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8

s1592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592
写信日期:1993-04-20
写信地址:宁夏银川市
受害日期:1937-07
受害地址:山西晋城市沁水县
写信人:岳怀奇
受害人:多人
类别:其他大屠杀、谋杀、强奸、其它(OM、MU、RA、OT)
细节:万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侵华战争,进行了一系列的屠杀,谋杀,强奸等残忍行为。

 

童增同志:
  你好!
  我叫岳怀奇,今年五十五岁。为山西省沁水县秦家庄人,现在宁夏书设厅工作,因故提前退休。
  拜读了文摘周报九三年二月三日杨力文撰写的“向日本国讨还公道”的文章,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我有血海深仇,我是个孤儿。三七年七月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震惊中外的侵华战争。在我中华大地肆意野蛮实施三光政策。我的家乡是侵华战争的重灾区,深受其害。亲人被日寇屠杀,家园被烧毁,财物被抢窃。仅四二年十月廿二日这一天,在我村就有两百多口无[辜]群众被日寇屠杀。我家有十三位亲人惨死在日寇的屠刀下,卅多间房屋被烧,抢牛骡驴马十余头,羊只二百余口,真是残忍至极,深恶痛绝,义愤填膺。
  为了报仇雪恨,讨还血债,讨还公道,要求日本赔偿一切损失,特写信给你,恳请将我写的请愿书递交日本国驻华大使馆,并通过有关通道为中国人民,为死难的同胞伸张正义并报仇雪恨,当请提出。
  这里我仅代表我和幸存的家人及死难者谨向你和陈健、杨愿、李成一、唐引五、杨力文等同志表示感谢,并向你们深深叩首、叩首、再叩首,表达我们的深情厚意。我和全中国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深切关注,我准备在适当的时机,适当的区域也为你们立碑纪念。妥否还要征得你们的同意后进行。
  最后再一次感谢你们为中国人民和死难者向日本讨还公道表示深深敬礼。
  致

宁夏退休干部
岳怀奇

大使先生:
  你好!
  我怀着极其无比愤怒和沉痛的心情,给你写这封信。其原因和理由尽在不言中。
  举世闻名的一九三七年七月,万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侵华战争,对我中华大地实行了最残忍、最野蛮的大屠杀、大扫荡。杀我人民,烧毁房屋,抢窃财物,使中国人民沦为亡国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中华民族处在危难之中,特别是一九四零年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爆发日军失利后,日军三十六师团、四十一师团及伪军二万七千余人,分兵十路对我抗日根据地山西省沁源县实行烧光、抢光、杀光,毁灭人性、惨绝人寰的三光政策。
  战犯桥正少佐在传达军国主义份子多田的命令时,叫嚣说:「凡是敌人区域内的人,不管男女老幼,应全部杀光,所有的房屋一律烧毁,所有的粮食全部抢走,运不走的烧毁,锅碗打碎,水井投放毒药,一律填死”听听这些法西斯坏家伙,多么可恨、可悲,绝属强盗野兽行为。
  在这[暴]行下,十月廿一日,对我县进行了全面的大规模的大屠杀、大扫荡。仅廿二日这一天,郭道、秦家庄等四个村镇就有四百七十多口无[辜]的群众惨死在日寇的屠刀下,一百四十多名妇女被野兽日军奸污后屠杀,我村秦家民一天被烧杀二百多人,我的亲人有十多人杀害。在这[暴]行中,死难者含恨或不瞑目,幸存者灾难深重,悲痛欲绝。我有血海深仇,与日寇不共戴天,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滔天罪行必须彻底清算。
  今天虽然时过半个世纪,但仇恨的怒火义愤填膺,[罄竹]难书。死难者的幽灵激励着生者为他们报仇雪恨,然而战败国日本帝国主义和战争犯又逃之夭夭,养尊处优,无任何表示。
  相反日本国对美国原子弹轰炸广岛却耿耿于怀,提抗议,写照会,为死难者树碑立传,要求美国赔偿损失,对苏联占领的北方四岛念念不忘,常常挂在嘴上。于理于情顺理成章。那么屠杀我人民,烧我房屋工矿,抢窃财物为什么不作相应的反响呢!!!这难道不是强盗[逻]辑吗!!??[朗朗]青空,公理何在??二次大战后,德国曾向苏联赔偿  亿元,海湾战争,伊拉克向科威特赔偿  美之。
  为了告慰死难者的亡灵,惩治战犯,特提出要求如下:
  一、血债要用血来还,借以安慰死难者的幽灵,瞑目而息。强烈要求将战犯冈村宁冶、多田、伊藤、桥正少佐等战犯遣送我国。将这些罪大恶报的魔王[押]上历史的审判台,交我县人民处置。
  二、必须赔偿战争造成的一切损失。屠杀父老亲人十三人,即三个爷、二个奶奶、父亲、三叔、三婶、四叔、二审、三婶及二个弟弟,计赔偿壹佰陆拾伍万元。烧毁房屋卅余间计陆万元。抢窃牛驴骡马十头赔偿貮十陆万元,羊只二百余只赔偿叁拾贰万元。总计赔偿贰佰叁拾万元人民币。其它财物未计算在内。
  三、要求日本国尽快派调查团赴我的家乡山西省沁源县秦家庄调查,方便做出赔偿决定,尽快兑现。
  四、为死难者树碑立传。
  五、为死难者默哀。

