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150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150
写信日期:1993-01-26
写信地址:湖南省郴州市
受害日期:1941
受害地址:湖南省
写信人:殷盈科
受害人:殷盈科
类别:轰炸(AB)
细节:我叫殷盈科是二战受害者,坚决拥护对日索赔。1937年至1941年日军多次轰炸湖南省,我在1941年7月被炸伤。信中有证明材料。

 

童增同志:
  你好!
  我从92年第10期《读者文摘》杂志上看到李佩钰撰写的《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的文章后,深受感动。由于你怀着深厚的爱国主义热情和民族使命感,从维护民族尊严和中国公民权益的愿望出发,通过近两年的艰苦努力,将一个被搁置了近半个世纪的沉重话题,向国内外各方重新提了出来,并和陈健、杨颐、李成一、唐行武等108位中国公民,代表全国在二战中的受害者义正词严地向日本国提交了要求受害赔偿的请愿书,发起了数以万记人的签名活动,唤起了亿万人民特别是受害者的醒觉,获得了国家党、政和权利机关的支持,使对日索赔的工作走向了规范化和法律化,从而开始掀起了一股来自中国民间的“索赔”浪潮。你为中华民族和全国人民作了一件大好事。我们非常敬佩,故特向你及你的同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叫殷盈科,男,湖南省长沙市人,现年63岁,现是湖南省郴州市政协的[副]处级退休干部,也是在世界二战中深受其害者。我坚决拥护你们能从事的这一爱国主义的举动,决心积极参加要求日本国给予中国民间受害者赔偿的签名活动。最近,为了要求日本国对我的受害赔偿,进行了一些“取证”工作,并在这一过程中,通过各地各级政协机构进行了广泛宣传呼号,一些政协领导表示坚决支持,并打算以政协各文广泛宣传,帮助寻找和唤起本地区的能有受害者打消顾虑,勇敢的站出来索回他们应该的赔偿。如果你们认为必要,可以给我交一些任务,提出方向和要求,我将不遗余力地作出应有的贡献。由于市领导对我的信任,现还要我筹办了一个市政府的老龄工作委员会的老年福利经济实体,因而家中和单位都现有长途程控电话,通信和出差都很方便,为“索赔”工作的一般花费都不需要你们的经费。
