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569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569
写信日期:1992-04-18
写信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受害日期:1937-1945
受害地址:多地
写信人:刘少杰
受害人:多人
类别:谋杀、其它、强奸、慰安妇(MU、OT、RA、SS)
细节:我是1937年9月参加的抗日战争,在我随八路军转战华北,西北做了2年武工队队长,期间看到了日寇在侵华期间抢劫掠夺,强奸妇女,无辜杀害百姓等一系列的罪行。曾经给渡边先生和竹下登首相写过信。支持索赔并向日本国讨回公道。

 

我的通信地址:武汉市洪山区卓刀泉空军休干所12栋 刘少杰 收
电话:703961 转卓刀泉干休所 要我家即可

童增、陈健、杨颐、李成一、唐行五等同志:
  当我看到读者文摘92期李佩玉写的《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一文时很受感动。我作为一个历史的见证人和你们是一脉相通的。你们尤其是童增同志,为中国受害的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这是一件伟大的事业,带了个好头,很好!很好!太好了。
  我今年七十四岁了,是一九三七年九月二日参加抗日的。抗战八年我随八路军转战华北西北打了八年,我做过两任武工队队长兼指导员,我所见所闻日寇烧杀掳掠的事实在太多了,埋藏在我心中几十年的仇恨实在太深了。与日本建交后,在北京见到日本的膏药旗恨不得爬上去将它撕碎。为了大局我压抑着自己的感情。1988年8月18日在日本首相竹下登访华时,通过外交部向他转交了我的一封要求赔偿的信。今年1992年4月18日,当看到渡边外相说“赔偿不能谈判”时,我又给渡边写了一封信,因当时身体欠佳未发,今将两封信的底稿抄给你们参考。
  我建议不要只停留在上述签名等活动上,应成立一个全国统一的民间组织,领导全国上下的索赔活动,在各省市县建立分支,开始进行具体调查立案收集大量的有说服力的材料,进行立案统计,造成一个全国亿万人民要求赔偿的声势。根据国际法及国际惯例要求日本赔偿才能一举成功。这个全国统一的民间组织一定要在国务院备案。当否请参考,祝成功。

刘少杰 手书
1992.10.20

渡边先生并转宫泽首相阁下
  1988年8月18日我曾请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转一个信给竹下登首相,不知收到否。今年中日建交已经二十年了,我提的问题是该解决的时候了,但据最近得知渡先生重申:“日本侵华战争的赔偿不能谈判”理由是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中曾讲到这个问题。渡边先生你错了:请看历史,《1907年第二次海牙和平会议条约与宣言》第五条规定中立人民之权利义务条约规定,中立人要受到保护。《1929年关于战俘待遇的日内瓦合约》是美英法德日意等48国签字。其中第二条规定“俘虏始终应受人道主义待遇,并应保护,不受虐待及民众之侮辱”“一切报复办法禁用于俘虏”。第三条规定“俘虏有享受尊重其人格及荣誉之权,妇女应受合于女性之相当待遇”等等,对俘虏国际上尚有其人道主义的严格规定,这点渡边先生不会不知道吧!但是你们的日本军国主义在八年侵华战争中,不只野蛮的对待俘虏,而且更加野蛮的对待普通的人民,你们把普通人民抓去当劳工,不给饱饭吃,吃的猪狗食,多少人被打死饿死,就计算一下死在你日本的中国劳工有多少,死在东北的矿井、铁路的有多少。中国妇女被你你们军人奸污的有多少,更恶劣的是你们研究细菌武器化学武器拿中国人做试验,死了多少人,在战争中你们实行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在内蒙你们制造了多少无人区,在河北山东山西你们杀死了多少无辜的人民,烧了多少村庄,奸污了多少良家妇女,你们的军队丧尽人性和天良。实行禽兽都做不到的惨绝的政策。这些违反国际法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永远埋藏在亿万华夏子孙的心目中。
  我给竹下登首相信中的例子就不举了。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回到家乡,听乡亲们讲:1942年日军实行铁壁合围的大扫荡时,定县南滩村的全村人民藏到地洞里,日军发现后将洞口堵死,然后不分男女老幼,用烟熏死,人死后这群野兽钻进去把他们的财物抢掳尽净。最近在参考消息上已经发表了十余期《日军慰安妇真相》说明了日军的无耻兽性。日军在中国的土地上奸污了多少青春少女,我的同事王×女士在无极县工作,日军打来了,大家避难,在避难的路上她跑的慢了,被日军抓住,就在道沟里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几十个日寇群奸后,已失去知觉,肢体不能动弹了。日军走后将她抬起来抢救。她的肚子鼓的绷绷的,女同事们给他挤压小腹,从阴道里流出有几碗日本走兽的精液。我在1987年回石家庄时听说此人还活着。这些触目惊心的事件还多着呢。1942年冬季,日寇对我晋西北大扫荡时对临县东的一个村庄实行突然包围,将全村不论男女老幼都集中到广场里,用刺刀逼着男的老年人站在东头,壮年人站中间,年轻的站西头。命女的老年人站在西头,壮年人站中间,年轻的站东头。然后命令全部剥去衣服,命男女相抱,不抱的就给一刺刀,造成爷爷给孙女相抱,父亲给女儿相抱等丑恶行动,禽兽们则哈哈大笑,然后又去轮奸了其中的少女。这些例子举不胜举。
  渡边先生你最近说赔偿问题不能谈判,看起来你还是想袒护军国主义的罪恶行径,你的理由是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中讲了战争赔偿不叫你们赔了。那战争之外日本军人不误国际法肆无忌惮的犯下的滔天大罪我国人民是一定要清算的。当时毛主席周总理代表中国政府考虑到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不只给中国人民造成了难以容忍的灾难,同时给日本人民造成困难,为了给日本人民一个喘息生机的环境,才在《中日联合声明》中写进了不要求你们的战争赔偿。奔着这种设想,我国受害之人民也忍耐了二十多年,等待你们的觉悟,为了中日永远友好下去,希望你们主动处理埋在中国亿万人民心中的深仇大恨,没有想到渡边先生也是个迷离惝恍之辈鼠目寸光之徒。我劝你把眼光放远些,严肃处理好日军侵华战争中在民间遗留的问题。这和战争不让你们赔偿是两回事,民间的仇恨是应当清算的,不清算不足以平民愤,中日友好不会代替埋藏着民间的仇恨。希渡边先生三思。

