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337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337
写信日期:1993-02-18
写信地址:河北省张家口市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河北省
写信人:李德景
受害人:李德景的母亲
类别:其它(OT)
细节:在逃难的途中,我们遇到日军,我母亲被日军踢打,不到3天就去世了。

 

尊敬的童增先生:
  您好!
  祝您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近日我在今年2月3日文摘周报第四版看到一篇醒人注目的文章“向日本国讨公道”不由的想起我家的遭遇。
  您为了向日本国讨公道,费了很大精力和心血,千辛万苦的工作和劳累,用您的知识、智慧以及爱国爱人民的心替中国受害者讨还血债。使我深受感动。
  我家是无辜受害者,我写了这个材料,寄给您,请您帮助、指导向日本国讨还血债。
  尊敬的童增先生,我知道您太忙,太累了。为了省时间,我写好了回信的信封,贴好了邮票。请您在百忙之中,给予简短指点。
  此致
敬礼!

李德景
(河北省张家口市桥西区许家庄)
1993.2.18

  日本侵略者害死我家四口人命,坚决向日本国讨还血债。
  我叫李德景,男,现年55岁,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妇幼保健院工作,家住张家口市桥西区许家庄村,原籍河北省武汉县南上白石村。
  我祖父李长林1930年到东北佳木斯市药店当伙计,我父亲李正安1934年到张家口药店学徒。武安家里有我祖母、母亲、二叔、姐姐、弟弟和我六口人,靠我祖父寄钱维持生活。
   1942年,当时我5岁,武安县连年受旱灾,地里无收成。当时日本侵略中国,关(山海关)里关外不通行,不能随便通信,关外更不能往关里寄钱,寄钱也收不到。我们家里六口人眼看被困死,逼的无奈随同老乡,举家往东北逃荒。好不容易到了山海关。日本人对山海关封锁很厉害,对出入关逐一查“良民证”。我祖母听不清楚日本人的话,一时答不清日本人的训问,回答岁数时,和良民证上的岁数差一岁,一个持枪日本人大声训斥:“不对,是八路”不让过关,还用枪托狠狠地把我祖母戳倒在地上。我母亲着急上前解说,也被日本人用枪托戳打在地,并说通通是八路,都不准过关。我们全家大小都上前哭叫,我当时被日本人用脚踢了个跟头,顺鼻子流血。我们撕扯哭叫了半天,后来不知是怎么过了关的。但是我祖母和我母亲已经奄奄一息了,再也走不了啦,在一个乡村住下,不到三天我祖母和我母亲都疼痛的含泪离开了人间。一个武安老乡帮助处理了后世。(后来我们曾多次打听这位老乡,怎么也打听不着下落),又托人给我祖父写信,过了些日子,我祖父找到了我们,见面又是一场大哭。我祖父领上剩下的四个人(我叔叔,我姐姐,我弟弟和我)往佳木斯去。到了沈阳车站,我不到两岁的弟弟发烧,不吃不喝直是哭闹,当时在沈阳车站连口喝药的水也难找到。当时沈阳车站乱成一锅粥,到处是日本人叫骂声。中国人拥挤哭叫声,结果我弟弟死在沈阳车站。剩下我叔叔,我姐姐和我,随我祖父到了佳木斯。我叔叔由于长期饥饿,一路上挨日本人的鞭子、训斥、惊吓,不久也死了。从老家武安出去六口人,眼看着只剩下两口人(我和我姐姐)。我祖父悲伤不已,整日闷闷不乐,只盼赶走日本,解放全中国。49年全国解放。我祖父领上我和我姐姐回了老家。
  由于日本国侵略中国,在中国横行霸道,残害无辜,要了我家四口人命。至今我祖父何我母亲的尸首无法找到,我二叔我弟弟的尸首不知去向。这对我们家族已是极大的遗憾。使我从小失去母亲,使我们全家不能团聚,这都是日本国的罪行。一想起此事,我就想直奔日本国杀死几个日本人为亲人报仇,我对日本国有极大的仇恨。我要向世界控诉日本国在中国的滔天罪行,我要向日本国讨还血债。

申讨人:李德景(人名章)
中国河北省张家口市桥西区许家庄村
1993.2.18

s1337-e s1337-p1 s1337-p2 s1337-p3 s1337-p4 s1337-p5 s1337-p6 s1337-p7 s1337-p8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