  湖南也是一个在二战中受害最深最多的区域。1938年10月日寇侵占广州、武汉及广州、武汉及沪、杭后,全面封锁了中国的沿海交通,当时中国唯一的还能与外国进行联系的滇缅公路,就成了蒋介石重庆政府获得外援的交通命脉。当时日军企图打通平汉、粤汉、湘桂、湘黔诸线,沿湘桂路进入中国的西南各省,一面配合缅北的日军切断滇缅这条交通线做重庆政府陷于孤立,一面直捣重庆政府消灭蒋氏政权,以便从中国战场上抽出兵力,转用于太平洋其他战场。鉴于当时的局势,湖南省境就成了中、日双方反争夺与争夺的主战场,因而中、日在湖南省境的会战就比其他省份多的多。从欧战爆发以后,和日军在中国进行的重大战役共12次,在湖南境内就进行了七次(其中仅在湖南省会的长沙市就会战4次),据长沙市政协的文史记载,在湖南战场上死伤的中国兵力达32万之多,老百姓在战祸中被杀戮、被强奸的不计其数。日军为配合集中打击国民党重点防线的第九战区的部队有生力量,曾派飞机到湖南境内不断进行疯狂滥炸。据国民党湖南防空司令部对1937年至1941年6月的统计,日寇飞机到湖南轰炸扫射的达678架次,投炸弹2536枚,炸死741人,炸伤2307人,炸毁房屋3194栋。另外,为抵抗日寇进犯长沙,1938年11月12日夜晚,国民党军警组织统一放火,燃烧三天三夜,将湖南的省会长沙市整个地烧毁了,这是二十世纪以来全世界最大的一次大火。据当时国民党中央社发布的统计,葬身于长沙火海的达2万余人,烧毁民房5万余栋(机关、团体及商人厂房未计算在内),共计财产损失达116亿多银元。因此,湖南也可以作为唤醒受害者要求“索赔”的重点之一。
  我的受害情况及参加要求日本国给予民间受害赔偿的签名另附在页以后。至于还要取什么样的证明和如何使取证规范化,请予指导。是否还需要我将受害情况及“索赔”要求直接去当面向日本国寄送和怎样寄送,也请指导。
  此外,至于寻找受难者站出来要求“索赔”的工作,我认为尽量采取各种更加快速的措施抓紧进行为好,因为时隔太久,现在大都已经去世,留在人间的也都处于风前残烛的年岁,朝不保夕,将来取证就会更为困难。因此,我建议,是否你们可与全国政协和全国老年体协商量,将李佩钰的这篇纪实文章并加信函说明,印发给全国各地各级政协和老年体协主席,请他们协助安排宣传和寻找受难者站出来要求索赔,他们这些机构既属于民间组织性质,又有些经费,请他们要各地广播电视局以优惠的条件,将文章摘要刊登电视报,这样可能会比登在《读者文摘》上好,因为我发现有些政协的同志虽订了《读者文摘》,但有的就根本没有翻阅过此杂志。
  我的通信地址:可写湖南省郴州市政协殷盈科收,邮政编码是:423000、电挂:9763。电话:(0735—是长途直拨区号)住宅电话254690、办公电话:224961.(回信也请将你的通信地址、电话、邮码写来。)
  此致
敬礼

