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333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333
写信日期:不祥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罗平凡
受害人:罗平凡
类别:其它(OT)
细节:支持对日索赔,来信说明在索赔中遇到的情况。

 

敬爱的童增同志:
  连去两份信,想已收到情况尽悉,现在去信读读情况在这40天的暑假里,恐怕不会有什么情况。后来不管谁牵头,总要有核心以他做后盾。后来市体姜王书刚说可以,核从小组设在他那里,(登记站也设在他那里。)我们这些有工夫的老同志到他那里,在相关像郝曼华,王群力然到那里碰碰头,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此事有什么消息,可以随时交流,研究。这样能集群众的智慧,这样由郝曼华或王群力牵头(群力老强调他行)这样既有群众领导,又有集体,智慧,增强透明度,避免北京和一些人之间的隔阂,因为现在一些人还很难说像您那样站在正义立场大公无私的去工作。同时为单线联系独能独来,自己说了算,拉拢一些人造成寡头政治。踩着小组肩膀上去,一见羽毛丰满,就会一脚踢开小组,独断专行。王书刚说是给你去信,后来一落实又不行,一切计划落空。三份名单结成三人小组,同舟共济共商大业,同时也有互相监督作用,因为人员分散,各自西东,又没有设集合地点,思想行动很难统一,如果出于以后,积极行动,使我们事业兴旺发达,如果相反培养个人势力,突出个人,权欲思想就会“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一旦发展起来,就会无拘无束,不管谁牵头都应向小组负责,小组向全体负责,这才符合组织原则。
  原来给我们准备的老中青相结合的小组不就很好吗?年富力强的有本职工作,退下来的老同志有时间,尽量不影响这些同志的本职工作,(如果本人不怕影响本职工作)那我们更有时间一道工作了!(有很大的互补性)
  我们这些索赔无门的人遇着童增同志大公无私、正义工作、发展这些同志,又相信我们三人在沈阳成立民间索赔组织。我们这些人身受侵华之苦,或是祖辈,父辈死难者家属、国恨、家仇集于一身之人人,能不敌忾同仇,向日本索赔,一个临时组织又有义务职,除了索赔,还有什么可争的呢?我们同大家一道去索赔。我们同舟共济,背离了他也应该互相[监]督。
  我们相信童增同志和北京来的同志,因为都接不到书面,口头传达,这样会各取所需,为我所用,“假传圣旨”“挟天子以令诸侯”。
  再如王群力同志,原来说他忙,回锦西接他父亲去,后来估计他父亲在锦西搞索赔工作,这本来是件好事,在哪搞都一样加大索赔力量,无可厚非。
  这次王群力同志回来才透露您委他以重任,八月四日日本代表团到北京,沈阳去两个受害者,一个是割耳朵即住老大娘,另一位是锦西人,不知锦西是否选去,(因为他父亲在那里工作。瓜田李下,他总强调忙,“见便宜就占”能否说明公心。他还算不错,总算公开向我们提出来了!郝曼华和我都提出要去,自费也去,他说要和您商量,看看有无名额限制,如果让去他只给郝爱华写信,(因为99中放暑假)他们骑车跟郝曼华去认认门(家住址)我们同是发起人他为什么不能给我写信?因为您让我写信的发言稿,向日本人去讲,因为浅野先生当年救了中国革命者一千多名,冒杀头危险,精神了不起,让我写发言稿就准备了路费(到北京有吃住人地方)其实谁去讲都是为了向日本索赔。当然我们去讲日本人不一定就答应赔偿?他们去讲也不一定答应给赔偿,都只能起督办作用。
  王群力很可能利用郝曼华急于要上北京去见你们,没有日本代表团来他也准备到北京去,如果我们三个人都到北京去,都见到你们,对我们三人小组的工作更会有利,免的独来独去,这样会有透明度,也表示你们对让我们组建三人小组的重视,总不至于委托我们三人,然后再来拆我们的台吧!
