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515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515
写信日期:1993-02-08
写信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受害日期:1938
受害地址:信中未提
写信人:陈炳松
受害人:陈金玉、陈金宝(陈炳松的姑姑)、陈其凌(陈炳松的祖父)
类别:慰安妇(SS)
细节:日本军队来到我的家乡先是说做苦力,每天回家,后来已有半年不知去向才得知被骗奶奶只好答应两个姑姑去挣点钱糊口,做了一个月苦力就被日本兵运到汉口做了慰安妇,爷爷从做苦力的地方逃出来看到了两个姑姑后被日本兵发现并用刺刀驱赶。从此一别再无音信。信中的仇恨永世难忘日本必须向我们受害者索赔。

 

索赔潮,起民间

  我祖父陈其凌,自幼从北方的安徽逃荒到芜湖做土工,1924年经同乡的大伯大娘介绍与姓张的闺娘佶认成家,前后生下三女二男。1938年日本法西斯在中国被占领土上采用各种手段强迫中国妇女为日本侵略军充当[随]军慰安妇,1939年春夏之际,日本军来到我家抬工,先是说做酱菜苦力,每天回家,那我的奶奶被骗,爷爷被日本拉去当苦已有半年了,不知去向。奶只好答应我的大姑二姑去挣点钱糊口。那时大姑十六岁、二姑十五岁,做苦力不到一个月就被日本法西斯用军船装运到汉口中山路做慰安妇。1939年冬天我祖父从汉口日军飞机场做苦力的地方逃回家,告诉我的祖母,他亲自在汉口中路吉庆里,日军把守很森严的慰安所看见了我的两个姑姑。当时双方是日军严格看管下偶[尔]看到的,说话不可能。泪如雨下、痛哭流涕、伤心倍至。日军发现,用刺刀赶走了祖父,次年再去汉口吉庆里再也没能找到两个姑姑。至此一行成了永别难逢的日子,这是日本法西斯的罪证。据说被换到另一处去了。我的二个姑姑的一[生]是痛苦的一生、短暂的一生,祖父的刺刀伤由于无钱治疗,伤口直到解放才治愈。我家人心中的仇和恨永世难忘,精神内心的创伤永留心中,后来读到报纸“索赔潮,起民间”、和“中华对日索赔范围”十条,一时间我的心潮起伏,家人高呼万岁。童增先生:在这里我们要警告日本国政府,那一伙日本法西斯的残余对你们在对华二战民间损失赔偿的问题上拒不低头认罪又不公开赔礼道歉,不客气的说,有朝一日,我中华大国杀到你们的老家东京就要以牙还牙的!一句话:日本政府当权者,应明智点把你们父辈、兄辈欠下的中华民族的血泪账老老实实的早日归还!

受害人慰安妇
陈金玉 陈金宝

湖北武汉市江岸徐州三村117号3楼

索赔人陈炳松
1993.2.8日

s1515-es1515-p1 s1515-p2

慰安妇(SS)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