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082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082
写信日期:1992-15-25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1943-1945
受害地址:信中没写
写信人:宋海新
受害人:宋海新的父亲和哥哥
类别:劳工(SL)
细节:我父亲因参加革命,1943年12月被日军抓,期间灌辣椒水,往指甲缝里面穿竹片,父亲曾让日军打死他算了,日军说那太便宜你了。父亲后送到日本做劳工,受尽苦难。父亲健在时候,我还看到他的腿部有狗咬和烫伤的疤痕。日本投降后,父亲被送回国。我哥哥那时候虽然很小,也被逼迫放马等,具体细节我不清楚,需要的话我可以去打听。

 

童增先生:
  你好!
  我于12月15号收到你的来信,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及时复信请谅解。你的来信使我进一步了解到这一组织的职责,它不仅是赔偿几个钱的问题,更重要是[伸]张正义捍卫民族利益的权利,为了[伸]张正义和权利,我把我所见到和听到的一些皮毛情况于与介绍。
  我的父亲三八年参加革命,曾三次被捕。前两次都跑了回来最后一次也就是第三次被捕是1943年12月,就在这次被日军[押]送日本端岛当华工(我不知是不是花冈惨案)在那里受尽了人间之苦。在父亲健在时,我曾见他的胸部和腿部全是洋狗咬的和烫的伤疤。
  在他三次被捕期间,日军向他使用了灭[绝]人性的残暴手段。日本人为了得到口供,使用灌辣椒水,开水烫,往手指甲缝里穿竹片等。这些刑罚过去以后,他们兽性大发又到我父亲的腹部乱踩,曾几何时我父亲要求敌人一枪打死算了,但是日军露出一副狰狞的奸笑,说那太便宜了你,日军使用了一切残酷的非人手段,仍没得他们所须要的东西。于1943年12月被[押]送到日本端岛当华工。在日本端岛每天下几十米的煤窑,在下窑时每人给两个高粱面的窝头,一小盅酒,有的吃了高粱面的窝头,大便不通,有多少人死在窑里一埋了之。在这两年里煤窑华工过着牛马不如的非人生活。他们有什么罪?他不就是不愿做亡国奴起来反抗吗?这就是我们所[需]要伸张的民族利益。
  日本投降后(1945.8)我父亲侥幸的回到祖国,回到祖国后仍然参加解放战争,全国解放后被组织分到门头沟专卖公司担任主任工作,后来因为身体一直不好,在1961年11间在同仁医院故,终年54岁。他的健康和早年病故是与他长期在日本当华工受折磨是分不开的。
  我哥哥虽然那时很小(可能也就十多岁)也被逼迫放马被马踢晕,很多的详情和细节我又不大知晓,如果[需]要我可以打听。
  总之你在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工作,那里你接触的老一辈的革命家较多较广,那里肯定有和我父亲有同等遭遇的人而且可能还严重。
  我不知在这个组织里能干什么,也不知道干点什么。总之你们[需]要我干什么我积极参加,为伸张正义捍卫民族利益为揭穿日军在侵华战争期间所犯下的罪行,我一定尽力。
  祝你圣诞愉快
  致

宋海新
12.25书

s1082-e s1082-p1 s1082-p2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