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388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388
写信日期:1993-08-16
写信地址:湖南省益阳市
受害日期:1944
受害地址:湖南省益阳市
写信人:万友秀
受害人:万友秀的丈夫
类别:其它(OT)
细节:1944年春的一天,日本要进我们村了,村民都提前躲到了山上,当时我刚刚生完孩子,在一次转移中,我和丈夫被日军发现,丈夫被抓去,尖刀刺在我心上,我一下子晕死过去。醒来后,我自己抱着孩子爬到了山上的一户人家,但孩子不久也去世了,我丈夫从此没了音讯。

 

尊敬的童先生:
  您好!
  三月二十五日出版的湖南妇女报刊载的题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行动》一文,我已向湖南妇女报社编辑部提出了我夫孟海连在一九四四年六月被日寇强抓至今下落不明,要求向日索赔的报申请。并收到了报社记者周辉玉先生的代回信,我再一次向报社寄出了关于要求索赔家属所需作的民众签名一事说明的询问信,至今未见回音。不知道这次声势浩大的民间索赔行动是否还在继续,所以今特向您——对日索赔行动的发动人做一个申请,不知您是否愿意收阅。
  提起往事,我心还在流血,五十年前一幕幕血腥的往事有如昨天,仍在我的脑际中萦回,并且至死不忘……。
  那是一九四四年春,我由于家计所迫,随同丈夫孟海连来到益阳县珠波塘乡雇种烟叶,同年六月十一日,我剩下了第一个孩子,突然村里传来消息:“日本鬼子马上就要来了。”这消息如炸弹,使整个村子炸开了锅,人们扶老携幼,纷纷逃离家园,躲进深山老林不敢回来,我的丈夫也将我雇人抬到了一个高山上,孩子刚生,我行动不便,有事匆忙离家,没带一点东西,在山上苦熬了三天,实在呆不下去了,我夫孟海连想将我送到另一个有多人的山上,请了一个当时家住岳家桥乡的青年,将我抬了作转移,我们刚刚下山走到一个田埂上,就被一群鬼子兵发现了,他们一群人蜂拥而至,将抬在前面的孟海连一把揪住,一顿拳打脚踢,再后拿绳子一捆押走了,抬在后面的青年趁鬼子捉拿孟海连之际,急忙向田中一滚,借着禾苗的掩护偷爬了出来,当时我只听海连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像尖刀插在我心上。我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直到红日偏西,我才从孩子微弱的嘶哑哭声中慢慢醒来,望着生命垂危的孩子,我心如刀绞,只想一同一死了之,可丈夫刚走,生死未卜,实在放心不下,强忍悲痛活了下来,我一手抱着孩子,慢慢地爬到了一个山上的一户人家,被一位好心的大嫂收留,他们将一张席子铺在地上,每顿一碗饭加青椒充饥,孩子也是病饿交迫离开了我,我魂已散,肠已断,只想早死,可思来想去,盼丈夫重相见的心情强烈地驱使着我,使我又产生了一丝生的欲望,我顽强地拼搏,期盼着丈夫能突然回到我的身旁,就这样又熬过了几天,才被家里人接来一起住。我哭干了眼泪,哭坏了双眼,一天又一天重复着自己的梦,自己的希望,如此苦熬到一九四五年,日寇宣布投降,被抓的人有的陆续回了家,我的心又一次燃起了希望,我盼啊盼,却怎么也盼不到丈夫的身影。几回回梦里相见,惊呼哭喊,可醒来后依然是残影伴孤灯,几十年来我沉冤心底,诉说无益,想不到却遇上了救星,到如今我已是眼坏生活难,我要求向日本政府索赔一万美元作为我的补偿之资,并敬请您转告日本政府,就说中国人民对日本侵华小贼深恶痛疾,恨不能断其喉,尽其肉,也难解我们的心头之恨。
  此致
敬礼

祝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行动取得最大成功。
益阳县大泉乡红旗村曾家冲小组
万友秀
93.8.16

s1388-e s1388-p1 s1388-p2 s1388-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