湖南省郴州市政协退休干部
二战受害者
殷盈科
93.1.25.4

关于我被日寇飞机炸伤局部致残
并改变了我的命运的经过情况

  一、被日机炸伤局部致残的经过:
  1941年7月23日,我按干妈彭师长太太的嘱咐,上午八时多到长沙北门文昌阁亚东煤栈屋主黄太太家里等她,准备一同在黄家吃完中饭后,去街上给我买换全身的衣服,还打算晚上找我唯一的亲人—祖母讲好,次日上午派人接我和祖母先到她家,再和她的女儿彭丽丽一起搬到重庆彭师长驻地一起生活。我到黄家后就帮黄太太的大儿子(我4年二级的同学)黄凫补做作文等作业,个多小时后干妈彭太太就和彭师长的刘秘书以及银行的陈行长来到董家辞行。他们打了一阵麻将后吃中饭,大家非常高兴。可是午饭后听到空袭警报叫,于是大家马上都跑到黄家后门口内侧一边低窪的地方一张特制的大木桌下坐着,桌上盖了几床棉被。当时黄太太抱着自己的小儿子黄宁坐在中间,我干妈彭太太就拥抱着我坐在黄的左边。由于在场的都是有钱人,唯独我是个最穷苦的孩子。我想彭太太拥抱着我这穷孩子,恐怕会使我的同学黄凫眼红,于是即假说我的饭还未吃完为由要挣脱彭太太的怀抱出去,彭怕饿着我才将手放开让我出去并要我吃完马上回来躲飞机。我出去后走到离他们约10来远的厨房,蹲在灶旁,此时飞机临空了,接着听到飞机投弹声由远到近,到最后一颗炸弹落在离我4米多处反而似乎没听到响声,只像做梦似的感到沙子钻进了眼睛睁不开了,勉强一睁只见火光一闪,房屋倒塌了,接着就像睡觉了似的昏了过去一切都不知道了。直到飞机走了当地保甲的救护队将我抬到门板上,我才苏醒过来。据当时救护人员说,我是被冲击到从三米多高的厨房甩到4米远的低处邻居的屋门口,说我右手腕被炸断,肚子右边炸3个洞,头部右额有个三公分长的口子,右眼眉骨处,眼椎和脸部都被炸伤,一身血糊血海,脸肿的象判官,右手腕肿的脱不下衣袖,无法就地包扎,将我抬到当时湘雅医院候诊室就走了。由于当天全市炸伤的人很多,加之我干妈、黄太太、黄的二儿子,陈行长均被当场炸死,刘秘书颈部炸断一半,黄凫的屁股被弹片削掉一边,无人顾及我,我祖母不知道情况,只到晚七点半才和邻居们来连着叫我的名字才找到我,这时才找到医生为我将衣、裤剪开清洗上药,因无钱住院就抬回家了。开始由邻居抬过两次去医院换药,以后再也未去过睡在家里让它自己好,加上只隔一个多月日本鬼子来攻打长沙连续两次(9月一次会战,12月又来会战一次),以致我的伤一直没有很好地治过,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至今右手腕脱臼一直不能伸直用力;右眼因炸伤撞压又进许多沙子,至今的视力只恢复到0.1,现在年纪大眼睛老花了,验了光配的老花眼镜戴两分钟就头昏眼胀,现在是眼镜戴不了,不戴眼镜又看不见,要看看报纸只能用一个眼睛看;头部严重脑震荡一直经常头痛头昏到现在,成了半残疾。
  二、由于日机轰炸改变了获得学习深造机会的命运情况:
  我是个出生最穷最苦的孩子,1930年出生,三岁时父亲、祖父同年去世,因生活所迫我五岁时母亲带着我弟弟改嫁到农村做长工的家里去了,从此我就和祖母俩相依为命。开始靠祖母绣花维持生活,两年后生病眼睛看不清了无法绣花,生活无着,以致我六岁半就用破脸盆挑一点点黄泥到城市去卖,早晨和晚上就到街上讨钱,勉强维持生活,但一直到九岁我还未进过学校门读书。后来也遇到一些贵人。1939年3月份的一个早上,六点半钟我就到肺劳医院找医生讨钱,遇到一个正在练晨操叫张国治的医生,他问我为什么不到学校上课读书,说不能迟到。我说家中只有一个祖母生病,无钱吃饭和读书。他约我第二天早晨又去,他跟我到家中一看,果然两婆孙只住一间搭的棚子土砖碓房,阴暗潮湿,家贫如洗,便二话不说提笔就写一封信,并马上带我到北门正街的益湘小学交涉免费进教会学校读书,并每周送一块光洋给做生活费。由于我九岁还未开始读过书,返校后老师安排我读什么班级感到困难。