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1250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250
写信日期:1994-05-23
写信地址:四川省雅安市
受害日期:1937
受害地址:上海市
写信人:金文杨
受害人:金文杨
类别:轰炸、劳工(AB、SL)
细节:1937年上海市遭日军轰炸,我厂被迫停产裁员,我被解雇,在难民所的时候又被日军抓做劳工,期间我和一位难友一起逃了出来才后死里逃生。

 

童增同志:
  你好!
  这是我见到了“血债”对日要求民间损害赔偿纪实后的回忆,在南京沦陷时被拉夫做苦力并在数九严寒之际长途跋涉过着流浪乞讨的生活,其苦不堪言状,这是战争给我们[带]来的灾难,谁也不能否认,现将经过情况寄上,想你一定欢迎吧!
  此致
敬礼

金文杨
94.5.23

四川雅安康藏路新安巷65号

  我是南京人,家住下关姜家园在南京硫酸铔厂当分析工人,这是在37年下半年上海一战失利后,我厂连续遭到敌机轰炸,厂方不得不被迫停产,赓即解散职工,我被解散后即回南京,当时因上海军事失利,而南京的局势已开始紧张家中父母亦随难民逃往他乡,兄弟也各奔东西,我无法只有留在家里,在南京沦陷的前夕我也随难民进入难民区住在上海路九号(一个外国人的住宅)在敌人进城的第二天上午,我即被敌人拉夫抓去了,这次共抓去六人,随敌人住在夫子庙附近老万全酒家后楼靠秦淮河旁,我在进酒店大门时看到门板上用白粉笔写着“谷部九中队”字样,我们每天打扫清洁和搬运东西,大约在一星期即随敌人行军,从此我们六人分别拉架架车和背东西,每天下半夜五时左右即起床做饭吃后,天还未亮即行军,晚上天黑(大约在八时左右)才能找地方做饭吃后休息一天,清晨天未亮,有一位同行者(姓宣)告我昨天晚上在行军中不慎碰破了脚,他想不走了要我说一下,我将情况谈了,敌人不同意,并做手势要枪毙,我只有告诉他要他忍痛走的,好在行军中姓宣的告我他准备在中午做饭时,决定逃跑并邀我一同逃,当时我想我们在行军中只要听见前面有枪声,待我们走到时,我们的同胞已倒在血泊之中惨不忍睹,故我决定只要有机会能逃就逃,当天中午行军在到溧阳的中途南渡汽车站附近一间破屋内,大家正忙着做午饭时,我俩即乘机往乡下方向跑去,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拼搏,我们终于进入了农村,见到了老乡并将逃跑的情况告诉了老乡,乡亲们很同情我们的遭遇。
  逃脱后身无分文,今后又如何生活呢?俩人商量准备再回南京谋生,想南京已经安民了,一天在走到离南京不远的一个村庄有位老乡了解了我们的情况后,告知千万不能进城,现在城内正在大屠杀,故我俩听了这个消息也不敢再进城了,姓宣的提出只有往浙江方向走,因他是浙江人,沿途又比较熟[悉],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衣单身又无分文过着流浪乞讨的生活,自己在想流浪到[哪]里流浪到[哪]年,这时内心之苦又能向谁申诉呢?在继续逃难之时,途经湖州孝丰时,老宣提出他往浙江方向回家去,要我往徽州方向去,我俩从此就分手,我再经过莫干山山脚,再爬天目山过昌化到达徽州这已是我方控制区了,但此地亦系前方局势亦开始紧张人心慌慌,我也不能在此谋生久留,只有继续往屯溪南昌方向逃难,经过数月的长途跋涉过着流浪乞讨的生活,最后流浪到了长沙找到了亲人,准备安定下来谋生,不料大病一场死里逃生。
  日机的轰炸也给我家[带]来不幸,父母逃难到芷江被日机轰炸炸伤了头部,另有姨婆及表弟被炸死,我们是身受战争的迫害,身心受到了创伤,这是为[伸]张人的正义,我们不仅要求索赔还要使日本人民牢牢记着这是一场残酷的战争,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

金文杨
94.5.23

s1250-e s1250-p1 s1250-p2 s1250-p3

劳工(SL),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