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620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620
写信日期:1995-10-22
写信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
受害日期:1937-09-20
受害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
写信人:苏克武、苏克文
受害人:苏克武、苏克文的爷爷
类别:谋杀、其它(MU、OT)
细节:1937年日本国军队三百多人从我村的东边过来,当时我们的爷爷正在村莲花河旁边割猪草,没有任何防备就被日本国的军队的军人开枪打死,肠子都流出来了当场死亡。爷爷被日军杀死后家里的豆腐制作坊被迫停产致使我们一家的生活贫困不堪,对此我要求日本国赔偿我家一切损失。另附上证明材料证明这一切的属实性。

 

民间受害者向日本国索赔起诉书

(原告)苏克武,男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现年七十岁,汉族。
苏克文,男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现年六十八岁,汉族。二者系兄弟关系。现住河北省徐水县王家庄乡它里村,邮编072558。苏克武、苏克文代表直系亲属六人。
苏克武、苏克文如不能实行原告行为时,由苏俊海、苏俊林(与原告是父子关系)负责全权代理人。
(被告)日本国政府
(起诉案由)日本国在第二次世战中,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日本国军队侵略中国并[占]领我县时,原告全家居住在没有设防的农村。原告的爷爷,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日本国军队无辜枪杀身亡,造成我们一家严重的经济损失,要求被告赔偿叁万伍仟美元。
(事实和理由)原告苏克武、苏克文一家八口人,有爷爷苏洛儒、奶奶苏徐氏、父亲苏洛宅、两个姑姑和原告兄弟二人,还有母亲苏刘氏。
  在一九三七年居住在河北省徐水县王家庄乡它里村(见附件第一号平面图)
  公元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早晨七点钟,日本国军队三百多人,由我村的东边开来,当时我们的爷爷正在村里的莲花河傍割猪草,并没有任何防备,就被日本国的军队(一个骑马的军人)在离他七十米左右的地方,一枪打中了腹部,肠子都流了出来,当场身亡。当时我们的爷爷五十二岁,是我们全家生活的主要经济技术人。
  原告的爷爷一死,我们家的豆[腐]制作坊被迫停产,使原告一家蒙受了莫大的经济损失,[致]使我们一家生活贫困不[堪]。对此,原告要求赔偿叁万伍仟美元。
  根据以上原告一家是中国农民,居住在没有任何防备的农村,而遭受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国军队随意枪杀,造成平民百姓原告一家主人无辜惨死,经济损失惨重,实属违反国际公法和战争法规,被告应对原告一家承担受害责任和赔偿。
  我们[作]为民间受害者,要求日本国政府进行民间赔偿是理所当然的。而且发动侵略战争的战败国向被侵略国家的受害者进行赔偿也是国际间的惯例。为此,日本国政府不能推卸和赖掉侵略战争对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失,所应承担的赔偿责任。
  附件:第一号:被害者所在地平面示意图
     第二号:证明人闫省明证明书
     第三号:苏志浩证明书
  此致
日本国驻中国大使馆,国广道彦大使阁下转交日本国政府。

中国民间受害人:苏克武(人名章)
苏克文(手印)
公元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二日

第二号证明人

证明书

  我叫闫省明(手印),男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现年七十岁,汉族,现住河北省徐水县王家伦乡它里村。
  在我十二岁的时候,苏克武、苏克文的爷爷,被日本国军队枪杀身亡。我清楚的记得是民国二十六年阴历八月二十三日。也就是公元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二日。当时我在我村的莲花河北边居住,九月二十二日早上七点钟,我刚走出我家的大门口,就看见苏洛儒(克武、克文的爷爷)在莲花河的西边割草,我手里拿着铁镐准备去农田送给我的父亲。刚往西走了不远,就从东边传来一声枪响,我忙回头一看,苏洛儒“啊”的一声惨叫就倒了下去。日本国军队大约有三百多人从大街的东边往南开过去。等他们走后,我赶紧跑到苏洛儒身旁一看,他已气绝身亡。随后赶来的还有苏志浩,这就是当年发生的如[实]情况。
  特此证明

证明人 闫省明(手印)
1995年10月23日

第三号证明人

证明书

  我叫苏志浩(手印),男,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现年七十七岁,现住河北省徐水县王家庄乡它里村。在三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早上七点,我从村南往家走。走到莲花河的南头,看见日本军队打死了苏克武、苏克文的爷爷苏洛儒。
  特此证明

证明人 苏志浩(手印)
95年10月23日

附件第一号:被害者所在地平面示意图

1620

s1620-e s1620-p1 s1620-p2 s1620-p3 s1620-p4 s1620-p5 s1620-p6 s1620-p7

其它(OT),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