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8

s1135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135
写信日期:1992-06-02
写信地址: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
受害日期:1938-1943
受害地址: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
写信人:张万顺
受害人:沁水县民众
类别:其他大屠杀、强奸、其它(OM、RA、OT)
细节:我沁水县在1943年的一次敌人扫荡中,遭日军杀害群众778人,抢走牛羊、粮食等。1938年日军将躲在窑内的四十多人中的男人刺死,女人强奸。1939年杀死百姓数十人,1940年日军在西山庄一村民院内先放两个毒气弹再带着防毒面具进入乱刺人,73人被杀,1941、1943日军杀死大批百姓,其中王晋荣被砍双手,钉死在树上,潘小豹被开肠扒肚后用石磙压在身上。

 

童先生:
  您好!
  五月三十日《山西日报》登了一刊“民间索赔潮——国人向日本要求赔偿始末”的报道。文中,盛赞您为我国千千万万受侵华日军残害的民众带头索赔的壮举。对您此举,我深表赞同,并且也愿意和您一起,为国人向日本索赔,尽微末之力。
  我们沁水县也和全国其它地方一样,日军侵华期间,深受荼害。据县志记载,1943年秋天“铁滚扫荡”一次统计,就被杀死群众778人,抢牛1179头,驴333头,羊5666只,抢粮2067石。日军盘踞我县几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死伤人数以千记。这里我把县志记载的几次大事件复印件送给您,您过目后,请告诉我,签名索赔工作应怎样着手进行,我好在我们县范围内开展此项工作。
  敬祝
夏安

张万顺
92.6.2
来信请寄:沁水县教委 张万顺收即可

第八章
日军暴行

  抗日战争期间,侵华日军在沁水县杀人、放火、抢掠财物,为数甚巨。据士敏县1943年秋天“铁滚扫荡”一次的统计,共杀死群众778人,抢走牛1179头,驴333头,羊5666只,抢粮食2067石。
  现将日军几次重大罪行辑录如下:

第一节 血洗西河

  1938年8月2日,日军一千余人,从翼城来我县固镇、西河、陈梁沟一带进行报复性“扫荡”。将躲在瓦窑内的群众四十余人,男人押往南北岭刺死,妇女被拉近瓦窑内轮奸,冯正兴一家8口被杀死。
  西河、固镇、陈梁沟、石家山,山坡、河谷到处是尸体,共惨杀群众240人,烧房1,700间,粮食、牛羊全部抢光。

第二节 大坪惨案

  1939年7月9日,日军从翼城隆化分三路从王寨河的南岭、北岭,将大坪村包围。五十多名群众被押到小官山,用机枪扫射。霍学信夫妇和两个孩子,徐小旦夫妇等三十余人被打死,刘玉莲、李玉宝等13人死里逃生。

第三节 西山放毒

  1940年7月9日,南坡、廉坡、城关、杨山、高楼庄的群众八十余人,不愿维持敌人,逃至西山。夫妻岭据点日军突然包围了西山庄,将群众胁迫于一个四合院内,对门架起两挺机枪,门口站着6个日军,端着刺刀,戴着防毒面具。先向院内放了两个毒气弹,然后进入院里乱刺。81人中仅有马喜风、崔学恭等8人救活,其余全部被刺死。将所有房子46间全部烧光。

第四节 血染龙渠潭

  1941年9月24日,日军到龙渠村协(“协”编辑为“胁”)迫群众维持,将全村83人关在大庙,其中:男人78人,妇女5人。下午四时,将28个人绑至村北坡上用机枪扫射,除徐榜荣等4人逃跑外,其余全被打死。第二次又从庙内绑出55个人,关进潭圪瘩庙,拉出几个刺几个,刺死推下岩底,霎时潭水鲜红,除王万才重伤未死,其余54人,全部死于三潭。
  第二天,敌人又将王五才等5人杀死,烧房374间,牛、羊、猪、鸡全部抢光,使龙渠成为无人区。

第五节 中乡血债

  1943年10月24日,日军“扫荡”中乡村,将全村群众赶到郭家院,审讯八路军在什么地方。一直到第二天也没得到什么情况。敌人气急,将赵九屯、段丁富等60人绑到牛槽岭攻地,担了几担洗刀水抢着杀人,段丁富心想不能等着死,强行脱逃,幸免遇难。赵世恒、赵道海二人也死里逃生,其余57人全部被杀死。被杀绝的3户,一家杀死8人的3户,杀死2人的4户,杀死一人的24户。日军惨无人性的屠杀,目不忍睹。

第六节 火烧槐庄

  1943年10月27日,日军扫荡槐庄,将男女老少56人赶到下窑院,强迫他们脑袋挨地跪倒,在他们背上狂欢乱跳。然后赶进窑内用乱石垒门,把柴草堆在窑口点燃,顿时烈火熊熊,浓烟弥漫,窑内哭喊连天。有三人冲出窑口亦被敌人刺死,又有十人冲出,亦被打死,共被惨杀48人,烧房12间。这些遇难者中间,有的三代同亡,有的父子同尽,有的灭门绝户。

