老小圆满家庭,此后,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孤儿寡母面对着凄[惨]的骨灰墓碑悲伤……
  今天,我们据当年受迫害幸存者、当事人铁证要求日本政府尊重人权,采取人道主义,按国际法准则,给予应有的经济赔偿,即人身、财产、一年的劳动,每人最小限额千万日元。
  日中邦交关系二十年,体现出多方面的友好合作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但没有体现出以日本政府深刻反省到深遭迫害去日本内地的受难者,予以经济赔偿的关系。联系日本政府细川首相访华声明,以及发表“构筑牢固日中友好关系”的声明。我们相信,“日本民族、中华民族都有沸腾的热血,也都有富于情感的心。”远在战争年代,非常日期都能心连心,用事实和行动体现出人道主义。
  曾经在前次呈诉索赔书中说明,不再重复。
  对此中国公民、受难者遗孤,期待日本政府在发表重视“构筑牢固日中邦交友好”的同时,结合经济赔偿同步进行。
谨此

幸存者、当事人、中国公民:吴德明
受难者、当事人:王怀荣
受难者、当事人:李佐庭
受难者、当事人:吴德生
受难者、当事人:高永海
一九九四年九月

s0946-e s0946-p001 s0946-p002 s0946-p003 s0946-p004 s0946-p005 s0946-p006 s0946-p007 s0946-p008 s0946-p009 s0946-p010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