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495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495
写信日期:1993-10-31
写信地址:四川省重庆市江津区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四川省
写信人:董蕴青
受害人:董蕴青的父母及同乡
类别:其他大屠杀(OT)
细节:已经记不清哪一年,因为我村和饶安公路靠近,公路被破坏后,日军来我村,把一位老人的头砍掉,挂在电线杆上,过了三天,才能去把头拿回来,脸上的肉和眼睛已经没有了,是被乌鸦吃了。另外一次日军把村里的强壮男士拉到村中,让他们脱去衣服并刺死。我父母也是被日军杀害的。

 

童增同胞:
  您好。
  接到您的信后我去年曾去一信,本想今年回老家去一次,把有些问题弄清,我的父母一同被杀的都叫什么名字,还有不是和他们一起死去也弄清楚,可是我今年夏天老病复发,我85年得了糖尿病,一直在吃药打针,现在好一些了,我准备明春回去,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回[忆]起许多往事,我记得记不清[哪]一年,我村和饶安公路靠近,公路被游击队破坏,日本鬼子来了,村中只有一个老头,记不清他的名字,被日本鬼子抓住,把头砍掉,挂在公路的电线杆上,老头的家中把老头做了棺木给他安葬,可是没有头,就用面粉做了一个头,画上眉眼,那时我还年幼,还到别家去看,后来村中的人没有不落泪的,我也想起自己的父母也是被日本杀这样短小,不由自主的泪水,也直流不停,到后来日本人把人头挂了三天,村内派人去说和,才把人头放下,这才把人头放在棺材内,脸上的[肉]和眼睛,都没有了,被乌鸦吃剩下的也就干了,后来这家人每天晚上碗筷叮[当]响说:那老头的鬼回来了,那时农村讲迷信,他家儿媳拉一把扫把,满村乱走,放上一件老人的衣服,叫着爹呀、爹……。
  还有一个是村长也不知什么人,有一天日本鬼子化装成八路军,说:我们回来了,这个人说你们可回来了,高兴的不得了,第二天真的来了,这个不知名的人一看是日本鬼子,回头就跑,日本鬼子拼命追,后来没有办法他就跳井了,日本马上叫村中没有跑掉的人,下井拉上来,拉到村子中间,再把村中的人都叫到村中间坐下,眼看着日本鬼子把这个人衣服脱光,几个日本鬼子用刺刀把这个人刺死,他的妻子儿女都在哭喊着站在旁边,我回去之后要把这些人的名字搞清,儿女名字妻子还在不在,我们那里被日本鬼杀死的数不清,那时我年[龄]还小没有注意这些,只有回去问那些老人,因为时隔50多年了,只要年轻点的都不知道只有等我回去再寻找这些人的家人,才能找到,明年春天我回老家,老家有我伯伯家两个弟弟。圆明园的屈辱、南京大屠杀的[惨]痛、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对中国人民的残杀,有血性的中国人民,会铭刻心中,永不忘记,尤其是中日战争,日本鬼子把侵略战火,燃及我东北、华北、华中华南、华东大片国土,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这场战争时间之长、规模之大、手段之凶残、破坏之[惨]重,不仅远远超过帝国主义发动的历次侵华战争,而且在世界上也是极为罕见的。
  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浴血奋战,经过了8年的[艰]苦战争,推翻了帝国主义的压迫,从此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是中国人民的损失是难以估计的,[惨]死在日本鬼子屠刀下的中国人民,尸骨堆山,血流成河,被日本鬼子抢走的财富,有工业资源、农业产品,有民工,这许多东西是用金钱难以计算的。最后日本鬼投降了我们中国胜利了。我们应该向他们日本军国主义索赔,要他们赔偿损失,是当之无愧的、是正义的、是应该的。我是举手赞成的。再谈吧

10.31
董蕴青

s1495-e s1495-p1 s1495-p2 s1495-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