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8

s1717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717
写信日期:1992-12-14
写信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
受害日期:1937-1941
受害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
写信人:徐继尧
受害人:多人
类别:谋杀、强奸、轰炸、其它、其他大屠杀(MU、RA、AB、OT、OM)
细节:1937年鬼子侵入德清县无恶不作,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这里的老百姓,列举了一部分受害的经过和日寇犯下的罪行,广大的受害者和遗属都有权利向日本讨回公道,这笔巨大的血债日本必须偿还。

 

日军在德清县的罪行罄竹难书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抗日战争开始。1937年11月5日,日军第十军在全公亭、金山卫一带登陆。武康、德清两县部分居民开始往农村“避难”。1937年11月21日上午日军第九师团黑泽、渡边部队进攻三桥埠,下午侵入武康县城。11月23日,日军第十一师团一部入侵德清县城城关镇。日军为了威胁我人民,在东门外三里塘就开始烧杀。烧毁恒昌油车一座,民房二十余间,新和酱酒店楼房一座。进入东门,将城区唯一提供照明的德清[油]灯公司烧毁:共烧楼屋七间、洋铅棚厂房十二间、平屋五间,20、30、50马力引擎各一座,西门子发电机两座及所有器具。在小南门烧毁民间七、八间,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被烧死在屋内。在南街紫阳观前一个卖团子的被杀在直街。一个30多岁外地男人被绑在直街一家店门口的长凳上,活活用刀砍死。另一个叫阿德的也被杀在县桥河埠头。1941年底日军把十三名民工押到东门外丁家桥附近岔路口,用刺刀戳死。
  1938年3月26日,由驻杭州市日军联队长片岗指挥,率领一千多日军,从杭州、湖州、武康三路夹攻德清县城,沿雷甸十字港,龙溪到澉村一带,大肆烧杀,计死伤平民达1300人以上。沿溪村庄,焚烧一空。
  1938年11月9日,日军土桥部队入侵德清县新市镇,杀死居民120余人,伤几十人。据新市镇上八旬老人陈宏章说,他的一只普通的火车表被日兵抢去才幸免一死。[次]日,新市镇上尸横遍地,血流成渠,第二天,新市镇全镇白衣素服,嚎咷痛哭,到处可见,令人心酸!令人愤怒!
  1939年5月7日,日机轰炸莫干山,下午三时,敌机二架在杨坟投弹,炸毁民房30多间,平民死7人,伤20余人。
  1939年7月14日,日军在钟管乡北部龙溪登陆,杀死农民2人,毁屋262间。
  1940年4月,日军在德清县强征我壮丁200人集中在新市镇训练后不知去向。
  1937年12月21日夜,日寇骑兵先遣队又侵入武康县城。数十名日兵窜进县城北的千秋村龙门、施家桥、八角井一带,见房就烧。近一里方圆的地方浓烟滚滚,烈火冲天,火光映红夜空。十余个村庄的民宅被焚毁十之八九,使无数百姓无家可归。同时,还被惨杀数十人,连千秋村龙门桥的一位约七十岁张老太太也被日寇活活打死。日寇小池联队占领武康县城的半年多时间里,多次对公路沿线乡村烧杀抢掠,奸淫妇女,当地百姓受尽蹂躏。
  1938年6月25日,日寇又对武康县城周围村庄进行“清乡”行动,对以县西方圆四里的村庄为中点目标,沿途见人就杀,见屋就烧,一片火海。凶神恶煞般的日本兵竟把一个患病的千秋清河桥老雇农[佝]偻着背的王老汉抛入火海活活烧死。日寇这次大烧杀,共焚毁房屋千余间,平民被杀死四十余人,欠下了武康人民的又一笔血债。
  1938年2月25日,日寇在下舎乡南浅港村大肆烧杀。下舎乡的妙介埭、范介埭、双桥头、南北圩等民房被烧120余间,枪杀妙有顺、徐正法、邱法生、姚富林等10余人。同日,南浅港村的周家儿、中埭郎、埂河儿、朝西埭、吉元里、杨家角、莫家湾、染店湾、百丈圩、潘家儿、董家木桥和总管桥等处,共被烧毁民房300余间,枪杀或砍头的有胡新生、沈正元、吴阿巧(女)、沈育生、周阿宝、周阿贵夫妇等48人。金家湾村的轧米桥、贾家里、孙家埭、周家里等被烧毁民房100间,枪杀贾阿祥等3人。安全村的笠帽桥、宣家桥烧毁平房80余间,枪杀2人。
  1938年3月26日,日敌乘汽艇在钟管乡沿龙溪的村庄大肆烧杀。黄溪廊共十八九户平房被烧成灰烬。因无力重建,全村平民只好外逃讨饭。溪口汀全村23户被烧光,并烧死女孩(名东英)一名。北家墩10余户、南漾里20多户,木洪儿24户,新桥20多户全部烧光。1938年10月6日敌人又在钟管街共烧毁平房七八十间,杀死30余人。抓去嵇金山,杨文昌之弟等5人,杀害在辉山塔。同天,日寇窜回溪口墩,当场杀死平民姚小狗、吉福、六福、阿二共四人,蚕生被炸死,肚肠拖出在外,另将信贵娘娘的两个女儿用枪刺死,惨不忍睹。
