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242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242
写信日期:1993-02-17
写信地址:浙江省金华市金华县
受害日期:1941-1945
受害地址:浙江省金华市金华县
写信人:倪元茂
受害人:应小牛、童志球、倪金桂、倪桂凤等人
类别:劳工、谋杀、细菌和化学战、其它、强奸(RA、SL、MU、BC、OT)
细节:寄来村民受害情况统计表,其中有应小牛1943您被日军强迫做劳工后致死的,童志球被日军枪击后死亡,倪金桂家财物被日军抢光,倪桂凤中细菌毒物去世等多人受害情况。

 

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
签名
《中国简报》8.11(三版)
向日索受害赔偿 我政府从未放弃

  1972年,中国政府放弃了对日“战争赔偿”要求,但没有宣布放弃“受害赔偿”要求。5月23日《法制日报》刊青年法学家童增专文阐述国际法关于两种赔偿的区别:战争赔偿是因发动侵略的战败国侵略别国时给这些国家所造成的损失的赔偿;受害赔偿是因发动侵略的战败国在战争中违反战争法规和人道原则,对交战国人民和财产所犯下多种严重罪行而必须承担的赔偿,二战后,犹太人、波兰、法国均以受纳粹迫害为由索取了巨额受害赔偿。 (摘自《法制日报》)
此签名表是第拾肆批被日军杀害人和房屋被日军放火烧掉户口。

s1242-1

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
签名

s1242-2

以上共计受害者贰拾捌名
公元一九九三年二月十六日

负责制表人 倪元茂(人名章)

