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8

s1763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763
写信日期:1993-08-19
写信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
受害日期:1942-01-02
受害地址:安徽省六安市立煌县(金寨县)
写信人:徐继尧
受害人:多名立煌县的百姓、徐继尧的弟弟、徐继尧的父亲
类别:其他大屠杀、其它、谋杀(OM、OT、MU)
细节:1942年1月上千个日本军突然对立煌县进行了一次极其野蛮的大规模的血腥扫荡,广大无辜的百姓惨遭日军大屠杀,我的父亲和弟弟被日军以残忍的手段刺死,身中数刀。家里财产和房屋也被日本军化为灰烬,我是个终身残疾的受害者遗属,我要求日本方面以实际具体的行动对所有受害者给予最合理的损失赔偿。

 

童增同志:
  您好。
  今寄上徐继尧和占文辉个人受害经过,编号:13-14号书面材料二份,再次坚决要求对其重大损失,日本政府必须迅速进行认真的赔偿。务请您尽力帮助代为转达日本政府为感。
  此致
谢谢!
  附:编号:13-14受害经过书面材料二份

浙江省德清县城关镇赵家弄53号徐继尧
93.8.21

  电话:425059 424528
  邮编:313200

日军欠我血债深重 再次坚决要求赔偿

  我叫徐继尧,是浙江省德清县邮电局一名退休职工,现年70岁,现住浙江省德清县赵家弄53号。
  在二战日军非法侵华暴行期间,我家是深重的受害者。悲惨和痛苦实难形容,日军欠下我家有三条人命一受重伤的巨大血债,一定要偿还。
  一九四二年元月二日数千日军突然秘密从湖北省滕家堡绕小道对安徽省立煌县进行了一次极其野蛮的大规模血腥扫荡。由于日军手段狡猾,广大百姓猝不及防,数以千计手无寸铁的无辜人民惨遭日军大屠杀,在逃百姓被日军不分男女老少,见人就杀,远者枪击,近者刀刺,连残疾儿童、妇女和婴儿都不放过。沿途见房就烧,火光冲天,大搞三光政策,制造特大恐怖。严重违反了战争法规和人道原则。在这次扫荡中,日军枪杀我年仅七岁腿残体弱的小毛弟,弹穿大脑,当即身亡。我自己被日军弹穿头颈,头顶部、脸部、右肩被弹片击中,当即重伤倒在血泊中。家父念慈和十七岁的有根弟全被日军活活刺死。家父被日军连刺七刀,上身多处刺穿,死前挣扎,浑身泥血。有根弟被日军刺刀猛戳,胸有窟窿,惨状难睹。我家自盖的三间大草屋和锁在屋内的家具、衣被等所有物件,被日军放火化为灰烬。经此浩劫,我全家七口,仅存四人,我又是个终身伤残。[顷]刻家破人亡。
  最近新任日本首相细川表明了日本在二战中发动的是侵略的战争,是错误战争,并对二战中亚洲各国的受害者表示深切哀悼和慰问。态度明确积极,深受重害的我和我全家强烈要求当今新政府责无旁贷,应迅速进一步以实际具体行动对我们这些无辜的受害者个人进行认真的给予最合理的损失赔偿。

受害人及受害者遗属徐继尧亲笔(人名章)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九日

证明人:张文保,退休邮电职工,现住安徽省合肥市邮电宿舍。尚健在。
    朱韵生,退休邮电干部,现住安徽省羌湖市中二街邮电宿舍。尚健在。

索赔书

  我家远在湖州市埭溪镇,父亲詹志政,母亲费瑞娥(现已病故),在1937年日军侵华时实行“三光”政策,直接造成我家生命财产严重损失。祖父詹婉卿惨遭杀害,从此全家逃难流落他乡,家破人亡。
  埭溪镇在杭州至南京的路边,1937年12月20日,日军对埭溪镇进行杀、烧、掠,直街是进入埭溪镇的第一条大街,首当其冲,几百米一条长街几小时全被烧光。我家被烧[毁]房屋360平方米。祖父来不及逃而被日军烧死,另有花园120平方米,家具、生活用品、衣服,金银首饰、珍品等价值50万元人民币(所有的房屋均木料结构),人身杀害要求另外赔偿。

受害人遗属子,詹永庆,63岁,埭溪供销社退休工人
女,詹文辉,55岁,德清邮电局退休职工

  证明人:费星华
  住址:埭溪镇友石村卫生站,年[龄]76岁,男
  附房屋平面图

1993.7.13

1763

s1763-e s1763-p1 s1763-p2 s1763-p3 s1763-p4 s1763-p5

其他大屠杀(OM), 其它(OT),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