  1938年农历二月廿五日,日军乘汽艇多艘“扫荡”澉村沿溪农村,澉山山后湾院烧毁民房20余间,嵆家儿5间,杀死农民蔡富贵、张某2人。蔡家桥、高桥头,烧毁平房60间,杀害看庙人冷洪生。并在茅山、顾家桥、马家桥、善丁角、二排廊等处,共烧毁平房200间,枪杀祝啊丸、茅阿毛2人。1938年农历四月十一日敌寇乘艇登岸放火烧掉茅山港民房150间,3个农民死于敌枪弹之下。
  1938年3月,日军进犯反山乡,日寇硬逼该乡农民蔡葵卿焚烧自家的住房,鬼子们高兴极了,拍手狂笑。鬼子还威逼他自己割下肘上的肉,要他咬嚼吞下去,以示对“皇军”的忠诚。但蔡葵卿不从,另一鬼子就割了他一只耳朵,塞进了他的嘴里,蔡大声嚎啕。鬼子们又把他10个手指头一一截去。接着又有一个鬼子一刀刺进了他的腿间。蔡葵卿就这样被惨杀。
  1939年春,日寇在东衡里龙溪港两岸疯狂烧杀,本村龙潭里朱家墩、朱桂林、朱桂发、朱双福等12人的房屋36间及粮食、家具尽付一炬。日寇还强迫船上女解衣裸体,兽性大作,拖进船舱,在光天化日之下奸淫。
  1941年农历8月29日,日寇“扫荡”钟管乡,横冲直撞,杀气腾腾,过邱家埧直至后村。一路见人就抓,闯进农家,见鸡就捉,见物就抢,还在饭锅中拉上大小便,其野蛮残暴甚于禽兽。日寇到达后村亭子桥头,将沿路抓捕的农民数十人勒令排成队,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们用刺刀逐一对准农民的胸腹部戳杀。顿时腹穿肠流,横尸遍地,血流成渠!被害百姓惨叫之声不绝,而兽兵们哈哈大笑,以此取乐!据调查,当时被杀害的农民有:吕祥元、夏和尚、邱四富、钱采生、柳九卿、邱正法、杨发财、杨宝卿、俞东甫、夏杏芝(女)等20余人。其中有被刺未中要害成了残废者有:钱杏元、俞祥荣、俞小林、俞水清、钱金元、欧阿毛、房阿三、吕高生、邱小狗等共13人。日寇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1940年9月日寇骚扰士林乡东村施家埭农民施雨林(34)岁,因口吃说话不清,引起日军怀疑,把他抓住,行至同村桥西面竹园旁,迫其在地上自己挖坑,挖成后,日寇用小孩子的尿布带套在他头上,立即用刺刀猛戳他七刀,死于坑内。另有桥西十八岁的姑娘陈某某和其他多人被日寇捉住,关在一间小屋中[侮]辱。陈某某终因气愤成疾致死。还有东村老农民施桂林被日寇捉住,用两根竹棒夹住他头颅,窒息而死。后窑农民李友福,被二个日军活活掼死。陈家桥头农民沈仁宝下河埠洗东西,被日军一枪打死。谢家农民金阿狗被日寇捉到洲泉杀害。又谢家农民范阿全,被日寇抓到塘栖杀死。西村姚家埭农民姚正宝,因耳聋,日寇呼叫他不应,被枪杀。1942年,日寇又窜扰士林乡,沈阿金、唐子清两人被日寇施以酷刑,用一把竹筷插入口中并浇灌冷水和毒打,后押至韶村二人遭枪杀。
  1938年元旦,鬼子窜扰上柏乡,把八个农民关在一个房间里,硬说他们是“支那兵”。元旦下午四时左右,日军把抢来的猪羊肉用铁叉串着,在厅屋里升起火堆烤着吃,边吃肉喝酒,边狂叫狂笑,发疯一般,吃完酒肉后,抽出马刀就动手杀人。鬼子把八个人搭配成四对,把厅屋当做杀人场,把中国人民当做活靶子,让日本兵训练杀人。就这样八个人全被日军用马刀砍了头,鬼子临走时,还把这些被害人的尸体踩了两下,鬼子提着马刀在尸体上来回揩擦刀上血迹。但其中被砍的一个农民名叫唐宝庆,小时候祖父为图吉利,给他取了个奶名叫“和尚”,其实“和尚”当时并未被杀死,只是头颈大半被砍断了。天黑之后,他用喝冷水及头颈伤口里倒冷水的办法,停止了流血,他拖着脑袋逃出,摊到在回家的路旁,后由乡亲们发觉并把他抬回家中,此时他已经跟死人差不多,面色苍白,四肢不能动弹,乡亲们为他送药,伤科郎中阿煜送来膏药。他母亲为他用茶汁洗伤口,用菜油给他挫伤口,用肥肉切片给他围贴头颈。都用这些土办法替他医治,直到最后痊愈。就这样,唐宝庆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这是德清县人民众所周知的“杀头和尚”唐宝庆刀下余生的纪实。
  日本对浙江德清县人民多次反复残暴“扫荡”和“清乡”,并无故大批杀害我国广大同胞,主要是德清县人民有英勇不屈的抗日牺牲精神,以及德清县地处京杭公路国道,水陆交通方便,日敌必须牢牢控制这一战略要地,同时大搞三光政策,实施恐怖统治。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已有半个多世纪,凡亲身经历这场民族战争的人,都是历史的见证人。我县广大人民在八年英勇抗战中经历了深重的民族灾难,广大的受害者及其遗嘱都有权向日本政府讨还这笔巨大血债并要求彻底赔偿。日本政府必须向广大受害者赔礼道歉。

浙江省德清县邮电局退休职工 徐继尧
1992年12月14日

注:武康县已与德清县合并

s1717-e s1717-p1 s1717-p2 s1717-p3 s1717-p4 s1717-p5 s1717-p6 s1717-p7 s1717-p8

其他大屠杀(OM), 其它(OT), 强奸(RA), 谋杀(MU),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