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123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238
写信日期:1992-12-07
写信地址:山西省潞城市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江苏省南京市
写信人:翟大珍
受害人:许焕生的继母
类别:强奸、其它(RA、OT)
细节:南京沦陷后许许焕生的继母住在难民所,被日军强奸会无下落,家中也烧毁,

 

童增同志:
  您好!
  首先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是翟寅光的母亲,翟大珍原来中学教师,84年退休,现年逾七旬。
  关于寅光给您写信言及南京住房在抗战期间被日军烧毁一事,原谅我耽误您宝贵时间,请看下面诉述:
  翟寅光的祖辈以经商为业。1926年在南京下关盐仓桥盖一寓所,定名为定平别墅,门牌是38号,当时电话号码是41381,共有住房不下三十间。连同花园约共8亩基地,后因寅光的祖父母、伯父相继去世,家境日渐萧条,将花园出卖抵债,全部住房赁给国民党的铁道部。两代孤寡赁房棲身。寅光的父亲许某某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十二期,37年抗战开始,38年毕业于武汉后,直接下部队参战,辗转湘赣各省,参加长沙会战等各大战役。
  南京沦陷后,许的继母寡嫂住进难民收容所,继母被日军奸污后无下落。下关房屋被日军全部烧毁。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也曾言称要日本赔偿损失。当时许焕生以抗日军人身份填写索赔申请表格,无奈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安内攘外”的反动政策,发起了内战而宽容了敌人。
  今阅读您复信的附2:中华民间对日受害索赔范围中的二、受理对象第二条及三、受理范围第五、七两条,我们提出索赔是有权利的,是正义的。
  致
礼!

申请索赔人:
翟大珍 许訏 翟宽光

附1:
  定平别墅遗址现在南京挹江门内海校后面,该地已改建铁路家属住宅,卖出花园仍原样未变,已成幼儿园。
  翟寅光的嫡堂兄许钖令现在安徽合肥市轴承公司工作,其母蒋淑英仍健存,年已八十四岁。有关许家住房情况,过去他亲手操持。并手中有许氏父辈分家契约一纸,约中曾言明下关的定平别墅系许树璋的私房。许树璋是我亡夫生父。
  刘瑜系许焕生的外甥,解放前去台,从85年起,几乎每年赴大陆探望胞姐刘智芳。90年秋,翟大珍及翟寅光均与其晤面并拍照留念。
  许光华系许焕生的侄儿,亦是外甥婿,现住南京水西门犁头尖4号许氏祖宅。
附2:
  我许焕生1944年结为伴侣,45年长子许訏出生,现在潞城山西化肥厂质检处任安全员。51年次子翟寅光降生,现亦在山化服务公司工作。他弟兄俩虽是异姓,而实际上是同父母同胞弟兄,只是一随父姓,另一随母姓而已!
  许焕生于1985年病逝潞城县遗体火化,骨灰盒安防在县烈士陵园,生前在县丝织厂工作,是县第一届政协委员。

童增同志:
  您好!
  我再次向您及您的单位同志们呼吁!我是只身和儿孙们在山西,两个孩子一个高中毕业,另一则是初中毕业,所以都是一般职工。没有显赫的亲朋,纯属一般平民老百姓,抗战中遭受的一切灾难只有向您诉述,只有在您伸张正义,捍卫民族利益的坚定信念之下才得平愤弥补惨重的损失。恳请您在积极地开展工作的同时也考虑一个年已古稀的老人的申诉要求。有什么需要了解的请赐示。我若有新的回忆亦及时向您汇报。
  致以
崇高敬礼!

申诉人:翟大珍 上
92.12.7于山西

s1238-es1238-p1 s1238-p2 s1238-p3

其它(OT), 强奸(RA)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