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599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599
写信日期:1992-06-09
写信地址:山西省侯马市
受害日期:1940
受害地址: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
写信人:家喜生
受害人:家喜生的父亲
类别:劳工、谋杀(SL、MU)
细节:父亲被日本兵抓去做苦力结果被刺死。备注:信封丢失

 

童增老师:
  我于5月30日再山西日报看到《民间索赔潮》国人要求向日本国受害赔偿的报导,文章中提到了日军,我很敬佩你和陈俭等同志的行动。
  我在山西省侯马市国营平阳机械厂组织部工作,五十年前,我的父亲和数百万中华儿女一样死在日军的刺刀下,近半个世纪以来,这件事总在我的脑海中难以忘却。今日给你写信望能收到您的支持和帮助。
  童老师,由于不知道你的详细通信地址,这封信不知能否收到,但不管如何,我想在这里简单叙述一下我父亲残遭杀害的经过。
  1940年后,我的原籍山西省,新峰县被日军占领,日军为了巩固地盘达到掠夺之目的。大肆建筑工厂。1943年,我父亲和村里的其他平民强行被日军抓去做苦力,常天修炮楼,挖战壕,有一次,日本军队用汽车拉回石粉,让我父亲和其它被抓来的老百姓去卸车,每人必须扛两袋石粉。我的父亲扛着两袋石粉在行走过程中,由于不小心掉下来一袋,看护的日本兵看见后,用日语声嘶力竭喊叫着,端着枪冲过来朝我父亲的腹部狠狠捅了一刺刀,当时肠肝从腹腔内流出,很快气绝身亡,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父亲死后,母亲失去依托,我当时才一岁多,我们母子在亲友的帮助下艰难度日,这一切都是日本侵华战争所造成,是日军残杀无[辜]平民,给我的家庭带来的不幸。近50年来,我和我的母亲不知道流过多少眼泪。这是一笔血债呀!
  1958年,村政府照顾我参加了工作,现住该厂组织部部门,我母亲今年73岁,尚健在。我和母亲强烈要求日本国赔偿,参加你发起的签名活动,如何征集签名手续请来信告知。请在百忙中来信。
  此致
敬礼

山西侯马市平阳机械厂组织部
家喜生
92.6.9

s1599-p1 s1599-p2

劳工(SL),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