读一年二级年龄太大,读二年二级又连阿拉伯数字都不会认,最后问清我曾在晚上找邻居孩子学过认字,写字,还学过珠算的加减法,字也练得可以,于是就安排插到二年二级就读。益湘这个只有初小班的学校校风最好,在长沙很有名气,因此都是一些有钱有势的子女在此校读书,当时省主席何健和彭师长的女孩也在此学校。但他又是一个教会学校,因此也保送了几个像我这样的穷孩子在校就读。当时我被安排同彭师长的小女儿彭丽丽两人同坐一个长课桌。由于我懂事早,知道自己上学读书的机会难得,因而特别勤奋刻苦的学习,成绩较好,老师们和许多懂事的同学都同情我。彭丽丽的母亲彭师长太太有次来校了解女儿学习时间到同课桌排座的我的情况时,知道我的家境和学习成绩好后,非常喜欢我,同情我,要女儿经常买学习文具给我用,在街上买东西给我吃,并要我到他家玩,说是她妈妈讲的。有次我真的到她家里后,彭师长和彭太太看过我作业后,都非常高兴,说他们家里没有儿子,要我给他们做儿子,和彭丽丽俩一同读书到大学毕业后,送我俩到国外留学等等。还说祖母也归他们养,并要我每天白天到他家吃饭,晚上就可回去睡,要我回去问问祖母的意见。我问祖母后表示同意。于是我就每天到彭师长家吃饭,和彭丽丽一同来回上学做作业,彭师长太太更加高兴,不要我喊他彭太太,要喊干妈,并每周交我两块光洋给祖母,还给添置了一些衣服,真是幸福极了,可是好景不长,放暑假后,9月份日寇第一次攻打长沙,长沙进到第一次会战号召老百姓全部疏散出城市,当时彭太太要我和祖母跟他家一起走,祖母没同意去,就这样第一次和干妈彭太太分散了。以后互相不知去向。由于日寇侵犯长沙,使我三年一级没读上。日寇撤退后,次年(40年)2月,我又去肺痨医院找到张医生,他又照样将我带去益湘小学让我读三年二级。复课后,由于我的成绩每次都排在前6名以内,因而许多同学都爱和我接触,在读四年一级时,同班的男同学黄凫(上面所提的黄太太大儿子)自己学习差,爱贪玩,经常拖我到他家里去吃中饭,要我帮他做作业。有次他父母亲见我的作业写的好,又看我穷的可怜,也提出要我给他们做义子,要我每天到他家吃饭,晚上带些米和油肉给祖母,要我帮助黄凫好好学习。由于这样,我就连续顺利地一直读到四年二级,初小毕业考试,我的成绩排到了第二名。黄太太俩口子看了后,虽知道黄凫的成绩与我的还相差很远,但他也大有进步,因此也非常高兴,表示要买些衣服为我下期进高小读书作准备。发初小毕业成绩单的第二天,我的运气又来了,已经失去两年联系的彭师长太太来黄太太家打麻将时,突然一下看到了我,问明情况后,她一下扑过来将我紧紧搂在怀里,要我喊了两声干妈之后,就和黄太太争着要我这个儿子,互不相让。后来,随同彭太太的一个军官出面打断说,虽然盈科既是彭太太的干儿子,又是黄太太的义子,但黄太太已有自己的两个儿子,彭太太却只有一个女儿,而且盈科早已同意给彭师长夫妇做儿子,只是由于长沙会战冲散了两个年头,因此黄太太将这个儿子让给彭太太是不过分的。这时黄太太才表示同意让给彭太太,但又开玩笑说,盈科可以跟彭太太走,但永远还是我的义子。于是我又开始到彭师长家里去玩,互相感情比以前更深。可是好景又不长,只隔两天,彭师长奉命调重庆工作。彭太太告诉我,说彭师长走时嘱咐,要盈科和祖母跟他家一同搬到重庆去,再不要分散了,并说再过三天她还要到黄太太家去辞个行,并约我23日上午到黄太太家等他。下午为我到街上买些衣服,24日去接我祖母准备一同去重庆生活。晚上我回家告诉祖母后,我们两婆孙都高兴极了。可是,第二天到黄太太家后,吃过中饭后就遇到了万恶的日本鬼子的飞机投炸弹,将彭太太、黄太太炸死,将我炸伤,加之不到两个月,日本鬼子又连续两次攻打长沙(即长沙的第二次和第三次会战),就这样和我干妈彭太太、彭丽丽及彭师长永远分开了,由于日寇的这颗炸弹,彻底地改变了我即将获得有学习深造机会的命运,这简直是用几万美元也无法弥补的损失!

