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580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580
写信日期:1993-03-18
写信地址:湖南省衡阳市
受害日期:1944
受害地址:湖南省衡阳市
写信人:李矿达
受害人:李矿达一家和李矿达的祖父
类别:其它(OT)
细节:1944年日军侵略中国,我家也是受害之一,日本军沿路搜索搞得鸡犬不宁。祖父被日本兵开枪射中导致瘫痪在床几十年。

 

亲爱的周辉玉记者同志:
您好!
我在湖南妇女报上看到了您访问了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行动发起人童增先生的报导,当时我的心里很高心,并流出了激动的眼泪,童先生的行动代表和反应了全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友好人民的共同心愿,中国人民闷在肚里几十年的苦水从此可以倾吐了,在过去的年代里,中国人民受尽了日本侵略者的残酷迫害,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杀人放火,强奸掳抢,真是无恶不作,数以万计的中国人民惨死在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之下,因此,中国人民对日本侵略者要求民间赔偿是合情合理的,是天经地义的。
周先生,我家就是千千万万个深受日本侵略其害中的一个,事情是这样的。一九四四年日本侵略者对我衡阳发动了疯狂的进攻,我英勇的中国人民奋起了顽强的保卫战斗,经过了44天最后因寡不敌众,全军覆没,仅这一战役就打死了我中国军民40多万人真是忍无可忍,恶毒至极。我们这里离衡阳只有30多里,由于那时候还没有公路,只有一条从衡阳——江西直达井冈山的青石板路,人民把它称作江西大路,在这条大路上日军经往返出没,沿路搜[刮],搞得人民鸡犬不宁,我们这个村就[坐]落在江西大路边,日本侵略者一来我们这个村,首当其冲,吓得人民白天不敢回家都躲在山里,晚上也睡在山里。一天深夜,我妈带着两个哥哥和其他带着小孩的妇女一道,寒冬腊月,打白霜的天气,就用一层破席子垫着睡在草地上,当时我的两个哥哥大的只有4岁,小的只有2岁,大男人们都怕小孩的哭声引来日军,所以都没和她们睡在一起,到了三[更]时分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叭”,叭叭叭从江西大路上滚滚而来,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不得了啦,日本人来啦,顿时大家就[像]炸了窝的蚂蚁,四处逃命,转眼工夫都走光了,只有我妈带着两个孩子走不动,我大哥当时吓得放声大哭,我母亲背着我二哥,拖着我大哥艰难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高着低着的乱走,突然脚下一滑三娘仔一下摔倒圹里,好在冬天圹水不深,不然当时丧命,我母亲艰难地挣扎着爬起来,一看两个哥哥都还没丧命,只是不省人事,我妈全身[像]筛糠一样咬紧牙关,流着伤心的眼泪。由于受了寒冷的刺激,加上经常睡在外面,早上起来头上结了一层冰,到后来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及[坐]骨神经痛,还经常抽筋,行动不便,形成了半[瘫痪]的状态。我大哥由经常受了过度的惊吓,大脑损坏,后来变成了痴痴呆呆。
后来,[有]一天,我祖父吃了饭,准备下地,一出门,正碰上一股出来搜[刮]的日军,还没等我祖父反应过来,日本兵迅速掏出手枪,情急之下我祖父朝着[稻]田猛跑,“砰”地一声,我祖父应声倒下当时日军以为我祖父已死,就没有查看现场,许久等日军走远了,我父亲和众乡亲赶到了现场,我祖父已昏迷不醒,血流满地,众人查看伤势,才发现打中了大腿根部,胯骨已打断,那时因为日军的侵扰,连饭都吃不上,哪还有钱[帮]我祖父治疗,整天[躺]在床上,伤口慢慢地溢烂,流着血和脓,又没人照顾,痛的我祖父整天流着泪,全家人愁不已,痛心疾首,到后来伤口日益恶化,最后瘫痪了,在床上磨了几十年,及到了七十年代去世了,由于我们家受日本侵略者的迫害,苦不堪言,我们兄弟姐妹有的没有上学,我也只是上了几年小学,很不适应现在的改革开放的发展形势。由此我声明,要求日本政府给我家赔偿15万美元的人生损失。
周先生,多多拜托您,给我转告童先生,我表示万分感谢。紧握您的手,再见

93年3月18号
李矿达

s1580-e s1580-p1 s1580-p2 s1580-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