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128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288
写信日期:1993-03-10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辽宁省盘锦市盘山县
写信人:赵新
受害人:赵新家人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父亲因为参加抗日,被人告密后遭到日军报复,烧我家房屋,把包括我外婆家的成年男人都抓去,我母亲也被抓去,在狱中受尽酷刑,从此,我家常遭到日军侵犯。

 

童增同志:
  您好!
  我叫赵新,今年62岁已退休在家,前几天看到沈阳日报转载的文章《向日本国讨公道》得知您正在做着我从记事起就想做,但苦于找不到可靠的途径和办法的事,看完这篇文章我首先想到的是要感谢您,其次是要参加您的队伍。无论如何也要向日本国讨回这个公道。
  我生于1932年辽宁省盘山县羊圈子镇三家子村,父亲叫赵德庆,是个热血青年,因为家贫以打猎为生,为了保卫家乡,他参加了抗日联军,那一年知道日本人要进沟帮子,他就[带]着一百多人在×××附近与日本人打了一仗,为这日本人晚进沟帮子一天一夜。后来有人告密说那一仗是我父亲[带]人打的。这一下我家就遭了殃。日本人张贴告示要以二百大洋换我父亲,日本鬼子烧了我家住房,抓走我的亲人,把我外婆十家连保的成年男人全都用绳子绑去,好几十人一串,母亲和外[祖]父在狱中受过棒打,[灌]辣[椒]水、凉凉水压、杠子等苦刑。我的亲人从此遭到日本人迫害是经常的,他们一来就有骑大洋马,身[带]战刀,手拉洋狗的日本人,用皮靴踏外[祖]母的小腹,[奸]了还得叫她在院子里。
  在我父亲的家里更可怕,日本人一去就在我家的门口,房上,街口四周都架上机关枪,拉着洋狗的人到处乱翻,见男人就打。从那时起,我们就无家可归,没有饭吃,到处流浪,冬天住寒窑,夏天住山洞,赶过圈,要过饭,我们成了大庙不收,小庙不留的冤鬼。
  多年来,国仇家恨埋在心底,共产党大度不要日本战败赔款,可我心里的深仇大恨今生今世永不忘,每当我看到有关日本侵略中国的文章和电影时,都是满脸泪痕,[浑]身[瘫]软,心痛难忍,咬牙切齿,啥时能报此仇,谢天谢地,没有想到50多年后的今天,竟有人为受过战争迫害的老百姓鸣冤叫屈。
  童增同志,我感谢您,您是中国人好样的,我曾梦想过国家有一天能组织反日战争诉苦团,我冒死也要参加把我的遭遇讲给日本的老百姓听,让年[轻]的日本人知道知道他们的老一辈在中国都干些什么,听说日本政府在小学生的教科书里还说侵略中国是误会,在前些年还梦想复活军国主义。[他]们国家的动画片是多么凶残都是些杀人魔鬼。据说现在去日本干活的中国人工作时间长,活也累。小日本[刻]薄的很,总之不是好东西不可等闲视之。
  童增同志,我支持您,我和您一起干。咱们只要联合起来,就一定能成的,请您在百忙中通知我现在该怎么做,做好事终有好报。谢谢您,愿您幸福。
  身体好
  回信处 寄
沈阳市化工局生产处 杨伟收转赵新即可
  电话363769

93.3.10日笔

s1288-e s1288-p1 s1288-p2 s1288-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