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06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068
写信日期:1993-04
写信地址:河北省泊头市
受害日期:1943-1946
受害地址:河北省
写信人:刘祥义
受害人:刘祥义
类别:劳工(SL)
细节:我叫刘祥义在1939年参军八路军,1943年河北省的一次战斗中被日军俘虏,后同各地被抓的劳工一起被送去日本九州福冈县煤场劳动,到1946年春才在美国人的帮助下回国。

 

童增同志:
  得知你在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人民所受的损失向日本进行索赔,我非常激动,因我被抓(43-46年)在日本九洲福岗县干了两年半的劳工,索取赔偿是我多年的希望。
  我叫刘祥义,河北省泊头市寺门村镇刘寺门村人,现年73岁,于1939年参加八路军(冀西一分区三团侦察连,连长王久成)。在1943年7月冀西义州县岭西南山张西村的一次战斗中,我被俘,被日本人押送到满城,几天后,又被押送到石家庄。在石市住了一月余,美其名曰:上劳工学校。9月被押送到天津塘沽,同各地被抓来的劳工一起被装上轮船押往日本九州福岗县煤场。从此开始了强制性地非人的劳工生活。
  这二年半的时间,每天押送上下班,路上大小便都不许。吃饭每天定量,不管饱。住的地方破烂,冬寒夏暑,难换难熬。劳动强度特别大,完不成定的任务不能下班。每时每刻都由监工看着,没有半点自由,煤场周围都安上了铁丝网。有持枪军人看守,凡是逃跑的工人,格杀[勿]论。铁丝网前,每天都有被打死的工人。工人有病,不给治疗,死了扔出去了事。
  因为生活太差,劳动强度又太强,工人生病死人很多,逃跑被打死很多,激怒了工人。我们在秦风台的带领下罢了工,提出了要“回家”的条件。这已是1945年了,日本人已接近战败,已无劳工可补,骗我们说:干完两年就让回家,我们才复工干活。可我们干完两年根本没让我们回家。
  到1946年春,日本人才告诉我们,美国人叫组织我们回家,叫日本人送回我们来。这时,我们才知道日本因战败,我们才有了生的希望。大约3、4月份,我们坐船返回了天津塘沽,国民党接收了我们,说统一给安排。我因思乡心切,托人说了说,回到了家乡,至此才算结束了我2年半的劳工生活。
  童增同志,这些往事本不愿再提,怕惹起伤心,但又觉得不能白给日本人当牛做马,日本人也无权剥削、压迫我们,今天我们翻身了,做了国家的主人,我们要向日本讨还债务。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
  童增同志:我期望你能帮助我们这些受害者讨还债务,使我们如愿以偿,我及我的全家将不胜感激你。
  致

河北省泊头市寺门村镇刘寺门村
刘祥义
1993.4

s1068-e s1068-p1 s1068-p2 s1068-p3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