第七节 交口惨案

  交口村是沁南抗日政府的粮仓所在地,1943年11月1日,日军突然“扫荡”交口,财粮员王晋荣为了掩护部队转移,入了敌人的包围。敌人把男女群众67人围困在村东古槐下,逼他们交出粮食和村干部,群众一声不吭,敌人将群众关进张占绪的大院内,用刺刀捅进张广荣的胸膛,砍掉双肩,扔进开水锅。王晋荣被砍掉双手,钉死在树上。尔后回到院内,砍头、砍肩、屠杀39人,火烧了大院,赶走所有牛、羊。

第八节 郎必、西良惨案

  1943年9月26日,日军在郎必一带扫荡,南郎村农民崔志身目睹当时惨景,用板话记载了日军的暴行。
  四三年,九月二十六日(10月24日),鬼子来在南阁边。
  南郎有个都守印,被鬼子杀在南阁底。
  鬼子回头往沟进,大岩沟里去杀人。
  杀死周苗她妈海星娘,又杀超岚他父亲。
  圪码坪杀死常文奇,下到河滩到窝底。
  刺刀戳死双正娘,怒气冲冲到西郎。
  抓住道士秃元堂,按到井里把命丧。
  东郎有个常老头,如常好编顺口溜。
  他说:“吃好些,穿烂些,鬼子来了跑慢些”。
  那天他在宫门口,看见日军慢慢走。
  日军瞅见开了枪,跌倒就把命来丧。
  南郎有个崔寓秀,躲兵跑在枣棋沟。
  他家共有四口人,就有三个杀了头。
  崔寓礼和崔寓珠,兄弟两家全捉住。
  两家共有八口人,就有七口丧了命。
  丢下小米一个人,差点一同被杀尽。
  上头院,崔景和,杀了他妈和老婆。
  两个女儿刺刀戳,假装死了留活命。
  上头院,崔景增,把他杀在沟洼根。
  他的叔叔崔超蒙,神沟圪洞丧了生。
  圪洞有个崔斗印,口口不离叫“太君”。
  带上路,往南走,刘村河滩杀了头。
  西郎南郎咱不讲,回头再说河南庄。
  抓人赶牛又奸淫,那个妇女都记清。
  黑夜住在西良村,鬼子害人更残忍。
  崔景仁,张洪俊,按进茅坑送了命。
  东郎王五和管旺,杀在西良当街上。
  西郎抓住田礼伦,头朝下死在水缸内。
  鬼子又从王壁返,当天还住西良村。
  河西抓住郭锦秀,推下石岩没尸首。
  王世隆,王凤亭,推进沁河丧了命。
  王晓庆,没跑掉,吊在树上用火烧。
  风文、风高、石义、郭景焕,都被按在茅里边。
  鬼子杀人数不尽,血泪冤仇永记心。

第九节 殷庄血债

  1943年10月25日,扫荡沁东之日军从窦庄开始,沿途抓住群众44人,到殷庄河滩,投入水井、茅坑,只有刘虎山一人幸存。第二天日军在嘉峰抓了五十多人,在尉迟村又抓了28人,走至阳城望川村,除老二团战士赵杰和尉迟村赵小东等3人逃跑外,其余72名全被按入茅坑,将茅坑墙乱石投入厕所,并用柴禾燃烧,(内一人未死)。在尉迟村将73岁的吕兴福老汉刺死,将孤老吕九成活埋,将21岁的青年张小留用石头砸死。在嘉峰将潘小豹、潘小德兄弟两人,开肠扒肚,然后用石滚(“滚”编辑为“磙”)在身上碾压。日军灭绝人性的屠杀,中国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第十节 猪皮沟惨案

   1943年9月27日,八路军386旅野战医院,将驻在沙庄村的21名伤员转移到古堆南山猪皮沟。当天日军从安泽垛上到沙庄袭击野战医院未遂,然后包围猪皮沟,21名伤员全被刺死,并抢走部队存放的被服、布匹等物资。

附:

日伪军事机构

  沁水县城的日伪军为314师团第二大队,三百余人,敌首“龙岗”、“本部”,驻西关,并建立了警备队、宪兵队、便衣队,1942年又组织起“剿兵团”。
  一、宪兵队:是日军的军法机关,专事侦察、刑讯,队长崔持忠(郎必人),约三十余人。
  二、警备队:是日军维持会配合日军“扫荡”,破坏抗日根据地的伪军。队长张麟秀、高承禄,开始只有一个小队43人。1940年秋向各村征派警备队员,各村用十石小米

s1135-e s1135-p1 s1135-p2 s1135-p3 s1135-p4 s1135-p5

其他大屠杀(OM), 其它(OT), 强奸(RA)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