死难者的后代宁夏退休干部
岳怀奇
93.4/20

二被割裂成为路东太行、路西太岳两个战略区。以薄一波为政委、牛佩琮为政治主任的决死一纵队和以安子文为书记的中共太岳地委先后由沁县转移到了太岳的腹心沁源,以太岳山为依托,开始创建太岳抗日根据地。
  沁源雄踞太岳之巅,东眺太行,西望吕梁,俯视晋中、晋南和上党盆地,扼守白晋、同蒲和临(汾)屯(留)公路,进可攻,退可守;是连接太行和晋绥根据地的桥梁,是华中、华东和华北各抗日根据地通往革命圣地延安的一条重要交通线,因此具有特殊重要的战略意义,尤其是这里建党早,群众基础好,森林茂密,地域辽阔……所有这一切,都为开展山地游击战争,创建革命根据地,坚持长期抗战具备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因而,薄一波、安子文等同志率领决死一纵队和中共太岳地委转移到沁源后,沁源很快就成了太岳抗日根据地成长壮大的摇篮。
  山西全面抗战的蓬勃发展和人民进步力量的迅猛壮大,吓坏了土皇帝阎锡山。一九三九年底,阎锡山背信弃义,破坏统一战线,在陕西秋林发动了反击的“十二月事变”,向坚持团结、坚持进步,坚持抗战的山西新军和牺盟会发动了所谓“讨伐”进攻。决死一纵队由于保持了高度警惕,在沁源及时召开了两次干部会议,在紧要关头,有利、有节地采取了果断的斗争策略,因而彻底粉碎了顽固势力的进攻,有效地保存了自己。“十二月事变”爆发后,为了痛击蒋阎军对太岳区的进犯,一九四○年一月,朱、彭总副司令命令陈赓率领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主力和总部特务团,由太行挺进太岳区,陈兵临屯公路北侧的霍登、董家村、柏木一带,统一指挥太岳区的八路军和决死队,从而制止了南北进犯的蒋阎军队,保卫了太岳抗日根据地。在反顽斗争中,战斗在汾南稷王山地区的山西新军二一二旅、二一三旅、八路军晋南游击队以及乡(宁)吉(县)地区各县的部分党政干部,在孙定国、程国梁、王成林、朱佩瑄等同志的率领下,行军战斗七昼夜,冲破蒋、阎、日军的围追堵截,由晋西南先后转移到沁源。不久,裴丽生、杨振亚等同志也率领六专署河东办事处部分抗日干部及所属各县的党政干部转移到沁源。一九四○年九月,由龚子荣、解学恭等同志率领的晋西南工委及所属洪赵支队一千余人,也几经转战,粉碎阎锡山晋绥军和日军的重重包围,由晋西南进入沁源北部的绵上、石台、杭村地区。这时仅有八万人口的沁源,共驻扎了十三个县的党政抗日干部和二万余人的主力部队。全县几乎村村有干部,家家有八路。沁源人民虽然负担很重,但为了支撑抗战,不惜牺牲一切。这时的军民关系、党群关系简单地用鱼水关系和血肉关系是难以形容的。凡是在沁源驻扎的干部和军队都把沁源当做自己的“家”,他们每次从外线作战归来,见到沁源父老,就像久别的孩儿见到母亲一样。
  为了适应斗争的需要,一九四○年一月、六月;中共太岳区党委和太岳军区先后在阎寨村成立。安子文任区党委书记,陈赓任军区司令员,薄一波任军区政委。一九四一年九月,在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成立的同时,太岳行署在赵寨村成立,由牛佩琮任主任,裴丽生任副主任。至此,太岳根据地的建设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沁源已成为太岳区政治、军事和经济、文化的中心,阎寨村便成为领导和指挥全区军民英勇抗战的司令部。
