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034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034
写信日期:1993-04-05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1944
受害地址:湖南省湘乡市
写信人:刘鉴兴
受害人:刘次渝(刘鉴兴的父亲)
类别:劳工、谋杀(SL、MU)
细节:我叫刘鉴兴,原籍湖南省湘乡市,1944年我父亲刘次渝被日军强行做挑夫,因父亲是文人无力,路上就被日军砍死,怎样索赔请赐教。

 

童增先生:
您好!
我们不相识,今天冒昧地给您写信,是为我父亲惨遭日本侵略军杀害一事。因家兄最近来信说,他在《湖南妇女报》上看到了登载您正在为当年遭受日军侵华时被残害的人员伸张正义,责成我国政府向日方提出控告和索赔事宜的文章;家兄要我向您写信。我经多方打听,才找到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的通信地址与电话,可是多次打电话(4224984)总无人接。
我叫刘鉴兴,现在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第二〇一研究所工作,原籍湖南省湘乡市轧侨乡轧坪村石磊山,今年60岁,年底退休。我父亲刘次渝,原是我们家乡一所小学的校长兼教员。在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阴历四月三十日早晨,一大队日本侵略军途径我家门口去侵占湘乡县城时,强行将我父亲等人掳走为其作挑夫。因我父亲是个文人,且常患羊角风病,挑着一担东西走40华里到县城时,早已精疲力尽了,但丧尽天良的日本强盗抡起屠刀就将我父亲当场砍死,并陈尸路旁(此惨状系同时抓去的人逃回家后告诉我家的)。父亲遇难时才36岁,至今他老人家的遗骨撒在何处,我们一无所知。
父亲在世时,我家没有田产,只有三间旧房,家庭生活全靠父亲教书的薪俸;父亲牺牲后,断了家庭的生活来源,母亲带着我们兄妹5个衣食无着,只能给人干小活,当帮工,有时甚至乞讨度日。父亲牺牲的噩耗传来后,母亲悲痛欲绝,终日以泪洗面,由于悲哀过度,几次昏迷过去,在贫病交加中,她老人家未老先衰,到五十年代就过早地离开了人世。在父亲遇难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的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因家贫如洗,无钱治病,均先后夭折。
父亲的惨死,是我家的极大不幸!当时虽有不少邻里乡亲的很多同情、怜悯和宽慰,但有谁为我们这些受害者去伸张正义,向日本方面讨回公道呢?正当美国武装日本侵略朝鲜时,我为报杀父之仇,十七岁就参军赴朝作战。日本侵略中国,这个家仇国恨的账应该算一算。这准是历史账,也不是当今日本政府所为,但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很大,时常兴风作浪,一会教科书事件,一会又参拜靖国神社,还公然否认南京大屠杀惨案。一味的迁就、退让是不利于日本政府吸取历史教训的,也是对成千上万的死难者不负责任的。为什么韩国政府就敢于将“慰安妇”事件向日本提出交涉呢?难道我们国家蒙受的苦难和损失还比朝鲜轻吗?少吗?所以我们兄弟完全支持对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要进行控告,并理直气壮地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我国的巨大损失,以慰在日本侵略者屠刀下死难先烈的英灵。
我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要耽误您宝贵的时间,不知写得对不对。此信是我含着泪写的,因今天是清明节,四十九年来我们一直无法给惨死的父亲扫墓!此事应怎么办,是否要证明材料?请您一一赐教。为了联系,我的电话号码是:3818899转5693(办公室),5433(宿舍)。您的电话是不是4224984?是否还有别的电话?盼告。盼您回音。
祝您快乐,健康!
致礼

刘监兴
1993.4.5于丰台庄槐树岭

s1034-e s1034-p1 s1034-p2 s1034-p3 s1034-p4

劳工(SL),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