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1, 2018

s1270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270
写信日期:1993-07-13
写信地址:广东省深圳市
受害日期:1944
受害地址:湖南省衡阳市
写信人:罗运蒋
受害人:罗运蒋及同乡
类别:其它、其他大屠杀、强奸(OT、OM、RA)
细节:1944年日军进攻湖南省衡阳,我被抓捕,我的未婚妻被强奸。姓高的一家的儿媳妇被日本轮奸后,全家人被杀。日军闯入唐家,准备强奸一个未婚姑娘,遭到反抗后,将其用刺刀把腿钉在门上后强奸。村中的青壮年男性被全部抓走,日军强迫他们挖坑后又把他们活埋了。

 

童增先生:
  你好。
  我现在准备直接向日本大使馆写信,本来想请你们转,考虑会给你们增加麻烦,所以自己直接寄,但不知道日本大使馆所在地区邮政编码,我想恳请你指定一人告诉我该编码,我已将信封及邮票均准备好,只须写一字条放入信封内,送至邮局即可。现将我写给日本大使馆的信及材料复印件寄给你一份。
  专此致
敬礼

罗运蒋于深圳
93.7.13

我现在深圳工作,不在武汉,我的单位见信封面。

大使先生:
  兹寄上一篇文章,请读一下,也许你会问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我可以告诉你,这是我寄给你的第一篇文章,以后我还会继续寄,编号可能是001至第1000以上。因为我是贵国当年侵华战争中一名直接受害者。1944年7月,你们的皇军进攻湖南衡阳(我的家乡),我被你们的部队抓捕,受尽了非人的虐待,几乎致死。我的未婚妻被你们的士兵强奸了,二年后忧郁而死。我永远忘不了这些,从那时起(我17岁)到现在(我已退休),我每天除了工作时间外,只要静下来,只要一闭上眼睛,那件恐怖而奇耻大辱的事便浮上心头。贵国的士兵暴行,还在使我这个当年的亡国奴的心灵经受痛苦的折磨,请注意,这是我自发的行为,与我国政府无关,我写此信和文章的目的,是要让你们知道,你们的父辈,叔伯辈做了些什么事,给中国人民带来多大的痛苦。我会继续收集材料,请不要误会,我是想要求赔偿,金钱买回不了损失,除非我达到一个目的,那就是请你们告诉我,当年对我和我的未婚妻施暴的日军士兵目前的生活情况,他们现在是富翁还是政客(估计年龄不到70岁),他们现在还活着,要是我能找到他,我一定要把他的皮剥下来。有关我和我的未婚妻受害情况,我会继续写,并将会寄给你们,我将力争在报刊上发表(甚至向国外报刊),我愿自己出资也可,总之人不能忍受着屈辱活着,不能忍受着痛苦活着,过去我没有时间写这些东西,现在我退休了,有时间了,想这些事情也特别[厉]害。加上现在我国改革开放,思想也开放了,我们堂堂的中国男子汉,怎能忍受着奇耻大辱,缄口不言,让别人打了,杀了,侮辱了,也不说话。当年贵国部队投降后撤退时路过我们家乡,我们不打,不骂,不侮辱人格,当然我找过对我和我未婚妻施暴的先生,没有找到。中国人太善良了,太软弱了,原因是我们还不强大,不过我可以肯定,今后类似当年日军侵华战争的事再也不可能重演了,下次写。
  祝
你好