附件说明

  在中日战争中被日军直接和间接杀害和迫害而死的人员和房屋家具、农具、粮食、衣服被日军烧毁或者被日军抢去的真是情况如下:
①应小牛 男 当时年10岁 住长山乡石门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三年农历10月时,日军在石门村驻扎为军事基地,并且在石门村附近建造拾多处炮台,控制周围中国兵,所以日军每日四[处]抓夫,抢夺军事物资,那日日军强行在石门村抓民夫,我的儿子也被日军抓去当民夫,不意日军强迫民夫掘墙,该墙即将翻倒之时,我的儿子正站在墙边掘墙,而墙的反面有日军用力推墙,我儿子不知道,不久墙反倒,我的儿子被压在墙泥的下面,活活被墙压死。
  代报人刘连和 住石门村第十三队
(2)童志球 男 当时年21岁 住石门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三年农历伍月时,我家三人[父兄我]到死华圹田内耕田,不意日军自石门村到山下村巡逻部队看见田内三人耕田,日军立即叫呼叫我们去挑东西,当时我兄[志球]从田爬来穿鞋,日军[以]为他逃跑,立即用步枪打过来,子弹刚好打中手部,当时血流如注,由于当时战争年代,到处都没有医院,又无药可买,该病情日益严重,后经多处医师医治都无法治好,不久而亡。亲弟童春弟。
  代报人侄儿童佩寅
(3)倪瑞瑛 男 当时年74岁 住石门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二日日军到石门村来抓夫,该时我的祖父刚好同外甥吃中饭之时,不意日军闯入我家来抓夫,外甥看见日军来,马上逃到外面去,我的父亲年老行动不便,我祖父给日军捉住,日军要我祖父挑东西,挑到芦家村时刚好碰到一条水渎,我父亲不小心跌倒在地。日军立即用枪打死我的祖父。
(4)申巧仙 女 现年62岁 住长石乡石门村第一队
  金华沦陷,在一九四三年农历十月时,日军强制要住在我父亲家中[汤店],并且把我父亲家平屋肆间拆掉,运去造炮台之用,把家中所有家具、农具、衣服、粮食5000余斤全部抢去,当时我母亲把家中银元320余枚用棕包好投入我自己园内塘中藏好,不意该塘的水在干旱之时,也被日军抢去。
(5)倪金桂 男 现年61岁 住长山乡石门林
  金华沦陷后,日军驻扎石门为军事基地,并驻重兵数百名,经常外出扫荡,那日日军要造厕所时,日军就把我祖父家中的人[赶]到外面,强行把我祖父家中新的平屋拆掉,并且把家中所有家具、农具、衣服、粮食全部都给日军抢光。
(6)倪阿牛 男 当时年45岁 住长山乡石门林
  金华沦陷后,日军驻扎石门村为军事基地,并驻有重兵数百名,控制周围数拾里中国兵,当时日军要把我村小祠堂拆掉做日军兵营,所以叫保长强迫派夫拆祠堂,当时我祖父被保长派去拆祠堂,在挖墙脚时,墙翻倒时我祖父被压死。
(7)倪阿茶 女 当时年47岁 住石门村第十一队
  金华沦陷之后,在一九四三年农历八月日军驻重兵于石门村,并在石门村附近群山上建造炮台数十处,控制中国兵,那日我把牵到田野吃草,吃饱之后牵牛回家,被日军看见,事后日军闯入我家强行把我的黄牛牵到部队内,当时我母亲带着日伪币去把黄牛续回,日军蛮不讲理,把我母亲手上钞票夺过去,并且用皮鞋狠狠踢母亲阴门上数脚,致使我母亲当场神志不清,翻倒在地,事后将我母亲扛回家,由于当时兵荒马乱年代,到处无医院,又无药物可买,我的母亲病情日益严重,无法可治,不久就死掉。
(8)倪长乐 男 当时年46岁 住石门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三年四月日军到石门驻防军事基地,并在石门周围建造炮台拾多处,所以日军每日四处抓夫,抢运物资,那日,我叔被当地汉奸派去替日军做营房,不意日军要我叔拆屋掘墙,当墙刚要翻倒时,日军并不通知,我叔就给墙翻下压死。
(9)高国云 男 现年77岁 住石门村第十一队
  金华沦陷在一九四三年四月时,日军驻防石门村为军事要地,所以日军每日叫保长派民夫来做营房,那日我被保长派去做工,日军要我拆屋掘墙脚,当墙脚挖的将要翻时,日军并不通知,那时我被墙泥压住,人已经半死,后经民夫替我救出,脚部被压得非常[厉]害,以后经多方医院医治,但是脚部病情死总不会好,到目前为止脚部走路非常痛,不会劳动,成为残废人。
(10)高炳成 男 现年66岁,住石门村第2队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三年四月时,日军派重兵驻扎石门村,并在石门村内建造营房,所以日军每日叫保长派民夫造营房,当时日军带领民夫拾余人,把我家平屋二间和一间茅屋强行拆去造营房,并且把我家家具、农具、衣服、粮食也全部都抢去。
(11)倪桂仙的母亲[杨小月] 当时年32岁 住白龙桥镇下杨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四年农历四月时,由于日军暗地在金华一带施放细菌毒物,日军用化学武器杀害中国人民,我的母亲因无文化,又无知识,所以误中日军细菌毒物,腿部突然生起毒疮,痛得非常[厉]害,在战争年代,到处无医院医治,又无药物可买,病情日益严重,无法好转,不久病入膏肓而死。具报人倪桂仙现住石柏村第六生产队。
(12)倪桂凤 女 当时年7岁 住白龙桥镇横大路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三年五月由于日军在金华一带暗地施放细菌毒物,用先进化学武器来杀害中国人民,我的妹妹年幼无知,误中细菌毒物之后,口腔内发言之后,口中立即腐烂,很[厉]害,口内流毒水极多,由于当时战争年代,到处无医院可医,又无药物可买,不久面部又发炎而后又生毒疮,病情日益严重,不久而亡。具报人倪桂仙住石柏村六队
(13)倪洪发 男 当时年五岁 住白龙桥镇横大路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三年五月时由于日军在金华一带暗地施放细菌毒物,这也是日军用先进化学武器杀害中国人民,当时我的弟弟年小无知,误中细菌毒物,翌日在面部生了大量毒疮,浓汁流于满面,而且非常痛,当时无医师可找,又无药物可买,病情日益严重,不久而死。具报人倪桂仙住石柏村第6生产队
(14)倪宏成 男 当时年4岁 住白龙桥镇横大路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三年农历五月由于日军暗地在金华一带施放细菌毒物,我的弟弟年幼无知,误中细菌毒物,翌日面部突然红肿后,第二天生了大量毒疮,每日非常痛,而且又流了许多毒汁,当时到处无医院可医,又无药可买,病情日益严重,无药可医,不久而亡。
(15)倪桂仙 女 现年60岁 住白龙桥镇石柏村第六生产队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五年农历八月十五日,日军即将要失败之时,[做]垂死挣扎,日军无故把我村[横大路]放火烧掉,当时我家中有楼屋三间和家中家具、农具、粮食、衣服全部都给日军放火烧光。
