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8

s1081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081
写信日期:1993-04-10
写信地址:辽宁省抚顺市
受害日期:1940
受害地址:浙江省诸暨市
写信人:张绳良
受害人:张绳良、张昌来及同乡
类别:其它、其他大屠杀(OT、OM)
细节:我原籍浙江省诸暨市张村,1940年后敌人进攻我村,除村边十几栋房屋外其余都被日军烧毁,六七十岁的老人都被集体杀害,有位老人张昌来被活活捣死。我个人损失1600余元,如何索赔,需要什么手续?

 

童增同志:
  你好!
  日前看到“92.9.21文摘旬刊(上海译报8.31)第423期P.8”上载有“中国民间受害者要求日本赔偿联合会”的报导。我当即函请长春文摘旬刊报社编辑部查告“贵会通讯地址,负责人及邮编”等情。兹蒙该社函复,特将我村当年惨遭日寇的点滴受害情况,函告贵会如下:
  我原籍浙江诸暨市牌头镇水下张村,浙赣线经过我村,村头的浦阳江上,建有铁道桥梁一座,敌军进[占]我村后,在桥头建一碉堡,派兵长期驻守。
  1937年抗战以前,我村居民,约有千人左右,农家约计150户,全村约有祖传民房(具系砖木结构,两层楼房)500间,其他宗祠、大庙、香火间、书房、大厅以及公用的“踏碓房”(捣米的用具),“碾子房”(碾米或磨粉的用具)等等,约计百间以上。全村总计砖木结构的房屋,不下600间。1940年以后,敌军进[占]我村,除村边约留剩民房十数栋外,其余所有房屋,全遭敌军纵火焚毁!
  当时我据传闻,村民除四散逃难之外,尚有60岁左右至70岁以上的七位老太太,被日寇威逼至村头之田中,用刺刀逐一活活集体刺死!弃尸田中,无人敢去收拾,最后连尸体也不知去向!
  另有一位70岁以上的老翁张昌来,在病中被敌人敲打之后,再把他投入踏碓的石皿中,活活捣死!又闻还有一位60岁以上的老人张以梅,被敌军抓去敲打之后,再把他投入我村祠堂前的水塘内,敌人在四周围住,用刺刀将其渐渐活活刺死!还有一位60岁以上的老人张以火,被敌人敲打到半死之后,即投入田间一大坑内,以巨石投掷其身,以为已死,谁料他在晚间苏醒之后,慢慢起来逃跑,幸免于难!等等惨状,我仅获悉一二。村人之遭惨杀者,何止仅此数人而已?!
  1940年初,村人集资建一“水下张茶厂”,我当时在浙江建设厅负责合作金融业务及建设厅直辖之“金武永(金华,武义,永康三县)农民银行”整理委员等职务。当时先父在老家也要参加茶厂入股。嘱我给他现款五百至一千元,以便入股。并嘱我设法向银行代茶厂息借15000元,以作流动资金。我先后寄给先父五百元,以作股金。并向浙江省地方银行董事长兼总经理吴老伯(东阳人),商谈借款!他当时以我村距敌据点牌头镇仅只五里之遥,不肯直接向我村茶厂贷款,愿给我个人信贷12000元。我即将这笔现款交由先父等负责给茶厂使用。时村人张以火入股800元,先父入股500元,村人协议,以张以火有经商经验,即推他为经理,先父为副经理兼总出纳。讵料约在该年八月份,敌军扫荡至我村,村人速将产品等等抢运至附近大山中,部分产品设备俱遭破坏!之后,先父等将抢运出之产品,销售所得之现款11000元,送还给我,尚欠银行本息一千余元,只好由我逐渐还清。村人之入股者,亦未能将股金全部退还。我个人遭受损失1600余元,村人全部损失就更多了!这些情况,村中现年达70岁以上之老人,皆能回忆当时的概况。
  1987年秋,我曾返里一行,当时距抗战胜利之日,已逾四十年,可是村中尚见:㈠无能力重建砖瓦住宅,只用泥墙及稻草覆顶,仅能聊避风雨之草房者,尚有数家!㈡当时50岁以上的男子,无经济能力建立家室,仍是单身者,据悉,尚有十余人!㈢好几位村人对我说:抗战期间,我镇居民,以我村受害最为惨重!解放以后,上级在调查遭受日寇惨害之时,镇政府每次皆以我村为受害最严重之典型,往上呈报。但迄无点滴救济之消息等等怨言!
  兹悉全国加入贵会要求日本赔偿者,已逾十万人,拟请将如何参加贵会之各种手续?译加失知,以便与村人联系,为感!
  致
礼!

张绳良
93.4.10

复寄:抚顺市将军街辉南路32-1号张兰君转我!

s1081-e s1081-p1 s1081-p2 s1081-p3

其他大屠杀(OM),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