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408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408
写信日期:1993-02-13
写信地址:河南省郑州市
受害日期:1943
受害地址:湖南省开封市通许县
写信人:李维海
受害人:李维海的外祖父、父亲
类别:谋杀、劳工(MU、SL)
细节:1943年我家乡河南省通许县被日军占领,有一次日军进村我外祖父被打死,时隔不久,日军再次进村,我父亲被日军强迫牵马带路,我几岁的姐姐被吓哭了,外祖母哄我姐姐时候,被日军一枪打到腿部。不久我父亲又被日军抓去做苦力,一段时间后父亲才逃出来。

 

童增同志:
  你好!
  首先对你为当年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奔走呼号的崇高精神和你那强烈的民族使命感表示万分地敬佩。
  我是一位当年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的亲属。以前,总是把日本侵华战争给我们家造成的家破人亡的恨和仇深深地埋在心里,也不知该向谁诉说,至多给我的下一代反复讲述,使他们牢记这一深仇大恨并世代传下去。看了1993年2月3日的《文摘周报》第四版《向日本国讨公道》一文后,给我指明了方向,增强了信心,特别是您那强烈的民族使命感,百折不挠的斗争精神极大地鼓舞了我,我决心加入这一伟大斗争当中去。我能为这一中华民族的大事做些什么工作,请多多指教。
  祝你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顺致
敬礼

河南省国防科工办 李维海
1993.2.13

附:《我家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受害简况》二份

  我外祖父家及我家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受害简况
  我叫李维海,现在河南省国防科工办工作。原籍系河南省通许县孙营乡九女塚村。外祖父家住与我同乡的朱氏岗村[距]我家仅有一公里。
  一九四三年夏季,我的家乡被侵华日军占领,有一次日本鬼子进了我外祖父居住的朱氏岗村,村里百姓四处奔逃,不少人村民躲进了村外的芦苇塘中。日本鬼子发现芦苇塘有人,就在岸边向塘里扫射。村里其它人都安全无事,唯有我外祖父被当场打死。剩下我外祖母无依无靠(两位老人只有我妈一个女儿)就随同我家生活。时隔不久,日本鬼子又进了我们村,我父母在慌乱中没找我的大哥就急忙带着外祖母、姐姐和不满周岁的二哥跑到村北边的树丛中躲藏。不幸被两个骑马的日本兵发现,强迫我父亲给他们牵马带路。当时把我只有几岁的姐姐吓哭了,外祖母就不停地哄劝我姐姐不要哭。其中一个日本兵就向我外祖母开了一枪,击中大腿部位。(事后我父母回忆说,可能日本兵以为外祖母在骂他们)打伤了外祖母后,在妈妈姐姐和哥哥他们一片哭叫声中,日本鬼子还是强迫我父亲给他们带路走了。日本鬼子真是惨无人性呀!为给外祖母医治枪伤,把外祖母家的30多亩土地和房产、宅基地都卖光了,又卖了我家部分土地。因当时兵荒马乱,谁也无心购置房产、土地,最后托人说情,买主才勉强买下了。但价格低得可怜,加之当[时]医疗条件落后,外祖母终因枪伤感染,受尽了疼痛的折磨含恨死去。
  俗语说:祸不单行。外祖父母先后被日本鬼子杀害后,我家仍未能摆脱厄运。不久,我父亲又被日本鬼抓到开封做苦力。白天由日本兵持枪押着干重体力劳动,吃的是变质发霉的混合面做的窝窝头,而且定量,只能吃半饱。晚上日本鬼子把众多苦力赶进一所大房子里,一个紧靠一个躺在阴暗潮湿的地上睡,连翻个身都困难。有一次父亲冒着生命危险逃出去了,但回到家里就病倒了。原因是他在日本鬼子强迫做苦力时传染上了伤寒病,为给父亲治病,又卖掉了我家剩下的几亩地。从此,我家没有了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其艰难困苦的生活是可想而知的。上述一连串的打击,给我父母及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打击和肉体折磨以及难以估计的经济损失,特别是对我的母亲——一个普通、善良、忠厚的农村妇女的打击更大,几十年后,每当提及上述这些不幸的遭遇她老人家还痛哭失声。她经常给我们兄妹几个讲:“当时失去亲人的痛苦和生活的艰难,曾使她多次想自杀来解脱。正因为舍不得几个未成年的孩子,才挣扎着活下来了”。多么伟大的母爱呀。为了孩子她老人家承受住了难以承受的痛苦和生活的磨难而顽强的活下来了。在我小的时候,夜间经常被母亲的哭喊声惊醒,原来她老人家又梦见了外祖父母受害时的场景。可见日本侵略者所犯下的罪行给她老人家造成了多么巨大的精神创伤啊!
  最后,我强烈要求日本国向侵华战争受害者及其亲属正式谢罪和进行经济赔偿以对我的外祖父母及已经逝世的父母亲的在天之灵些许慰藉。

河南省国防科工办 李维海
1993年2月13日

s1408-e1 s1408-e2 s1408-p1 s1408-p2 s1408-p3 s1408-p4 s1408-p5 s1408-p6s1408-p7

劳工(SL),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