罗运蒋
1993.7.12
于深圳

大东亚圣战中的皇军

  我家住湖南祁阳县潘家埠区楼梯乡。1944年7月中旬,我们已经知道日军已沿粤汉线南下,我们家乡马上就要沦陷了。这段时间经常有少数国军(即国民党军)路过,有时一些散兵进村骚扰百姓,村民们齐心起来驱赶,他们就都跑了。有一天早晨,来了数十名军人,同过去一样,村民们聚集在村前公路边观看。在距离我村300米处紧靠公路边的赵家屋村,也有4个妇女站在一处台地上观看,忽然有两个军人跑上去抓住两名女青年,按倒在地,要进行强奸,我村村民见了大声叫喊,并向出事地跑去,救女青年。两个军人立即从地上爬起,拿起枪向我们村民射击,村民中一人倒地,我们惊呆了,定睛一看,这些军人头戴尖帽,不是国军,村民们喊“日本人”,快走,于是大家吓得往山上逃跑,躲进了山林,不敢回家。此后日军大队人马过了一天一夜,在前方经过云头岭十八弯时,游击队在公路上挖了陷阱,日军的战马摔伤了,部队停止前进,就地驻扎。从此,在方圆30公理范围内的人民陷于近万名日军的铁蹄之下,日军大肆扫荡搜山,奸淫烧杀,强拉民夫,劫掠粮食牲畜,仅三天时间,被杀150余人,大部分是民夫逃跑时被日军射杀的。有些妇女是逃跑不及,被当着家人的面遭强奸后而自杀的,有些是遭轮奸而死的,有些村民因反抗而被刺死的。被抓走的民夫百多人,绝大多数再没回来。
  1944年12月,天下大雪,百姓在家中烧火取暖,当时驻归阳镇的日军,下乡抢劫,四名日军闯入高背岭一独家大院,户主姓高,一家五口(老妻、儿子、儿媳、女儿)在家,日军把两个青年女子拖出房外,要进行强奸,二名日军把枪丢在地上,扑上女青年,高家父子气极,捡起地上的枪向日军射击,但不会开枪,只有跑向前去用刺刀刺向敌人,但被另外两个日军开枪打中手臂,四个日军将父子二人和老妈一起用绳子捆在屋柱子上,让他们亲眼看到自己的亲人遭受侮辱,四个日军轮奸完毕,又把全家五口全部杀害。
  1944年10月,日军5人闯入唐家冲抓到一个未婚姑娘,要进行强奸,姑娘拼命反抗,日军将姑娘打得半死,剥光衣服,用绳子将双手绕门板反捆,又用刺刀把两条腿钉在门板上,再进行轮奸,姑娘当即昏死过去,日军走后被亲人救起。
  1945年1月,日军从归阳镇调来一个连的兵力,进驻梅溪圩,要进攻游击队。当时游击队有1500人,驻在云陡岭大山中,梅溪圩是进山入口。日军进驻后,收罗一些地痞流氓,成立维持会,向乡民们要钱要粮要肉要鸡,要女人,还要未婚的。[哪]家有姑娘不服从者就要被杀。汉奸、日军横行,人们敢怒不敢言,有些家中有未婚女子,不忍心让亲人遭受侮辱,全家逃进大山东躲西藏,有个别被汉奸告密,被日军抓回,父母被杀死,女儿被长期欺凌,后来游击队中的家属被侮辱了,游击队才派兵来了约400人,号称一个团进攻日军,从下午开始一直打到第二天早晨,白天日军只在驻地放冷枪,晚上从山上两侧摸到山岭,从背后偷袭,游击队不堪一击,当时即被打死100余人。有些游击队士兵丢弃枪支,躲进村子里,日军逐户逐家搜查,凡是青壮年男性,全被抓走,带到驻地张家湾,日军用刺刀强迫他们挖坑,然后把他们赶入坑中全部活埋,只露出人头,日军再割下他们的头,堆放在禾桶中(农民收割用的木桶,长2.0米,宽2.0米,高0.7米)。日军驻扎三个月后,留下有两禾桶人头。日军在驻地找不到女人,便到这一边的地方去抓捕,带回驻地,大约有15名女青年分别被关在二间房子里,那是大雪天,他们将这些女青年脱光衣服,以防她们逃跑,随时被叫去轮奸取乐。女青年挤在一起,有谁病了,便被抛到荒野,这些人大部被折磨至死。

叙述人:目击者 程济全
抄录者:铁道部第四设计院
罗运蒋 于武汉
深圳沙头甬

s1270-e s1270-p1 s1270-p2 s1270-p3s1270-p4 s1270-p5 s1270-p6 s1270-p7

其他大屠杀(OM), 其它(OT), 强奸(RA)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