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683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683
写信日期:1992-07-31
写信地址:江苏省邳州市邳县
受害日期:1941-06
受害地址:江苏省邳州市邳县
写信人:王焕斌
受害人:朱荷凤、王龙沄、吴金贵等多人
类别:细菌和化学战、轰炸、强奸、其它(BC、AB、RA、OT)
细节:日本侵华期间无恶不作烧杀抢掠、轰炸、强奸、还有房屋都被日寇损毁害的我家破人亡。今寄上一份日寇罪状要求索赔。

 

童增同志:
  你好!
  你是一位真正具有中国素质的中国人,尤其是解放前我常把一些“中国人”视为洋奴,XX国的走狗。从心理上不承认他们是中国人。真正中国人就是为正义、为国强民富而奋斗。你的行动激励我前进,要求索赔的意愿,随着我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浓厚,这是人格、国格、民族尊严的最高原则,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候一到,一定要报的公理。我不为私出发,为我能获取赔偿50%的赔偿将奉献给国家福利事业,剩余部分也将用在有长远意义的事业上。出发点、落实点为正义、为中日真正的世代友好相处、为世界和平的事业,一定会取得胜利!
  接到6月5日所寄的签名表后,我做了应做的工作,向你汇报。地方政府为不支持,困难重重,我自费复印签名表30余张,把有关赔偿信息给他们看,但他们回答:这是报导,不是文件,若真有这样好事,何需你这样跑,一声令下,签名人三亿、五亿也有,还有的吸取“文章”教训,怕戴上破坏中日友好帽子,破坏治安等帽子。后来我写报告县政府要求支持,至今仍无明确答复。本月24日我又把金华日报92.6.30日正版报道:大题是“民间索赔潮”,小题是:“几多受害,几多赔偿”,布衣位卑,未忘忧国,面陈人大,上书日相,一人呐喊,万众呼应,我复印10余张,也送一张县政府,盼党阅后能取得支持。
  7月19日我从江苏邳县自费到浙江义乌市江湾乡崇山村,这是1942年日侵华军在此实施细菌人体实验的重灾区,三村总计死千余人,被烧房屋近2000间,我找乡、村干部协商后,情绪激昂,把有关索赔信息当天又复印多份,两天内签名534名(其中有几名代签,原因是真正受害的文盲老人,不让代签不愿意。由于当前农忙季节,商议过一段时间,由乡、村民代表签名,写报告市府、要求支持,我25日离开义务回到邳县,为完成索赔任务,在我有生之年,尽到我的最大努力!
  祝为人民、为祖国、为人类公正、幸福做出更大贡献!
  我写了一封信,想寄日本有关报刊上登载,请修改后代寄,附邮票2元。

现住址:邳县水利局仓库
王焕斌
92.7.31

  我是持有伤残证的人,我爱人患脑血栓,经学练中国“香书”后书体及都较大程度的恢复,但写字难以工正,请谅解,不过我爱人的字还是比我易认。

王焕斌

童增同志:
  我写的这份控告,要求赔偿材料寄往日本政府,还是寄给日本报社,请你决定,并请修改。你极为辛苦,并给家庭带来很多苦难,请保重。
  向你全家问好,祝万事如意,你事业的支持者。

王焕斌
92.7.31

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赔偿

  我们对侵华日军进行灭绝人寰的细菌人体实验以犯下的滔天罪行控告:
  我们是深受其害中的一对老年夫妻,楼月华,女,64岁,浙江省义乌市北门街人。1941年6月的一天,出现日军飞机一架低飞居民区上空散[布]鼠疫细菌,约一星期出现老鼠、居民不断死亡,年仅45岁的母亲朱荷凤,身强力壮,感染鼠疫后,前后四天即离开人世。母亲病中请来两位女帮工,也在两三天内相继去世。同年7月的一天,日军飞机在鼠疫区投下燃烧弹,当时炸死、烧死男帮工王龙沄和吴金贵两人,烧毁砖瓦屋10间,家中人死房被烧,加上男女帮工的损失赔偿,从此家庭生活一落千丈,失去生存支柱和寄托。哥到外省做工谋生,父亲去世,我和妹也流浪他乡,有良知的人都懂得,有妈的儿子是个宝,没妈的儿子像根草。我家被侵华日军惨遭灭顶之灾后,我患眼疾,由于无钱求医,又无亲人照料,致使右眼失明,留下了终生特大痛苦。另外我的姨夫孟九斤一家13口在日军细菌武器中全部死绝。还有一个邻居孟某某之妻,被九名日军轮奸,并强迫被奸婆婆跪在地上看日军野蛮糟蹋,当婆婆看到儿媳奄奄一息时,求日军停止轮奸,并晕倒在地,日军又去抓她头发,托起头颅,强迫她看日军轮奸,她表现出反抗。当第9个日军轮奸后,把阳具伸向被奸的婆婆嘴边,强迫她舔干净,她气愤地咬了日军的阳具,日军用刺刀一下捅进她的胸膛,婆婆死了,儿媳也死了。
  王焕斌,男,65岁,浙江省义乌市江湾乡崇山村人。我家乡1942年农历四月初七被日军占领,崇山村继义乌北门被日军作细菌战武器实验的又一个细菌人体实验的村庄。同年9月20日前后,日军飞机低飞崇山村上空,散布鼠疫细菌,约一星期出现老鼠、人员死亡后,日军以治病为幌子,采取诱抓的方式,致使把病人搞到离村一公里的林山寺,分别关禁,以毫无人性的毒辣手段剖腹解体。18岁的吴小奶,捆[绑]在椅子上,头部蒙上布,剖腹挖出心肺,有的挖去子宫,两个月内,被日军做细菌人体实验,惨死386人,有19户死绝,害得天天有死亡,时时有哭声。当细菌人体实验告一段落时,日军在11月16日天未明亮以防鼠疫蔓延为名,出动一百多名日军包围崇山村,向村民世世代代居住的房屋放火,烧掉房屋400余间。我家被烧6间,当我逃出被烧的房屋时,鞋也来不及穿,可知道乞丐也要自带碗筷,我们一家外逃,连碗筷也没有。后来我和弟弟外逃他乡,最后我在远离故乡千里外的苏北,弟弟流落在祖国边远的新疆,我们都老了,都想落叶归根,享受乡土之乐,同乡亲欢度晚年。但人生最起码的条件,住房在何处?侵华日军给我们所造成的损害,强烈要求赔偿。基于我们夫妻俩的受害,被细菌武器实验和细菌人体实验,害死5人,房屋被烧16间,要求日本政府合计赔偿31万美元。
  二战已过去50余年,随着中日两国人民和政府的共同努力,建立发展了友好关系,共同祝愿中日代代友好相处。
  我相信日本政府、日本人民会理解。中国的一句古传名言,饶人不是痴汉,痴汉不会饶人,中国放弃对日战争赔偿是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长期友好,为了减轻日本人民的负担,现日本居世界经济强国,同时二战中,日本侨民向美国政府提出索赔,并获得每人2万美元的受害赔偿及一封布什总统言辞恳切的致歉信。我们确信日本人民会支持,日本政府会接受我们民间受害的赔偿。祝愿中日友好代代相传。

受害人:王焕斌
原名:楼月华  现名:楼赛君
现住地址:江苏省邳县水利局仓库

s1683-e s1683-p1 s1683-p2 s1683-p3 s1683-p4 s1683-p5 s1683-p6

其它(OT), 强奸(RA), 细菌和化学战(BC),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