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的中国受害者
现湖南省郴州市政协退休干部
殷盈科
93.1.25

关于殷盈科在二次世界大战中被日寇
飞机炸伤于文昌阁亚东煤栈的情况

  大约在1941年的夏天的一个下午,日寇飞机来长沙进行轰炸,在刚吃完中饭时,一颗炸弹炸在我们住的长沙北门文昌阁的亚东煤栈黄道五的住房中,飞机走后我当时去看时,发现黄道五的太太黄太太、黄的小儿子黄宁,彭师长太太三人被当场炸死,同彭师长太太一同来黄家的刘秘书、黄的大儿子黄凫被炸伤,住在福寿桥王家过亭子的殷盈科也被炸伤在黄道五的家中,他的右手腕被炸的脱臼至今不能伸直,脸部、眼睛和肚子腹部均被炸伤。殷盈科是因在益湘小学读书到黄凫同学家吃饭时被炸的。因殷父亲早死,母亲生活所迫改嫁,殷只跟祖母一起生活,非常贫穷,但学习成绩好,黄家收殷为义子帮他儿子读书辅导,彭师长太太也要殷给他做儿子,准备随到森林师号调重庆而将殷他祖母一路带到重庆去。飞机这一炸就未去成。

以上情况属实特此证明
汤家森
1993.7.15

关于殷盈科被日寇飞机炸伤致残并改变命运的经过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侵略者飞机于1941年7月底的一天下午飞到长沙市轰炸岳麓山,新河飞机场一带,最后飞机盘旋到北面文昌阁附近一颗炸弹投在文昌阁亚东煤栈黄道五家的厨房旁边,该房的地势比屋后的房子高三米多,当时的殷盈科在黄道五家被收留为义子(因读三年级小学时成绩好,黄家儿子黄凫的成绩不好,黄和自己太太见殷和黄凫一起上学放学来家就要殷帮助儿子一起做作业,要殷在他家吃饭,并有时也给点米给殷的唯一亲人祖母度日,称殷是他义子)吃中饭,炸弹投下后将殷的眼睛、脸部、右手腕(被炸脱臼)及肚皮上炸伤,殷被炸弹冲击被甩到屋后4米远三米深的别人屋旁,日机飞走后20多分钟保甲的救护队去时殷还不省人事,将他抬上担架后才苏醒过来,被抬送到当时的湘雅医院的候诊室水泥地板上,由于全市炸死炸伤的人太多,殷家只有一个年迈的祖母不知道,一直到晚上八点他祖母听说文昌阁亚东煤栈的后屋被炸,见孙子殷盈科未回才找到湘雅医院(现在的湖南医学院)候诊室去喊(当时我与殷住在福寿桥53号房隔壁,我们看到殷的面部都不认识了,因他脸肿得判官一样,全身血糊血涂)直到殷答应才知道殷被抬到候诊室地板上六个多小时无人过问和治疗抢救。后经街坊邻居找医生,才将殷衣服剪开,清洗上药,由于殷无父母(父在他三岁时就死去,他母亲已改嫁到很远的农村去了)家贫如洗无钱住院,以致他被炸脱臼的右手至今还不能伸直。加之被炸以后几个月日寇又侵占了长沙,殷又带着被炸伤未好的手去史家坡逃难,真是凄惨得很。
  殷被炸的那次,同在一个屋内的黄道五太太、彭师长太太黄道五的小儿子黄宁三人被炸死,黄道五的大儿子黄凫的屁股被炸切去一边,刘秘书长的颈部被炸脱臼。
  那次日寇的飞机不仅将殷炸伤致残,而且改变了他的命运,使他未来可以得到的幸福而成为泡影。这是由于我住在他隔壁看着他长大的,所以情况了如指掌。为什么他刚要得到的幸福而被日寇为其摧毁了呢?情况是这样:
  由于殷盈科三岁死父亲和祖父,母亲在他四岁时生活所迫改嫁到农村也很贫穷,他只得和一个祖母俩相依为命,殷的祖母一年年老,不能绣花兼帮人洗衣了,以致殷在七岁时就用破脸盆挑土泥卖,到八岁还无钱读书,被当时的长沙北门铁路旁的肺痨医院医生知道就送他去长沙北门湘寿街益湘小学免费读书,由于他懂得逗人喜欢,学习成绩好,同班同座位的彭丽丽母亲—彭师长太太很喜欢他,彭太太又无儿子,就要他做她的儿子,彭师长要调重庆去,只有七天就要去,彭太太将殷带去长沙文昌阁亚东煤栈的屋主黄太太家,和刘秘书长一起到黄太太家打最后一次牌—辞行,准备吃完午饭后就和殷一起将殷的祖母接走准备一同迁往重庆,打算培养殷和她女儿一起读大学,出洋到国外留学。就是这一天,日寇飞机一颗炸弹将彭太太炸死,将殷炸伤,接着不久长沙又被日寇侵占,因而殷的命运就被彻底改变了。真是被日寇害透了。

