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390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390
写信日期:1993-04-05
写信地址:湖南省湘潭市湘潭县
受害日期:1944
受害地址:湖南省湘潭市湘潭县
写信人:朱先和、朱先明
受害人:朱先和的父母、弟弟
类别:谋杀、劳工(MU、SL)
细节:1944年日军侵略湖南省,我母亲怀抱着吃奶的弟弟,被日军枪杀,怀中弟弟也没有幸免。父亲被日军抓去,数日后父亲才逃了出来,逃跑时候被发现,打中了腿部,致使瘫痪。信中有村委盖章证明。

 

尊敬的童增先生:
  您好!
  首先让我们和全家向您表示最衷心的感谢,最崇高的敬意,并祝愿您健康长寿,全家幸福。
  在日军侵华,久蕴心灵,搞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造成我家不可估量的损失,特别是使我幸存者弟弟朱先明终身残废,好不容易至今才度过五十余春,是多么痛苦呀!现要求去日本国治伤养残,以慰余年。
  尊敬的童增先生:您广集民意,为国振兴富强,为民声张正义,要求日本政府对中国民间受害者的索赔是完全正义的,深受广大人民的热烈欢迎,坚决拥护。现在我们寄来日军残害我家罪行索赔的申述,要麻烦您帮忙,将申述整理一下,转交日本国大使政府,因我们文化水平太低,写得不通,有些事情反映不够深透,错别字多,要请您给多方指正。我们诚恳地欢迎童增先生,记者来我家做客采访。并请尊敬的童增先生,在工作百忙之中回我们一信,不胜感谢为望,内有邮票一张,今特来信拜托拜托,请您恢(“恢”编辑为“费”)心帮忙。
  此致
敬礼
  让我们衷心祝愿您:
身体健康长寿
工作胜利
全家幸福

