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1213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213
写信日期:1993-04-07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1945
受害地址:天津市
写信人:史宝华
受害人:史宝华及父亲
类别:劳工(SL)
细节:我原是天津市人,在1945年1月我和父亲到早市买木材,回家路上被便衣拦住后连推带拉的押到车上送到局子关了几天,后送去做劳工,每天吃发霉食物,发病率很高,每天有大概6人死去,高达10多人。

 

童增先生:
  您好!
  我给您的信是打搅您的工作,因为我今年在2月27号看到沈阳日报刊登一篇“关于向日本国讨公道”的文章。沈阳日报把您的为过去日本侵华时受苦劳工和其他的受害者,大大的出了一口气,替我们不敢说的话全部说来了,我代表我的全家向您表示慰问和谢意。
  我的全家在日本侵华时是受害者的其中一家。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原是天津市南开区新三不管大街张家园居住,在1945年1月,我和父亲到早市买了一些木材(我父是一个木匠工人在家里做一些家具谋生)走在回家的路上被一伙便衣拦住,被他们连推再拉押上汽车送进天津大局子,关了几天后,把我父子和其他的几十号人全部押送到抚顺城,下火车往西,有一个劳工系,住了一宿,第二天给每个人进行登记,摁手押,还给每个人洗了澡进行消毒,全部办完手续,又把我们全部人员押送到龙凤坎劳工房,更换劳工服,把我们身上穿的衣服全部扒光,一件也不准留,怕我们开小差。
  把我们新到的和原来的劳工,每天押着到东露矿干活,推轱辘马,挑土栏,一天劳动10-12小时工作,在坑里干活时没有水喝,回到劳工房也是没有开水喝,每天吃的是发霉的玉米面和高粱,每顿饭只给两块咸土豆,再加上从关内到关外,每个人水土不[服],发病率非常高,他们不给劳工治也不给药所以每天就得死上6-7个人,有时高达10几个人死亡。到了8.15光复时,从天津抓去的人只有10几个从抚顺出来。
  我们父子从抚顺到天津方知我的母亲和弟弟小妹妹她们母三人全部病亡,我与父亲在天津,没有落脚之地没法谋生,就[返]回沈阳投奔朋友在望花落户到如今。
  注明:
  我父当年45岁,现年93岁已故。
  我当年14岁,现年62岁,已退休。
  我给日本[驻]沈阳领事馆去了两信没见答复。
  以上是我全部的经过,请您在百忙当中给我指出一条道路,今后我如何去做。谢谢您!
  此致
敬礼

受害人:史宝华
93.4.7号寄

s1213-e s1213-p1 s1213-p2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