  因为在胡广文同志到北京去的时候您把我给写的汇报给他看了!后来北京来人,单线联系,以后就再没人理会我们这个小组了!
  特别王群力同志,受了您的委托,应该更加团结我们三人小组,(这是组织基本形式。然后核心小组然后全体受害者(因为很可能开全体会)如果让我去最好给我写个通知来,如果让王群力转达,按目前他的思想状态他是不会通知我。(当然不能说绝对不能通知我,如果他转变了呢?)看他这回态度呢?
  王群力经常出去到北京能看到您,郝曼华也能看到您,就我见不到您,他们更会排挤我、独立我。所以我只能写汇报、他们不开小组交换意见,要我大会上讲大会我也要讲,发挥监督作用。
  王群力收到重托后,不像您成名后还保持谦恭谨慎而是趾高气扬,咄咄逼人。
  他说将来要来钱,也不一定给你。不知他说这话的母的何在?
  我们现在搞的是向日本索赔工作。日本侵华期间犯下种种滔天罪行。当介是民族矛盾“每个人被迫发去的叽声”参加了抗日组织,宪兵队的酷刑、独居监的非人生活、关东军的谋杀,九死一生,今年是76岁的幸存者,今天我们是向日本索赔,当年白字黑字写在敌人的档案上,铁的事实,谁能更改,也就因为这些,杀头的杀头,坐牢的坐牢。每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是不会替日本人翻案的。何况也是个索赔者,不应在这上大做文章。我们受苦受难的时候,王群力还没出世呢?他能了解我们当时的苦难情况吗?不去索赔帮倒忙。我们是用祖辈、父辈流血牺牲,九死一生换来的。你还托福祖辈、父辈的余荫,不然你还没资格谈索赔呢?不要去做亲者痛,仇者快的损人不利的事情。
  我们是搞索赔,不是清查历史,既不是入党,又不是提干,何必又向当介年代,挖坟掘墓呢?所以没有必要和你过去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国家不让所经过去那些陈年老账,国家没有经济力量去偿还那些恩恩怨怨,所以只能安定团结,向前看,只有按着总理书记邓小平同志所描绘的雄伟蓝[图]前进!(你不要给同志们我在索赔上有什么问题的错觉)
  现在日本还没答应赔偿,怎样赔偿,什么时候赔偿?还是个未知数,高级知识分子向两会建议,希望人大着手解决索赔问题。那你怎么知道是日本赔偿了也不会给我呢?是你个人还是你几个人杜撰或臆想呢?而是当小组和新来同志的面,散布这些谣言是不提高自己,打击别人,降低别人威信呢?
  日本侵华受害者亿万人民,估计1810亿美元(实际日本能赔偿多少还不一定)今天能提去要求赔偿的只占亿万人民中很少一份,除去给受害者赔偿还会有很大一分钱,留作养老、科技、残疾人基金。何况这些人中有的还纷纷要求放弃赔偿。(经济条件好的)我们受害最深年龄又高,经济情况不太好,所以我们要求赔偿,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顺理成章的。你可以属于经济条件较好放弃赔偿。就因为这个你就骄傲自豪,想方设法伤害这些人,不但没要来钱又成新的受害者。
  你在这方面可能是个开明者,你不要忘记你们单位介绍你在搞一个什么公司,说你跑买卖呢?你不也是不甘清贫,不也想宽绰宽绰家裕富裕吗?那你个人这种发财心情,又该气什么呢?不要眼睛老是盯着人家,忘掉了自己。
关于历史研究问题:
  关于对曹操的评价:
  忠奸问题一直是个争论热点、悬案、下不了定论,
  并为最近发推武大郎和潘金莲的暮户,武大郎非像水浒之中所描绘那样:矮子卖炊[饼]的,而堂堂七尺之躯,还是一个官吏,和武松一样。潘金莲也并非淫妇而是知书达理的贤良妇人,为什么水浒把他们描绘得那样丑恶。你们写的历史绝不能列入正史,也只能是稗官野史。

s1333-e s1333-p1 s1333-p2s1333-p3 s1333-p4

其它(OT),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