刘少杰
1992年4月18日

  (这封信因身体不好没有写完)

竹下登首相阁下:
  欢迎你来中国访问。为促进中日友谊,做出比前几任首相更大的贡献。
  我作为一个参加抗击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浴血奋战整整八年的老战士,借此机会和你谈谈心。在中日建交时毛泽东主席代表中国人民考虑到战后的日本人民也是深受军国主义之害的,处在贫困之际,为争取世界和东方的和平,当时没有要求你们赔偿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严重损失。日本军国主义在八年侵华战争中实行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企图征服我们的民族,杀害中国人民达一千多万人,只南京大屠杀一次就杀死我同胞三十多万人。在冀中平原,1942年进行大扫荡以三光政策为主导,实行“铁壁合围”,造成了多少无人区,烧毁了多少村庄。真是村村烟雾漫,家家穿丧衣,尸首横遍野,嚎啕动天地。
  我的家是河北省无极县彭村。我的堂弟刘殿基(小名刘理友)在村南高粱地锄草,日军打来了,作为农民他害怕了,赶快逃走,日军军队发现,带上狼狗追上去被抓住,村中人都跑光了,日军放火烧了我们的村子,将刘殿基拉到南木楼村,绑在树上,打的死去活来,然后用机枪打死,死后将头割下来挂在树上,将身体开了膛倒挂在树上惨不忍睹,并宣布谁取下来谁就是私通八路,直到蝇蛆吃烂,弟媳赵瑞香哭的死去活来。他犯的什么罪,遭此惨死。1940年陕西省临县火燎沟村,曾住过我区政府,日军夜间奔袭突然将村子包围,但我区政府早已不在,日军放火烧了这个村庄,强奸村中妇女,杀死反抗的群众,拉走了年轻的妇女,在据点里任其轮奸。当我带武装工作队赶到时,全村已成一片废墟。类似这样的事,在中国日军占领区比比皆是,举不胜举。
  现在日本国内还有一批人,不承认对中国的侵略,累累闹事,破坏中日友好,甚至制造两个中国,光华寮事件就是一例。中国人民是不会答应的,在中国人民群众中埋藏的仇恨,子孙万代也是难以忘怀的。
  现在在国际上飞机失事、轮船遇难、火车事故经常发生,对死伤者的家属都要赔偿,赔偿以弥补其损失,安慰其灵魂,你们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灭绝人性的烧杀抢,造成中国一千多万人的无辜惨死。要想消除中国人民内心的仇恨,回击日本国内的一小撮企图复辟军国主义的狂人,你们应当给死难者以赔偿,别的办法是无法弥补的。首相阁下,将心比心,上海火车事故我们是满足了贵国死难者家属的要求的。如果你首相说不用赔偿,死难者家属是不会答应的,赔偿是你们责无旁贷的,你也可以讲日本不必赔偿,由你中国政府赔偿,但是一千多万人的惨死,毛泽东当时的政府是拿不出这笔钱的,请首相阁下思之。
  祝首相访问成功

刘少杰
1988年8月18日
航空信寄外交部

给中国外交部的信
外交部办公厅:
  我给竹下登首相写了一封信,是埋在我心中多年的话,因我脱离实际工作已经多年,对国际形势尤其对外交上的事了解很少,请你们阅后,对国家对外交政策有利就交,不利就不交,一切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出发,当否请指示。
  敬礼

刘少杰
1988年8月18日

s1569-e s1569-p001 s1569-p002 s1569-p003 s1569-p004 s1569-p005 s1569-p006 s1569-p007 s1569-p008 s1569-p009 s1569-p010 s1569-p011

其它(OT), 强奸(RA), 慰安妇(SS),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