湖南省湘潭县环山乡晓冲村大屋组
村民朱先和 朱先明敬上
邮政编码(411226)
1993.4.5号

申述
公元一九九三年三月二十五日

公元一九九三年三月二十五日
事由:恳请代民声讨,日本军国主义者对中国人民进行任意攻毒的罪行,盼切要求日本国政府对无故枪杀我母亲和弟弟及残害幸存者的索赔。
  我名朱先和,现住湖南省、湘潭县、环山乡、晓冲村、大屋居民组,男性,现年五十九岁,历代务农为业。
  日军侵华,居凶残忍,所到之处,采取杀人放火,奸淫掳抢,无恶不作,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招至亿万无辜者,血染大地,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一家就是其中之一。现我国政府重申:要求日本国政府对民间受害者给予应有赔偿。有童增先生伸张正义,广集民怨,为民向日索赔。为此我特简综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侵华时,途经我处,对我一家惨害所造成的无可估价的悲惨情景,综述如下,恳请政府有关部门及童增先生给予同情与支持。
  一、亲人怀孕将生,母子无故惨遭日军枪杀。
  公元一九四四年,民国三十三年,夏,日军进犯湖南,直攻衡阳等地,途经我处,当时我家住在湘乡市,横铺乡,高桥村,谭家组,时值农历六月三十日中午,虽夏日当空,但[顷]刻阴云四布,大地一遍淡暗,全村突然爆发出一派“日寇入侵来了,快走,快逃”的白色恐怖恶耗,接着鸡飞狗跳,人群涌涌向山沟、向田野四处逃窜。我父亲引着我身已怀孕九个月的妈妈,抱着刚满两岁的弟弟及我等姐妹一家,随着近邻乡亲二十多人匆忙踉跄地直奔深林山坳,一路上喊爹叫妈人心惶惶。弟弟年幼直吓得啼哭不休,我妈在极度痛苦与恐惧中,无可奈何地一手紧按肚腹,一手死死捂住弟弟的嘴巴,不让弟弟哭出声来。心里默念着:“救苦、救难”总望安度灾殃。可万恶的日军,无获不止,无处不侵,恶梦终于实现,瞬间魔掌出现,身无披遮的五六个日军,手执刀枪,呲牙咧嘴,又吆喝、又吼叫地四面步步逼进,在山坳中紧紧包围着我等乡亲们二十多人,毫无人性地对女乡亲进行人身侮辱,进行轮行奸污。我母无法忍受这群野兽的欺凌,最后只能紧搂着弟弟置怀中吮奶,一边哀求挣扎,一边拼命拒绝,总想求得日军同情。谁料饿狼哪有慈心,日军兽欲未遂,一怒之下,振动机枪“呯”的一声,母亲胸部中弹,撒手丢开吃奶的弟弟,随同腹内九个月的孩子“哎呀”一声仰卧于血泊中。当时尚未立即咽气,妈妈嘴里尚不住地迸发出凄凉的怨恨声和悲惨的呻吟声,一直由山坳痛滚到坳下稻田里,先后近十多分钟左右才含愤瞪目断气。是时,我妈才年方三十五岁。我等一家心如刀绞,肝肠寸裂。目睹着、耳闻者无不掩面惊呼,泪湿衣襟。而万恶的日军却旁若无事,哈哈大笑,抢了一些东西,掳了几个民夫,扬长而去。我等正处于极度悲愤中,又发现乡亲们抱着全身血淋淋的弟弟,半小时前还正在妈怀中吃奶的弟弟,乡亲们在为他惊叹,在为他抚慰,在为他擦血。我等奔前一看,可怜的弟弟也同时被子弹击中腮部下额,将他的舌头、牙齿、面部击开了,鲜血染红了全身,脸色苍白,人事不省。一家人沉浸在号天呼地、哭娘、哭弟、哭命之中,就是铁石心肠之人见了也得动情。“日寇:你们怎么如此狠心”,当时由于天气酷热,数时后,血醒(“醒”编辑不“腥”)气味飘荡山岗,吸引着许多蚂蚁成群而至,像万恶的日军一样舐吸着妈妈与弟弟的鲜血,当时的情景实实目不忍睹。奄奄一息的弟弟还多亏近邻彭福胜之儿媳就地找来一个盘箕,掩盖着弟弟的身子;乡亲们就地找来一些封血镇痛的草药,撕下一些破布进行包扎,才使九死一生的弟弟复活存世。
  二、亲人惨死后,幸存者全家的遭遇
  亲人惨死后,家被日军抢掠一空,多蒙亲友借助舍赐,才草草掩埋了母亲的遗体。父亲被日军掳去,剩下我等姐弟四口,大姐十五岁,小弟仅两春,一家生活何存?尚且不讲。可被日军击成残废半死半活的弟弟——朱先明,由于重伤多处,流血过多,加之天气炎热,伤口感染化脓,性命又危在旦夕,我和姐姐等只得四处求医,讨钱医治,幸苦人天顾,亲友关怀,生命才得幸存。总耐那时家境太窘,医治不透,招致现在幸存弟弟经常头昏、脑胀、四肢麻木,每到春临,伤疤发炎,造成终身残废,无法参加较重的体力劳动,由此影响一家生活困难。乞(“乞”编辑为“迄”)今年虽五十,但不知受过了多少折磨,吃过了多少苦头,好不容易才度过了这将近五十个春秋。如果要用数字来估计得失,简直无法计算。
  当六月三十日悲剧出现时,父亲见母亲活活被日军打死,拼着老命前去救护,也被日军毒打一顿,并用刺刀向他威胁,后又将他掳去随同几个男乡亲把才抢的东西负挑赶走。由于父亲心似如刀绞、悲痛,数日之后,又拼着老命舍死千方百计才逃出虎口,当即被日军击破左腿。父亲把生死置之度外,才幸运伤残返家。一路上跋山涉水,担惊受湿,纵使他后来身患严重关节炎及致全身瘫痪,行动艰难先后苦苦地度过了二十一年。不然我父亲也许还尚存于世。
  我大姐朱先凤,二姐朱兰英,一个年方十三。一个不上十五岁,由于日军残害了我妈,残废了我爹,从此一家生活无依,失抚失爱忧心沉重,即日停学家务。数月后,两姐被迫做了童养媳,现虽尚存,但每忆起此事,总是泪水汪汪。至于我,妈死时年仅十一岁,由于一家衣食无依也被迫停学,(无钱读书入学,断送了我们兄弟姐妹的青春和前途),外出流落街头,沿门求乞,数年来,不管严寒酷暑,白天黑夜总是赤脚奔波求生存,真是度日如年。
  总之,我一家大小,在日本军国主义的残酷迫害下,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全是日军在侵华史上留下的罪证和魔迹。
  三、强烈要求日本政府对受害者给予应有赔偿
  “一家遭难,千家不平,国仇家恨久蕴心灵”。论赔偿吧,实在无法估算,我一家精神、物质上、特别是人身上损失极重,恨不得一口怒吞凶暴者的肉,喝残害者的血,才解心头之恨,但事以(“以”编辑为“已”)至此,无法昨天,在迎接国强民富的盛世之际,正是我们受害者扬眉吐气曙光面临之时,为此,我强烈要求日本政府给予我一家赔偿十万美元以上,并迫切要求对我幸存被残之弟朱先明赴日本国养伤治残,安度残生,以慰吾母在天之灵。

申述人:朱先知 幸存者:朱先明

  据查该事情况确切,要求日本国作重点赔偿。

晓冲村委会
湘潭县环山乡晓冲村民委员会(村委章)
93.4.4

  所述情况属实,请有关部门调查,落实赔偿、

湘潭县环山乡晓冲村民委员会(村委章)
93.4.6

s1390-e s1390-p1 s1390-p2 s1390-p3 s1390-p4 s1390-p5 s1390-p6 s1390-p7

劳工(SL),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