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113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113
写信日期:1992-08-15
写信地址:云南省昆明市
受害日期:1944-1945
受害地址:广西省桂林市
写信人:莫保民(曾用名:莫能玉)
受害人:莫保民
类别:劳工(SL)
细节:1944年秋桂林沦陷后我家逃难到大山区中,我被搜山的日军抓后做劳工,当时只有14岁,经常挨打,途径越南,泰国,日本投降后被释放。在泰国被释放的中国劳力有95人,年龄最小的9岁,最大的50岁,这些都是历经磨难的幸存者。

 

坚决支持中国民间对日受害索赔

  我是机电部昆明物理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男,现年62岁,广西桂林南郊良丰乡人,中共党员。1944年秋桂林失陷时,我家逃难于桂林南面的大山区中。我被搜山抢劫的日军抓获,强迫随军做苦力工,当时我年仅14岁。受尽折磨,经常挨打,曾患重病,牛马不如,靠两条腿赤脚走路近一年,途经越南,至泰国的南邦时,日本投降才获释放。
  在泰国释放的中国苦力工共95人(此外还有7名20岁左右的广东籍随军妓女),年龄最小的9岁,最大的一个是50岁,这些都是沿途折磨未死的幸存者。由南邦华桥(“桥”编辑为“侨”)捐款,送衣服鞋子。接着乘火车送往曼谷。由中华总商会救济和管理,在曼谷中心区华桥(“桥”编辑为“侨”)的一所客属会馆(当时位于天外天横街安南巷)住了九个月,后乘轮船送往香港,再转广州,由广州救济署发路费回家。
  在曼谷停留期间,曾有几个英国官员来逐个人调查记录受欺压情况,并带到日军集中营找出具体凶手。不久,国民党政府代表团来曼谷,团长李铁静也来看望过。
  由于经常是夜行军,下雨挨雨淋,半夜到达住地后,我们这些牵管背载物品马的马夫,喂完马后就同马一起睡在树林里潮湿的草地上。许多中国苦力工腿上长大疮,我的右腿也感染了一大疮(现在还有一个大疤,90年复发住院治疗2个月)。近十年来,我身患严重的关节炎,全身大小关节肿痛,91年曾住院治疗半年,现仍行走不便。此病是与少年时期的当日军苦力工相联系的。
  我们这种被日军搜山抢劫强迫随军的苦力工,与强迫随军妓女所受欺辱虽不完全一样,但均属抢劫强迫随军,其性质也是无异的。
  在泰国南邦释放的95人中,湖南、广西人占大多数。与我同一个地县(广西临桂县)并一道回家的有11人。我的这段历史,自1949年入大学(我是初中、高中各读一年跳级考入大学的)以后的个人档案中有详细记载。“文革”期间,我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组织曾派人找到与我同地县的11人中的3人(其余几人已死或下落不明),才把我这段历史搞清。这3人是:广西临桂县良丰乡石狮门村农民文快福,广西永福县上潘村农民廖晋炎,廖晋义。
  我父亲就是在逃难中去世的。我亲自深受并目睹了家乡百姓遭日军烧杀抢劫的悲惨情景。我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愤恨是根深蒂固的。因此,我坚决支持中国民间对日受害索赔的一切行动。日本政府必须向中国人民公开认罪道歉,必须对中国民间受害者彻底赔偿。否则,这笔血债是永远不会了结的!为取得索赔斗争的胜利,善良的中国人民必须组织起来!

机电部昆明物理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莫保民
92.8.15

注:本人曾用名:莫能玉
通讯地址:昆明市昆明物理研究所 邮编:650223
电话(0871)51226转324(家),传真(0871)52601

s1113-e s1113-p1 s1113-p2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