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1264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264
写信日期:1992-12-20
写信地址:河北省唐山市
受害日期:1938、1942
受害地址:河北省
写信人:康恒占
受害人:康恒占及其亲人、同学
类别:谋杀、劳工(MU、SL)
细节:我叫康恒占原籍是河北省保定市,卢沟桥事变后我们逃难到河北省曲阳县,不久日军侵略到那里,我哥哥被日军砍死。1938年日军将我二舅和另外一人杀死。1942年我和一位同学被抓去修炮楼,数日后被放回。

 

童增同志:
  在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中,有千千万万的民间受害者。您为他们呼吁,向日本政府提出赔偿交涉,这一正义行动,令我十分感动,我向您表示感谢和敬意。
  我也是一个受害者,有两名亲属残死于日军的屠刀之下。多少年来,每当想起这些往事,就心情不平,激起万分的悲痛与愤恨。一个国家,无缘无故地派军队到另一个国家任意杀人放火,奴役人民,野蛮掠夺,是十足的强盗行为。日本侵略者欠下了我们太多的血债,给受害者造成了身心上的极大创伤。我要控诉他们,并坚决要求日本政府予以赔偿!
  下面将受害的具体情况申诉如下:
  我叫康恒占,生于1925年,原籍河北省保定地区完县西朝阳村(当地现已无亲属),现住北京军区空军唐山干休所25号。我母亲刘全香(已故)是完县五里岗村人(该村距县城五里)。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我的二舅父刘宝成和哥哥刘德明(与我同母异父,从小住在外祖母家生活,故取刘姓)被当时完县县长雇去,帮其全家向西南方向逃跑。行至河北曲阳县境,因过沙河推大车,我舅父的脚被严重碾伤,不能继续前去,我哥哥也只好留下来照顾他。不久日军到了那里,用刀砍死我的哥哥。后来我舅父在另一同村人帮助下(用手推车推着他)才回到家里。当母亲得知哥哥残死后,悲痛欲绝,经常狂间到村外向着西南方向大声痛哭。至今想起当时情景,仍心酸泪下。
  1938年冬,日军袭击完县常庄(当时该村住有八路军,当地老人该都记得火烧常庄的事),路过五里岗时,村民到处躲藏,我二舅父和另一人藏在村外田里,被日军发现,将两人杀死,其中一人被刺刀剖腹,肠子流了一地。
  此外,在1942年夏,我还亲眼看到过一个日军(当地人都叫他大嘴,是当地人给他起的外号,有名的残忍)把我的一个女同学(孙××,十七岁)强行抓进炮楼(当时我村在日本蚕食政策下,修筑了三个炮楼)受尽百般侮辱,数日后才放回。
  以上是我所能提供的情况,我想,当地的老人们该能记得这些事,但这一代人后,恐怕就无人能祥知了。
  致
敬礼

康恒占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s1264-e s1264-p1 s1264-p2 s1264-p3

劳工(SL),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