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568

信扫描序列号:s1568
写信日期:1992-11-10
写信地址:湖北省黄冈市罗田县
受害日期:1940
受害地址:湖北省黄冈市罗田县
写信人:全光芝
受害人:王皮善(全光芝的父亲)
类别:谋杀(MU)
细节:1940年父亲被沦陷后的驻地日本军队以“游击队”的嫌疑杀害。

 

童增同志:
  最近我看了《读者文摘》92第10期李佩玉写的《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的通讯,感到写的很好,很受启发。说出了受害者心里的话。
  想不到日本侵略中国过了半个世纪,几乎被国人淡忘了的“血与火”的那段历史又一次被提上议事日程。当然这一次的意义是不同的,是在中日邦交正常的背景下要求日本“受害赔偿。”
  这得感谢你们这些“不为名,不为利,一心为了中华名族的尊严。为了在日军侵华战争中受害的平民百姓伸张民族正义。大胆向全国人大代表慷概陈词,经过艰苦工作,得到代表共鸣,并向人大常委会提出议案,得到我国政府的支持,并取得初步成效的有识之士。”
  我是一名受害者的后裔。我认为“任何金钱和物质都弥补不了受害者及其亲人心灵的创伤。”日本向中国的“受害赔偿”是“谢罪”的具体行动。是理由当然的。如果不是我国政府宽容大度,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长期友好,为了减轻日本人民的负担,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我们这些受害者还不会轻易接受日本的赔偿呢!
  我名叫全光芝(原名),今年53岁,是湖北省罗田县饮食服务公司的退休职工。父亲王皮善是武昌县林港乡普通农民。在我出生的第二年<1940年>被沦陷后的驻地日军部队以私通“游击队”的嫌疑杀害于该乡《花山湖》《蛤蟆口》一带。据说死的很惨。同我父亲一起被害的还有7个农民无一生还。他们被捆绑毒打以后,解开绳索,在日军刺刀下逼迫他们“自己扒土”“挖坑”活埋至腰部以上,再用机枪扫射。我母亲为生活所迫第二年“改嫁”。我随继父改姓全。日本侵略者无辜残忍的屠杀我的父亲,害得我家破人亡。我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进行“受害赔偿”。我一定要加入你们主张组织一亿受害者的签名活动。写给你的这一封信就作为我的签名吧!
  同时希望与我保持通讯。
  我应该怎样取得日本的受害赔偿,我还须要做[哪]些事,怎么做请写信给我。

受害者后裔 全光芝
通讯地址 湖北罗田县饮食服务公司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十日

s1568-e s1568-p1 s1568-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