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389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389
写信日期:1993-03-21
写信地址:湖南省衡阳市耒阳市(县级市)
受害日期:1940-1943
受害地址:湖南省
写信人:刘月初
受害人:刘月初的父亲、刘志(刘月初的叔叔)及同乡
类别:其它、劳工、轰炸、谋杀、强奸(OT、SL、AB、MU、RA)
细节:我父亲刘鸣皋祖籍湖南省,日本侵华期间,父亲在南京上海航线高运输,我父亲的船被日军掠夺。1940年7月在衡阳市开的商店被日军炸毁,我叔刘治越被炸死。1943年我家乡沦陷,日军无恶不作,父亲被抓做挑夫,夜中父亲逃出来才幸存。日本侵华期间,我是中学生,目睹了日本奸淫妇女,抢夺民财,散发细菌有的全村百姓都因之死亡。

 

血泪控诉日本军国主义者侵华罪行

  我父亲名叫刘鸣皋(又名治鹤),祖籍湖南省、衡南县小江口镇人。原从事驾船为生,自有盐船一艘,能装载物资三百吨,在江淮南京、上海一带航线搞运输,在日寇侵华期间,伪国民党为阻止日寇海军长驱直入,以江阴要寨作为天险,掳一些大的船只沉入江中作为防线,我父所驾之船也被掳其中。我父为了祖国和民族的利益,忍痛割爱,接受了沉船措施。
  为了养家糊口,多方筹措资金,与我外公合伙在衡阳市泥湾河街(现沿江北路)开设杂粮行,以“裕泰恒”命名,我父任经理监管财务。略有积蓄,又在衡阳市小西华门(现人民路)购买了一座公馆,面积有千多平方米,门面发租,后栋自居,在一九四零年七月间,“裕泰恒”杂粮行被日本燃烧弹炸毁,损失稻谷、棉花、黄豆、桐油、红糖等物资及铺内一切均化为灰烬。更有甚者,我满叔刘治越亦被炸死其中,因我叔在该店学徒,其他人都外出躲防空,只留他看守店铺,因无法逃出而被炸死其中,时年十八周岁。又在同年十月间,小西华门公馆亦被炸毁,一片瓦砾,惨不忍睹。全家悲痛欲绝,惨遭横祸,人死财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讨回老家。在衡南县冠市街下买了一栋铺面,作为[栖]身之所。
  一九四三年我的家乡沦陷,日本铁蹄到处横行,烧、杀抢劫,强奸妇女,无恶不作,我家在逃难途中我父被日军抓获,搜去身带的金银[首]饰及珍珠玛瑙等贵重物品。同时为其挑夫,在宿营后,我父乘黑夜之机逃出虎口,东躲西藏,辗转数日,方才回到家中。我祖母因损财丧子,忧愤成疾,于一九四四年冬季含冤去世。我家在日寇侵华时期,所遭受的财产损失按现时人民币估价有贰佰伍拾余万元以上,还有一条宝贵的年轻生命是无法估价的。
  虽时过境迁,但日寇侵华的暴行,这部血泪史,我们是永远不会忘记的。我家和全国千千万万同胞一样,饱受了战争的创伤和苦难,向日本政府提出补偿索赔,这完全是应该的正义要求。也只能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国际威望的提高和祖国的繁荣富强,才能使我们广大的受害者提出索赔的要求。我认为这一行动,是洗刷我们民族的耻辱,和心灵上的创伤,是应该得到的物质上的补偿,这完全是应该的,是正义的要求。我强烈呼吁,全中国受苦受难的同胞行动起来,为了我们祖国的尊严,为了洗刷民族的耻辱,为了我们遭受战争给予我们的沉重的创伤,为争取向日本政府索赔愿望得到实现。
  日寇侵华时期,我已是一名中学生,目睹日本强盗奸淫妇女,强抢民财,烧房屋,毁家具,残杀无辜的老百姓,还散布细菌,是大多数人患疟疾、痢疾,以致全家全村死亡。真是残忍之极,作为亡国的老性,就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后又利用汉奸、卖国贼,组织“维持会”强征暴敛,搜割民财,强迫妇女作“慰安妇”,供其蹂躏,这国耻仇、民族恨,真使人痛心疾首,回首往事,依然历历在目,我要用自身的经历,教育后代,不要忘记前辈们遭受亡国的耻辱和痛苦的磨难,使他们懂得一个真理,没有强大的祖国就没个人的小家,激发他们的爱国热忱,立足本职,奋发图强,为祖国的繁荣昌盛,贡献自己的一切。

湖南省煤炭公司来阳购运站
控诉人
刘月初
一九九三年三月三十一日

s1389-e s1389-p1 s1389-p2 s1389-p3 s1389-p4 s1389-p5

其它(OT), 劳工(SL), 强奸(RA), 谋杀(MU),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