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1236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236
写信日期:1994-03
写信地址:山西省太原市
受害日期:1942-1945
受害地址:河北省
写信人:李万忠
受害人:李万忠
类别:劳工(SL)
细节:我在1942年在河北省大清河被日军抓走,吃不饱穿不暖,经常挨打挨骂,直到抗战胜利才被送回国。信中寄来刊登日本强俘中国人做劳工的报纸。

 

请愿书
我要国格,我要人格,我要赔偿。
日本侵略军在中国绑架劳工。

  回忆我难忘的痛苦,是日本侵略军1942年初,在中国河北省大清河河北扫荡时抓很多劳工绑架押送塘沽集中营,我也被绑架去,在塘沽日军每天用刺刀看着我们强迫当劳工,有的装卸火轮,有的装卸火车,有的修路,非人道地狱生活特苦,经常有病死的人,3天5天发生跑人,被逮捕回来的人,被日军用刀杀死了,有的用刺刀刺死了,半年多以后抓的劳工很多了,就押上火轮往东南走两夜两天半到日本国下关海口。下火轮后又押上火车往北走两夜一天到群马县后闲火车站下车后,把中国劳工分成6个队押送南面山沟里,这里就是利根川水利工程,全长三十多里,每个劳工队距离5里路左右,都住在山沟里,昼夜有军警巡逻看着,我们每天进山洞干活,吃的是糠团子不给饱,冬天不给棉衣,夏天不给单衣,每人发一个[兜裆]布,叫中国人光着身体干活,从不叫劳工休息。日本代班工头手拿棍棒和皮鞭,每天都打中国劳工,叫快快的干活,每天都骂中国人是“强古陸”、“八格牙路”。由于无法忍受的痛苦,经常有人逃跑后又跳山自杀了,被逮捕回来的人,吊捆在树上用棍棒活活打死了,有的叫洋狗活活咬死了,日本工头讲话说:“你们中国人都是我们日本的强古路逃跑的人大大的心坏了,都是我们日本狗吃的东西。”有很多中国劳工受尽迫害病死在那里,还有很多人在山洞里干活时受伤的残废人和双目失明人。我左手腕伤疤是当年日军用铁丝捆伤的,骨头受很大损伤。以上都是日本侵略军对我的侮辱和人身迫害,因此我要人格,我要国格。我要求日本政府讲良心,讲道德,讲人权,给中国受害劳工赔偿道歉。
  证明人:当年和我在日本国当劳工,现在活着的人。
  何成彦住址:河北省永清县别古庄乡老幼屯村。
  宋树枝住址: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码头乡史庄村。
  李树槐住址:河北省永清县别古庄乡前刘武营村。
  刘树阁住址:河北省永清县三圣口乡商武庄村。
  请愿人住址:山西省太原市敦化坊二机宿舍20楼。

中国受害劳工李万忠
93.4
李万忠(人名章)
s1236

太原晚报
1994年6月23日 星期四 第四版     时事新闻
日本政府首次公开承认
侵华战争强掳中国人当劳工

  新华社东京6月22日电 日本政府今天首次公开承认侵华战争期间日军曾强掳中国青壮年到日本充当劳工。
  日本外务省亚洲局局长川岛今天在国会参议院回到社会党议员清水澄子的质询时首次承认,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日军受其政府的指示强掳大批中国人道日本充当劳工,在日本投降后,日本外务省还就“中国劳工”问题向政府提出一份报告书。
  日本外相柿泽弘治在回答质询时也表示,这一历史事实是“不能否定的”,同时,他对被强掳到日本的“中国劳工”所遭受的苦难“深表遗憾”。据川岛局长披露,外务省在上述报告书明确记载:日军在侵华战争中强掳38915名中国青壮年到日本充当劳工,其中6830人惨死在极为恶劣的劳工条件下。在此以前,日本的一些政党和团体早已发现外务省的这份报告书,但日本政府一直未承认这份报告书的存在。

中国受害劳工
李万忠印

1994年5月2日  参考消息
日一煤矿史学者搜集的新材料证实
二战时被掠去日华工中有知识分子

  【共同社东京4月24日电】题:被强行带走的中国人也包括医生和政治家
  最近,居住在福冈县大牟田市的煤矿史研究家武松辉男(64岁)根据他掌握的资料经过分析,搞清楚了这样一件事实,当年被强制带到大牟田市三池煤矿的中国人中也有医生和政治家等方面的人士。过去,根据,在该煤矿劳工的中国人都是被称为“苦力”的社会下层人,他们是“应招”的合同人。武松说,“这些资料证明,实际上当时是不经选择地把中国人带走了”。
  这些资料就是总公司三井矿山公司向美国占领军提出的《华人劳务者调查报告》。其中详细地记载了被带来的中国人的籍贯以及在矿井被劳动、在煤矿的待遇等情况。武松说,他用两年时间分析了这家煤矿的公司史、外务省的资料和这份报告。
  据武松说,被强制带到三池煤矿的中国人共有2481人。这些人是1944年5月至1945年2月分6次被强制带到这家煤矿的,他们以河北省人为主,来子455个村镇,其中大半是农民和职员,但是,其中也有警察、公务员,此外还有医生和政治家等等,知识阶层的人有20多人。
  武松说:“根据其中有地区性的管理人员和统治阶层的人员等情况来看,可以证明当时是碰上谁就把谁强行带走。”
  在那份报告中,还写有对死亡者未付工资的总额以及工资和储蓄等数字。据武松计算,当时,中国人的平均工资,每天约为2.6日元至4.9日元。这一数字对那些当时没有领到工资的就返回中国的人以及死者遗属来说,将是赔偿问题的重要资料。
  武松说:“这些中国人的人性被否定的事实隐瞒了50年,太令人痛心了。”他分析这些资料的结果,经整理后将于最近出版。

•责任编辑 王其冰•

s1236-es1236-p1 s1236-p2 s1236-p3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