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1280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280
写信日期:1994-07-26
写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赵广义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陈述日军罪行,支持对日索赔,提出几点建议。

 

童增先生:
你好!
最近通两次电话,今去信为细谈一下。
除了汉奸,所有中国人,特别是华北人,至今提起日军无不毛骨悚然,无不切齿痛恨。灭我亲,毁我家园,就此了之,怎能想通?而且,还别忘记,军国主义分子不甘心其可耻失败,还在为侵略战争辩解,日夜都在做它的东亚共荣圈的美梦哩!若不认识,说不定在哪天滴血刺刀会再次猛入民族的胸膛。对赔偿问题及其意义就是在这个关键上。
今天3月收到给各地受害同胞的信,反复读后有这样的认识:日本国准备只同其它亚洲5个国家和地区谈判赔偿事宜,这不仅无视受害者的强烈要求,也轻视中国政府,是极其傲蛮而露出一副示作重来的凶恶姿态。看来,只有广大受害同胞和许多优秀民族子孙团结一致,有组织、有计划、相互配合,采取强有力的行动,才是唯一办法。不能抱幻想,只有同它斗争,温[文尔]雅,它就认为中国人对其无奈。
除了受重害的中国,还有其受害的亚洲各国,加起来尽管赔偿额相当巨大,而对这个经济大国仍是轻而易举之事。然而叫它践踏烧杀、掠夺别国欢喜,今天叫它还回来则非痛快之事,甚至要叫苦,那是它的事。反过来说,灭我亲、毁我家园,生命财产洗劫一空,就应该受,就受得了吗?
再次诚恳建议并只是个人意见如下:
一、支持并鼓励广大受害者反复向日使馆投书,严肃向它质问:日本国何时履行赔偿责任?为何不回签?你们是愿意协商解决,还是用法律程序解决,已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事了,够得上仁至义尽的了,不同意再拖。
二、组织受害代表团,反复前往日使馆门前,强烈要求回答,同样质问,同样重复那几句话。同时邀请国内外新闻界、报社、广播、电视台的记者到现场采访,把铁证如山的野蛮罪行摆放于全世界人的面前,叫经济大国的脸面泛起难堪的羞色,全世界都来评说。
三、日本国丧理,践踏人道、犯了法,我们有充分的信心进行持久战。我们一定把“9.18”“7.7”,南京大屠杀等等国耻日,作为索赔行动的重点时刻,加强斗争强度,形成声势浩大浪潮,使其有不安宁危机感。有人说会被认为是不安宁,这是认识问题,向强盗讨收血泪债,消洗国耻,正是加强了安定,高展站起来的民族的气度和威严,才能防止外害重演。况且,我们只是针对日本国。只要求共和国政府对惨遭外害的所有公民实行保护。这方面,世界各国无一不是这样做的。其它任何话都决对不说,否则不但无助于事,还浪费时间,严把此关。
四、日本国战犯早已[依]法被处绞刑,罪该应得。最后,还有战争遗留问题,这也应考虑依靠法律手段为武器,以民间受害者名义,自发联名向国际司法机构起诉。我们要请包括童增在内的精通国际法和历史的专家、学者们以及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又遭惨重灾难(具有不同层次,不同社会地位,亲睹侵略战争)的老同志,出主意,提办法。
五、请童增先生尽快寄来全国,特别是四川、成都附近的受害名单,以便大家沟通,碰头,配合行动,不能坐等。
需要通信,印制文件、聚会等等这可动员受害者大家暂时适当捐垫一些钱,同时入账,事成后应如数归还。
所有上述建议,都是研讨的意思,希多联系,并向专家、学者学习,致敬!

一九九四年七月二十六
四川石油总医院 赵广义

s1280-es1280-p1 s1280-p2 s1280-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