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1202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202
写信日期:1993-05-20
写信地址:湖南省湘潭市韶山市(县级市)
受害日期:1941-02
受害地址:广西省
写信人:张文信
受害人:张广保、张仕权(张文信的父亲)、张文英
类别:轰炸(AB)
细节:1941年农历2月20日日军8架飞机轰炸广西省企沙镇,张广保被炸死,张仕权、张文英被炸伤,造成日后生活艰辛,因此要求日本赔偿。

 

童增大律师:
  您好!
  我名叫张文信,现在湖南省韶山棉织厂工作。近来,我从文摘周报上看到“向日本国讨回公道”的文章后,即返回广西自治区防城各族自治县企沙镇跃进路六十六号门牌找到了我八十五岁的老父亲张仕权,他老人家听到此消息后,马上用他自己及子女亲身受到日本国飞机炸伤、炸死的悲惨境况控诉了日本鬼子法西斯罪行,并要求我整理成文字材料寄给童增大律师代劳,劳驾大律师给予指路,转交给日本国政府,要求日本国政府赔偿我父亲、哥哥、姐姐及家庭受到的受害损失费820万日元。
  敬请大律师给予指导和帮助,劳驾大律师了!不胜感谢!
  此致
敬礼!

湖南省韶山棉织厂干部 张文信
1993.5.27

通讯地址:411302 湖南省韶山棉织厂 张文信

关于要求日本国政府赔偿我家无辜受害损失的索赔书

日本国驻华大使馆暨日本国政府:
  我是中国广西自治区防城各族自治县企沙镇跃进路六十六号门牌一位八十五岁老人,名叫张仕权,现我要我二儿子张文信(现在湖南省韶山棉织厂工作)代我执笔向你们日本国政府索赔,我和我的家人无辜受到你们日本国飞机炸死炸伤损失费820万日元。其理由如下:
  1941年农历2月20日上午8时多,日本国8架飞机侵入了中国广西自治区防城各族自治县(原广东省东兴县)企沙镇,飞机先在企沙镇上空盘旋了一圈,尔后向企沙镇东南方向飞去,但不一会儿日本国飞机又迅速返回企沙镇上空,扔下了数枚炸弹后,才洋洋离去,其中,一枚炸弹扔在企沙镇大榕树旁的张仕权的家中(现时企沙镇灭资路35号),将张仕权家的一栋房屋及屋后厕所全部炸毁,并将匆忙躲在厕所附近的张仕权父子等三人炸伤和炸死,其中,有一枚弹片穿过张仕权长子张广保(六岁)的肚子,将其肚子里的肠子全部掏了出来,惨难目睹,另一块弹片从张仕权(33岁)的右手臂关节上穿过去,至今还有二寸多长的伤疤,还有一块弹片从张仕权大女张文英(八岁)的右手臂关节上穿过去,弹片至今还留在其右手臂内。日本国飞机还炸毁了我家当时做生意的全部货物(其内有成批布匹、大米、黄豆、煤油、粉丝、火柴、糖、烟、酒等)折合当时的银元价值一万五仟多元币。
  日本国飞机炸毁我的家,炸死我的长子张广保,炸伤我和我的长女张文英后,因无钱医治伤口,家中无劳动力挣钱,差点丧命,后得企沙镇北港村的苏其明老妈妈用草药治疗了二个多月,才把伤口治愈,却欠了壹仟多银元,但因是用民间的草药治的,至今仍有后遗症,遇着刮风下雨,伤口常常出现阵阵剧痛,尤其是我的长女张文英剧痛得更厉害。
  其次,日本国飞机炸毁了我的家和做生意的财物后,全家无生活依靠,又没有房子住,一家六口,靠租借鄙人的房屋安身,后得朋友和企沙铁业社的帮忙,才盖起了一间木瓦屋和一间泥巴筑的土墙屋,几十年过去了,一家人仍居住在这两件简陋的房屋内;吃的,一日三餐能吃上三顿稀饭算是“好日子”了,遇上灾年还要挖野菜吃;穿的是缝补疤衣,大人穿旧了缝补给小孩穿,大儿女穿小(旧)了改缝给小儿女穿;小孩读书全靠助学金。
  最后,日本国飞机炸伤我以后,再不能干太重的活了,所以我和老伴还不到60岁就从“铁业社”退了休,因是小集体小铁匠,每人每月生活费只有15元,有段时期因铁业社倒闭,每人每月15元的生活费也没有了,只好靠80多岁的老伴卖点瓜子、糖果之类东西挣点钱和儿女们支助点钱维持生活,但因其是一般干部和工人,对我俩老人的支助极有限,直到现在主要还是靠老伴卖瓜子等度日。俗话说:“人老病痛多”。生病时,因无钱看医买药,只好买盒“万金油”涂擦治病,可以说,我活到现在基本上没有吃过药,有病全靠“万金油”来消病。
  我和老伴都是80多岁的老人了,看着街坊邻舍盖起了一栋栋的高楼,而将我家简陋的木(土)房夹在其中;别人家天天在吃鱼吃肉,而我还在饥饿中挣扎,实在难受。不是我无能,而是你们日本国飞机乱扔炸弹毁了我和我的一家,挫伤了我家后人的成长。你们日本国给我家带来的沉重灾难,这是用金钱也偿还不清的!近日,我在湖南省韶山棉织厂工作的二儿子张文信从报纸上看到我国外交部支持受害公民向日本国政府索赔战争损失费的消息告知我后,我才要他代我执笔写下这血泪之言。在此,我正言地要求,你们日本国政府要赔偿我和我的家人在肉体上和财产上的损失费820万日元。
  现在你们日本国经济发达了,日子好过了,但作为你们日本人要好好地沉思回想,要多想想你们日本国过去的错处,不要再想日本国过去的“威信”,要多想想我们这些受害者的悲惨处境和受到你们之害后的艰难熬日的生活,这样做你们就会觉得我们这些受害者提出的索赔是应该的。现在你们的经济上一点牺牲,就是对你们过去犯下的罪过的一点忏悔,是你们应该还给我们的一个补偿。谁要你们把侵略的魔爪伸向别国呢!谁要你破坏别人美好的家庭生活呢!

要求索赔人:中国广西自治区防城各族自治县企沙镇
跃进路66号门牌85岁老人张仕权口述(人名章)
代理执笔人:张仕权二儿子张文信(湖南省韶山棉织厂)
公元一九九三年五月二十日

s1202-e1 s1202-e2 s1202-p1s1202-p2 s1202-p3 s1202-p4s1202-p5 s1202-p6 s1202-p7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