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022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022
写信日期:1993-03
写信地址:湖南省湘潭市湘潭县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信中没写
写信人:殷卫民
受害人:殷卫民母亲
类别:谋杀(MU)
细节:日本侵略我家乡时候,房屋被烧毁,母亲被毒打致死,要求日本赔偿。

 

童增先生:
我看了湖南妇女报1993.2.25刊登的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行动一文后,更激起了我和全家人对日本侵略者的无比仇恨。想起当年的那一幕幕惨不忍睹的情景,便情不自禁地悲伤起来。回想起死去的亲人、烧毁的房屋及全部家产和今天仍活着被日本侵略者当年毒打至伤至残的母亲,无比[愤]怒,并一致表示坚决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我们这些无辜受害者所遭受到的巨大损失。特整理这一份书面材料,请童先生代办。
收信后请回音。深表感谢。

湖南湘潭县易俗[河]镇老街湘江路居委会
居民殷卫民及全家
1993.3.

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赔偿在侵华战争中对我家造成的巨大损失

  我名殷卫民,男,现年50岁,家住湖南省湘潭县易俗河镇老街,湘江路居委会。
根据我老母(75岁)和68岁的叔父俩位老人及兄长三人的经历和回忆:1943年秋,当时我家的主心骨祖父殷贵生(48岁多),被日军抓去注射了细菌疫苗作试验,回家不久全身红肿发烂,当年11月含恨而死。
同年十七岁的叔父又被抓去做苦力,受尽了折磨,弄得骨瘦如柴,次年冬才逃脱回家。
1944年古历2月16日,我家刚建好才两年的木质结构新楼房,约200平方米的店铺门面并住房,经营南杂业和红漆等财产及屋内一切设施,被日军飞机狂轰滥炸盘旋扫射,全部化为乌有。全家六口人是死里逃生,头发也被烧掉,衣服烧烂,真是惨不忍睹,几经周折总算留住了性命。1945年夏天,躲避战争[逃]难在乡下的我家,突然闯进一伙日军,其中一个揪着我的娘要钱。因家贫如洗,我娘没有钱,就被日军一顿乱打,胸前背上捅了几枪托,打得[浑]身血淋淋地。当时兵荒马乱,无法求医,直至现在经常发肿发痛,造成严重的终身伤残,胸背变形,不能自理。
在我娘被打的同时,我的老外公吴后道(70岁,祖母的父亲),因双目失明、无依靠,由我家抚养,也被日军打伤头部鲜血直流,无法医治,不久即将死去。
在日军侵华战争中,我家被日军烧杀抢掠、狂轰滥炸,害得家破人亡,无处安身。前后不到两年的时间,被日军杀死两人,打成重伤一人,全部家庭财产被毁,实是惶惶不可终日。
今天,我看了贵报的《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行动》一文后,幸存下来的几位老人对日军当时的暴行记忆犹新,义愤填膺,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我家的财产损失12万美元。杀死我的祖父殷贵生及老外祖父吴后道和杀伤我娘李清池以至终身伤残变形,及叔父殷鑫达干苦力年多,要求赔偿我家18万美元的伤亡损失,两项共30万美元。

索赔人:殷卫民及全家
1993.3.

  情况属实。
湘潭县易俗河镇湘江路居民委员会(村委章)
1993.3.3.

s1022-e s1022-p1 s1022-p2 s1022-p3 s1022-p4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