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59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598
写信日期:1992-06-09
写信地址:福建省福州市
受害日期:1938-1939
受害地址:福建省福州市
写信人:王鹤麒
受害人:郝姚氏(王鹤麒的外婆),王鹤鸣(王鹤麒的弟弟)
类别:其它、谋杀(OT、MU)
细节:日本军轰炸福州使家里茶叶铺遭受巨大损失,外婆被日本兵毒打之后死去,弟弟饿死。

 

童增同志:
  您好!您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递交了要求民间对日索赔的意见书,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深表致谢!
  今寄上我写的一份材料,应能得到您的帮助。盼来信指教,同志!
  祝您
万事如意

王鹤麒
92.6.9

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我家在日本入侵时的受害债

  我是福建省福州市人,现年六十二岁,是福州市人防公司的退休干部。
  前不久,从报纸上看到日本《读卖新闻》谈中国对日民间索赔问题。使我想起先父王良均在世时,曾多次向子孙们谈到我家惨遭日本侵略者的祸害之苦。
  先父王良均,福州市人,一九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出生,福州商业学校毕业后,自一九三五年开始用祖上的资金,在福州上杭路开设福州聚和春茶行,加工生产特级苜莉花茶,对内专做北京、天津、山东、河南、上海等地的大批量生意、对外专做香港、新加坡的小批量生意。
  福州聚和春茶行,从一九三六年开始,每天都有二百多个女工拣茶(有时拣花),并有李有德(钿并人)等八名制茶技师技工加工培制名茶。福州聚和春茶行生产的名茶,在北京、天津几个大茶庄中是享有好名声的。先父当时在福州茶行同行中也是很有名望的。自从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中国开始,先父和千千万万的中国同胞一样,均先后惨遭祸害。在一九三八年端午节以后,福州聚和春茶行先后三批从船上运往北京、天津、青岛的三千箱特级苜莉花茶(每箱净重50斤),船在途中均遭到日本飞机轰炸而沉没。在一九三九年[中]秋节前福州聚和春茶行,又向天津、济南两地发运两千箱特级苜莉花茶(每箱净重50斤),大船刚出闽江口不远就遭到日机轰炸而沉没。
  先父在一九三八年和一九三九年先后两年时间,有5000箱的特级苜莉花茶遭到日本飞机的轰炸,经济损失惨重。每斤特级苜莉花茶以现在最低价格12元人民币计算,5000箱(每箱净重50斤)要折合人民币叁百万元。由于经济损失惨重,福州聚和春茶行在一九三九年年底宣告破产倒闭。
  在一九四一年,日本侵略者第一次侵占福州市时,我外婆(郝姚氏,当时已七十岁)到郊外挖野菜被日本兵毒打,回家后伤痛发作,不久便死了。我的弟弟(鹤鸣)年仅三岁,活活饿死。
  为求生存,我妹妹王剑琦在生活所迫下,也卖给地主林衡山家当丫头(到解放后的一九五一年才回家团聚)。
  先父自一九七四年高血压中风偏瘫倒床,于一九八一年的春节气日的当晚九点病亡。先父在世时曾经常向子孙们说:“要记住日本侵略者欠我家的一笔大债,一定要找机会要他们还清欠债!”
  现在,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人员童增同志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递交了要求民间对日索赔的意见书。说出来我们的心里话。
  福州市是福建省的省会,曾先后两次被日本侵略者侵占去。福建省的江海城镇也有很多被日本侵略者侵占,惨遭祸害的不计其数。一定要叫日本政府还债!

王鹤麒写于92.6.9晚
受害人的子孙们:
王良均的儿子 王鹤麒
儿媳 汪水英
孙女 王群
孙女婿 郑学金
长孙 王杰
长孙媳 关宝珠
次孙 王飞
次孙媳 陈捷

退休在家住址:福建省福州市凯凝铺21号

王良均家破人亡的见证人

1.老邻居高瑞悭(80高龄)、高景松(60岁)父子;
2.老邻居林仁嫩(80高龄)和林梅惠(80高龄)及张大经、张淑英父女;
3.我的大表姐(我姑母的女儿)陈依妹;
4.王良均开茶行时的同行好友——陈依松、胡文惠(解放后到古田茶厂任技师,十年前退休回福州仙塔路居住);
5.老邻居蔡妹俤(品珍照相馆老板)。

上述人均可作证

s1598-es1598-p1s1598-p2s1598-p3s1598-p4s1598-p5s1598-p6s1598-p7

其它(OT), 谋杀(MU),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