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8

s1014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014
写信日期:1997-05-24(信封日期)
写信地址:重庆市江津区
受害日期:1938-1940
受害地址:河北省衡水市饶阳县
写信人:董蕴青
受害人:董蕴青的亲人及同乡
类别:其他大屠杀、谋杀(OM、MU)
细节:1938年日军包围了我家乡河北省饶阳县张平铺村,我父亲董福昌及母亲等三十多人被抓走,后来放回了一个人,他说其余的都被砍头了。在1939年至1940年之间,我姨夫因为抗日被打死,我二舅在日本包围村子时候被枪杀。

童增同胞:
  您好!
  我自97年3月30日星期日,看了日本电视剧起诉日本花冈岗事件,每人给赔美元90万美元,中国其它人也有赔偿,还有南京事件。
  我自看了这个电视剧后,我的想法一直在这个问题,我都快死的人了再谈吧!
  祝你
健康

董蕴青

中国老龄科研中心,童增:
  您的来信,坚定了我对日受害索赔的信心。50多年了,失去亲人的悲痛,对日军国主义的仇恨,一直深深地埋藏在心底,是您们的正义无私使我这个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失去四个亲人,如今已满身疾病的老人看到了一线希望。几十年来亲人惨死的情景无时不浮现在我的眼前。
  还是在我十岁左右,一九三八年的夏天(具体日期不详),正是滹沱河涨水的季节,日本军队包围了我的家乡河北省饶阳县张平铺村,我的父亲董福昌、母亲董宋氏当时年龄均在三十岁左右。在被日本军队包围的晚上被抓走了,三天时间全村被抓了三十多人。我父母和乡亲被抓走后一直杳无音讯。我外婆带着我也不敢外出打听,后来被抓的人当中放回来一人,姓伍,他悄悄告诉我外婆,说我父母托他以后照顾我们,并告诉我外婆我的父母同其它被抓的人一起被砍了头,尸体抛在一个大坑里,叫我们不要去打听。父母惨死后,我沦为孤儿,生活的艰难,人情的淡泊使我饱受人间的饥寒交迫。我父母死后不久,约39年至40年间,我四姨的丈夫,姓崔(饶阳马庄人),是共产党的游击队,被日本人打死了。我二舅(宋×林)饶阳县邵村的教员,因日本人包围了邵村,他往外跑被日本人开枪打死。短短的二年时间,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华战争就夺去了我四个亲人的生命。可悲的是50多年来我不知道杀死我亲人的是来自于日本什么部队、什么番号,谁是凶手。可悲的是至今不知我父母的尸骨何存。可悲的是不知道日本人为什么要跑到中国来杀人。可悲的是50多年来我一直将深仇大恨压[在]心头而不敢对人诉说。如今我已60多岁的年纪,糖尿病、高血压以及对亲人的思念,无时不折磨着我的身体,我有何面回去见我的父母、亲人。可喜的是在我的残生之年,能找到您们——中国老龄科研中心,童增有您们的支持和帮助,使我能有诉冤的机会,受害索赔是我们的权力,受害索赔是正义的行动,更重要的是能告慰亲人们九泉之下不安的灵魂。

s1014-e1 s1014-e2 s1014-p1 s1014-p2 s1014-p3 s1014-p4

其他大屠杀(OM),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