证明人长沙市北区工程公司退休工人
1993.1.16

王国林亲口说以上属实此具
1993年元月16日

坚决要求日本国对中国在第二次
世界大战中民间受害的赔偿签名信

日本国天皇国会及政府: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你们国家当时的天皇及军国主义者发动侵华战争,使我们国家和人民遭受到极大的痛苦和惨重损失。战争结束后,你们国家应遵照国际公法对被侵略国家进行政府间战争赔偿和对民间受害赔偿。1972年你国的经济还不够宽裕,我国的周总理为减轻你国人民的负担和两国人民的长期友好,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弃了对你们国家给予政府间战争赔偿的要求;民间的受害赔偿要求也因以上原因当时没有提出,但没有放弃这种要求。现在你国已具备足够的赔偿能力,因此我也和全国的受害者一样,积极参加要求民间受害赔偿的签名活动,坚决要求对我个人以及全国所有受害者进行民间受害的赔偿。我们迫切希望你们尊重我国民族的尊严和公民的权益不要再拖而不答。

要求民间受害赔偿的签名人
中国湖南省郴州市政协退休干部
殷盈科
1993.1.25

童增同志:
  我在二战期间日寇侵华战争中受害经过已如实写了一份并两份证明材料随信寄上,请查收。两个证明人情况是:
  一份是王国林口述别人代写的,他亲笔签了名。王国林现年73岁,现住在长沙市印染厂,他儿子王茂清(维修车间工人)家里。[之]所以要他作证人是他最了解我的情况,因他从我出生起至56年一直住在我家的隔壁,他看着我长大的,连我被炸伤也是他和邻居晚上到医院将我抬回的,所以是关键证明人。
  另一份是汤和森口讲别人代写的,因他从一出生就住在文昌阁离被炸现场只有50来米,一直到现在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同时,当天的被炸现场他也去看过,并且他还发动组织救护人员去抬伤员,可能是当时的地方甲长,后来他是当地的保员,他对黄太太家里的情况及被炸情况最了解。
  至于黄太太家是否还可以找到证人和受害人呢,要找只有黄的儿子我的四年二级同学黄凫有可能找到。因他比我小三岁,年纪还不算大,要经过长沙县史家坡去他爷爷家那些亲人去找,他爷爷是史家坡有名的大地主黄南桂。如有需要,我可以去找他请出来要求“索赔”。除此以外他家再无法找证人了。因母亲黄太太,他弟弟黄宁已当场被炸死,他父亲黄道五虽当时未在家被炸,但前几年已去世了。他家当时的煮饭的刘嫂,现若在世也是九十多岁的人了,也难找到。
  至于彭师长及彭太太、女儿彭丽丽是否可找到呢,因军队调动性大,他女儿可能随彭师长流动。要找需政府们查国名党军队的档案,我是无能为力的。
  至于我被炸的伤痕倒是可以拍表面照片和手腕骨脱臼的X光照片作证,如有需要,请函告,我可以拍来并亲自送北京也可。
  以上特此说明。
  此致
敬礼

殷盈科
1993.1.26

s1150-e s1150-p001 s1150-p002 s1150-p003 s1150-p004 s1150-p005 s1150-p006 s1150-p007 s1150-p008 s1150-p009 s1150-p010 s1150-p011 s1150-p012 s1150-p013 s1150-p014 s1150-p015 s1150-p016 s1150-p017 s1150-p018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