  一九四○年八月,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爆发。战前太岳军区作了充分的动员准备。大战命令一下达,太岳军区即出动了五个主力团,在同蒲、正太铁路和榆社一带与气势汹汹的日本侵略军展开激战。沁源也出动一万余名民工支前参战。民工们除参加破路、抬担架、运送武器弹药和携带自己的给养外,每个人还负担六十斤粮秣的运输任务,保证部队打到那里,粮秣供到那里。在人民群众的密切配合下,主力部队打得英勇顽强,先后作战一百八十九次,战绩卓著,缴获甚多,给不可一世的日军以沉重打击。十月下旬,“百团大战”一结束,日军便对太行、太岳开始了报复大“扫荡”,太岳军区参战部队尚未返回沁源,暴怒的日军即纠集四十一师团、三十六师团和独立混成第九旅团各一部七千余人,连同伪军民夫共约二万人从同蒲、白晋沿线的九个据点出发,在飞机掩护下,分十路对沁源实行烧光、杀光、抢光毁灭性的“三光政策”报复大“扫荡”。
  据敌三十六师团二二二联队第一大队长桥本正少佐在襄垣夏店据点出发“扫荡”时传达多田中将的作战命令说:“这次作战的目的与过去完全相异,乃是在于求得完全歼灭八路军与八路军根据地的人民。因此,凡是敌人区域内的人,不问男女老幼,应全部杀死,所有房屋应一律烧毁,所有粮秣其不能运走的,也应一律烧毁,锅碗应一律打碎,井要一律填死或投下毒药……”日军为了实现这一计划,对所有参加“扫荡”的部队,在每两个大队中,新编了两个放火中队和一个放毒小队,还给每个士兵发了三盒火药。
  十一月七日,日军“扫荡”的前锋部队,已进入沁源边境。根据敌人每次“扫荡”先合击然后分散清剿的规律,为避敌锐气,攻其不备,太岳区党政军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分别组成沁东、沁西两个支队,转移到外线,伺机打击清剿之敌。
  廿一日,敌人合击我领导机关和部队扑空后,即对沁源人民开始了灭绝人性的大烧、大杀、大抢。顷刻间,一个个美丽的田园村庄变成了火海、屠场。日军所到之处,狼烟四起,哭声恸地。大街、小巷、水井、茅坑、田野,路边……被敌人残杀了的群众尸体随处可见。牛、驴、骡、马、猪、羊等牲畜大部被抢走,赶不走的,剁食四肢后,弃之荒野,召来一群群的乌鸦争啄。空气中弥散着催人呕吐的血腥、腐尸和烟火焦糊混合的臭味。日军放火烧毁房屋、粮食、柴草的烟雾,浮荡在各条川道和山沟的上空,旬日不散。未燃尽的柴草烟灰和鸡毛到处随风飘舞。每到夜晚,除了日军宿营地的火堆旁不时爆发出敌人烤鸡鸭和屠杀老百姓的狰狞笑声外,一点声音也没有,四野阴森森的,静得使人可怕。转移在深山密林中的群众也不知道过了几个白天黑夜,只觉得劫难临头,日月无光,一个美好的天地变成了人间地狱。
  敌人的这次报复“扫荡”,使沁源人民祖祖辈辈用血汗和智慧建设起来的美好家园被毁灭了。沁源城里满目疮痍,一片惨景。文昌楼、真武楼、魁星楼、琴泉楼、太清观、观音阁、圣寿寺、文庙等历史名胜古迹和两万余间民房全部付之一炬,只留下敌人占用了的一座县衙大堂。无数群众被杀害,仅姚家大院一次就烧死一百三十七人。有人还在城南亲眼看见光死者的头颅竟有麻池。“扫荡”韩洪镇的敌军,从苗家壑捕回群众一百二十九人,集中在龙王庙里,除逃脱了一人外,其余全部被葬身火窟。距之十里远的程壁村,仅百余户人家,就被残杀一百四十余人,有十二户被杀绝。蔚村卫逢春一家老小三十九口,竟没有一人幸免。十月二十二日这一天,仅绵上、优贵、秦家庄、郭道四个村镇,就有四百七十名干部群众被杀害,一百四十余名妇女被奸污,其中有六十八岁的老妇和十一岁的幼女。“扫荡”阎寨的敌人,从村子北面五龙沟的两个窑洞里搜出一百多名群众,男的排成队全部用机枪射死;妇女被轮奸后,有的剁掉大腿,有的剜掉乳房,有的从下身插入刺刀、棍棒……,以种种残无人

s1592-e s1592-p1 s1592-p2 s1592-p3 s1592-p4 s1592-p6 s1592-p7 s1592-p8 s1592-p9 s1592-p10 s1592-p11 s1592-p12 s1592-p13 s1592-p15 s1592-p16 s1592-p17 s1592-p18 s1592-p19

其他大屠杀(OM), 其它(OT), 强奸(RA),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