  当时房屋烧掉在横大路,我是嫁给石柏村,我是继承父母财产。
(16)申素贞 女 现年63岁 住汤店第四生产队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十月时,日军无故替我家平屋四间[内中有二间研房,该研房在自己园内]拆掉拿去造炮台之用,家中所有家具、农具、粮食4000余斤,衣服全部都给日军抢去,又把我家大水牛1只和肥猪4只都抢去吃掉,又把金製金戒子3只和耳环一只计重8.5钱银元贰拾余枚,珍珠五拾余粒等物,我母亲把他暗藏于砖墙洞被日军抢走无寻,损失巨大。
(17)申巧仙 女 现年62岁 住石门第一生产队
  金华沦陷后再一九四三年农历10月,我家有黄牛1只,肥猪4只,金製金戒子叁只,计重7钱,金耳环1双计重1.5钱,珍珠一串计重2[两]以上,所有东西全部都给日军抢去,损失巨大。
(18)倪小饭 男 当时年23岁 住石门村
  具报人外甥李金余 住石门村27队
  金华沦陷,在一九四二年农历五月日军强行驻扎石门村为军事基地,并驻有重兵数百名,不意那日有二名日军失踪,日军强行把全部村民都集中在大操场上,并在周围架设重机枪四五挺,坚决要查出中国兵,否则大家都要死于机枪子弹之子,当时本村一村民用手指一指,说此人是中国兵,日军马上把我舅舅抓去用刑,并用沸水灌入口中,我的舅舅给日军活活弄死。
(19)吴正寒 男 当时年62岁 住白龙桥镇天姆山村
具报人亲生女儿周金弟住白龙桥镇雅绕村四队
  金华沦陷,在一九四三年农历五月时,我父亲为生活逼迫,只好做点小本生意,所以每次到罗埠买豆腐干,千张筹筹挑运到吕圹下一带卖掉,那日自罗埠挑一些豆腐干千张,挑运到洞汘村时被日军发现,日军作我探听情报人,日军立即从我的父亲手中夺过扁担,用扁担狠狠殴打我父亲,当时我的父亲活活被日军打死。
(20)于兰仙 女 现年77岁 住秋滨乡吕献塘村三队
  金华沦陷,在一九四二年农历五月时,日军强行占领金华,我家中把贵重物品挑运上南山干口村藏放好,不意日军到上干口村时把我家箱内银元400余枚,金戒子四只计6钱,金耳环二双计重3钱,金手镯1只计重一[两],衣服全部都给日军抢去。损失巨大。
(21)陈小升 男 当时年3岁,住白龙桥镇下杨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六月[农历]时,日军暗地在金华一带施放细菌毒物,用化学武器杀害中国良善人民,当时我的小弟弟年幼无知,误中细菌毒物,在面部突然生起严重毒疮,并且非常痛,[脓]液流满面,由于当时战争年代,到处无医院医治,又无药店可买药,所以日后病情日益严重,不久而亡。
(22)陈宝莲 女 当时年五岁 住白龙桥镇下杨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一年农历八月日军在金华一带暗地施放细菌毒物,我的妹妹年幼无知,由于家中粮食和衣物全部给日军抢光,家中一点粮食都没有,所以我的妹妹只好到田野找野菜来充饥,由于这样关系,身体逐渐衰弱下去,那日到田野因口很渴就地吃了一些生水,不知从此中了细菌毒物,翌日病情非常严重,无法可医而死。具报人陈宝玉住邵村二队
(23)杨小奶 女 当时年72岁 住下杨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九月二十二日,日军来我村[下杨村]来抓夫,抢运物资,强奸妇女等等强盗行为,当时我祖母听到日军来我村时,他们三个妇女连忙逃到田野躲避,在路上刚好碰到日军,日军把三个妇女抓住投进水塘中,当时因我的祖母年老力衰,无法爬起,溺死于塘。
(24)陈炳金 男 当时年51岁 住下杨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十月初七日,日军每日都到我村来抓夫,那日日军又来我村抓夫,我的大伯不幸被日军抓住,日军要我大伯挑物资,我大伯无办法只得去挑东西,但是由于以往家中无粮吃,身体非常衰弱,所以日军叫挑东西,他非常吃力,走路很慢,日军就用枪杆狠狠殴打他,我的大伯身体上被日军打得遍体鳞伤,连走路都不会走。日军见到这种情况立即用枪把他打死。
(25)陈炳龙 男 当时年49岁 住下杨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十月廿四日,日军在金华一带暗地施放细菌毒物,我父误中细菌毒物,脚部生了一些毒疮,生起此病后,病情日益严重,由于当时是战争年代,到处都无医院,又无中医药房,到以后脚部生得连肉都没有,只看见几根筋脉,不久烂脚而死。
(26)陈宝玉 女 现年 住长山乡邵村二队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六月上旬时,我家被日军抢去大黄牛一只,四只肥猪和大衣橱被日军敲破当柴烧光,家中衣服被抢得精光,家中农具全部被烧光。
(27)申根棠 男 现年78岁 住雅坂乡新坂三队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六月六日,日军数百名进入南山扫荡,狠狠打击中国兵,并且又将南山内村庄全部烧毁,当时我村是云岩乡外坂村也全部被日军放火烧掉,我家的楼屋4间,平屋一间和谷櫃二个,花床四张,父农具[犁、耖、耙等工具]衣服、被铺全部都给日军放火烧掉,又被日军抢去银元200余枚,粮食1000余斤,大水牛一只等等。
(28)宁金贤 男 现年94岁 住雅坂乡端头村
具报人外甥申瑞成住新坂三队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八月时,日军暗地在金华一带施放细菌毒物,我的外公因无知识,所以眼光浅短,误中细菌毒物,应起双脚生满毒疮,痛得不可忍,因当时是战争年代,到处无医院可医,又无中药店可买,病情日益严重,无法医治,严重[影]响终身,不会劳动,变成残废人。
以上共计受害者贰拾捌人
此签名表是第拾肆批被日军杀害人和房屋、家具、农具、粮食被日军放火烧掉,或者被抢去的户口。
  负责制表人 倪元茂(人名章)
公元一九九三年二月十七日

s1242-e s1242-p001 s1242-p002 s1242-p003 s1242-p004 s1242-p005 s1242-p006 s1242-p007 s1242-p008 s1242-p009 s1242-p010 s1242-p011 s1242-p012 s1242-p013 s1242-p014 s1242-p015

其它(OT), 劳工(SL), 强奸(RA), 细菌和化学战(BC),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