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155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155
写信日期:1993-01-13
写信地址:上海市
受害日期:1945-06-30
受害地址:信中没写
写信人:黄理中
受害人:耿纯等人
类别:劳工(SL)
细节:今天我看到报道花冈惨案:1945年6月30日劳工在耿谆集体暴动逃出工地后被日军警镇压,130余人酷刑致死,加上之前被虐杀的300人左右,死亡达418人。日本在中国暴行不止这些,希望您为同胞奋斗到底。随信寄来该文章。

 

童增同志:
  今天看到参考消息上报导的“苦役酷刑虐杀,华工血染花冈”真义愤填膺,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的暴行还何止这些?这笔血债一定要讨还。正义的事业一定能成功,希望你克服种种阻力,为千百万被日本帝国主义伤害殉难的同胞利益奋斗到底!
  致以崇高的敬意!

黄理中
1993.1.13

苦役酷刑虐杀  华工血染花冈
——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期间制造的又一惨案

  【新加坡《联合晚报》12月29日报道】题:华工血染花冈
  日本侵华战争期间,大肆掳掠中国战俘、劳工充服苦役,其中被强行押运至日本者4万余人,分置在35个企业的135个事业所,遭受地狱般的奴役和折磨。
  被押解到日本秋田县花冈町“中山寮”集中营的986名中国战俘、劳工,在鹿岛组的奴役下,从事花冈河道工程,繁重苦役,饥寒交迫和残酷虐杀,使死亡人数与日俱增,有的被施以炮烙酷刑,有的被鞭活活打死。极度的饥饿使劳工们以野草充饥,甚至发生了吃死人肉的惨剧。为反抗非人的虐杀,中山寮的战俘、劳工们在大队长耿谆的领导下,于1945年6月30日夜毅然举行暴动,打死日本监工,集体逃进山林。暴动终被日本军警残酷镇压,130余人酷刑致死,而此前被虐杀者已近300人,死亡者竟达418人!
  发生在日本本土的花冈事件,惨绝人寰,是日本侵华万千惨案之典型例证,也是发动侵略战争的军国主义分子及事件直接责任者所无法否认和难以掩饰的罪行。
  据日本外务省战后的报告,从中国的俘虏营押送到日本的中国人共41760人,他们之中有学生、农民、商贩,还有被俘的士兵和抗日游击战士,有年仅11岁的儿童和七八十岁的老人。非人的待遇造成大批劳工死亡和下落不明。在花冈地区被强迫做苦役的中国人多数来自河北、河南和山东三省。
  “壮志犹未酬,花冈捐躯千古恨;血债几时还,酋都公祭万人悲”。战后1950年,日本各界友好人士和旅日侨胞在东京浅草本愿寺为殉难者举行首次“花冈事件慰灵祭”时,曾写下上述挽联。1987年6月30日,秋田县大馆市政府和各界代表又在地处十濑野公园内的“中国殉难烈士慰灵碑”前举行第42次追悼活动。同时,应国会议员田英夫、土井多贺子、宇都宫德马等日本朋友的邀请,原花冈暴动的主要指挥人、现河南省平顶山市政协常委耿谆专程来到日本,在亡友的灵前献上一束白菊。
  耿谆说:“一名叫薛同道的劳工,因饥饿难忍,在路上捡一苹果核充饥,被监工发现,惨遭毒打,当场毙命。中山寮的全体中国人无不悲愤填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大家决心以死反抗。于是爆发了6月30日的暴动……”
  花冈暴动被残酷镇压后不到两个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但秋田地方法院却在日本投降后,仍根据战前的法律判处起义志士重刑。1948年3月,联合国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设在横滨的BC级战犯军事法庭(第八军法会议),以杀害虐待战俘罪对“鹿岛组”花冈驻在所的4名监工以及2名警察判处死刑或20年徒刑(后均被释放)。
  值得指出的是,对于这段震惊日本社会的虐待和残酷镇压劳工的史实,日本有关当局至今没有在公开场合说过一句道歉或谢罪的话,至今有关当局还否认违犯国际公约,犯下虐待、杀害俘虏罪。

s1155-e s1155-p1 s1155-p2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