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771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771
写信日期:1993-05-31
写信地址: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
受害日期:1938
受害地址:重庆市
写信人:吴子俊
受害人:吴子俊一家十二口人
类别:轰炸、细菌和化学战、其它(AB、BC、OT)
细节:1938年日本飞机空袭重庆,我家的一座大院被炸成一片废墟,所有的财产被毁于一旦,事后从废墟中挖出了十二具亲人的尸体。我的脸被弹片划过留下疤痕,我四姑被弹片削去八个手指头,日军给我家带来的伤害是身体上的也是心里上的。我支持童先生的举动,积极参加大签名活动,支持索赔。

 

童增同志:
  您好!
  看了您和陈建同志关于《中国要求日本“受害赔偿”刻不容缓》的有关报道以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日本军国主义的种种侵华暴行,罄竹难书。给祖国和人民带来了极深的苦难,我们是受害者又是战胜国,理应要求“受害赔偿”。作为大多数中国人来讲对许多国际公法还了解得太少。如果不是这次看到您们的有关报道,我也不知道还有“战争赔偿”和“受害赔偿之说”。我觉得还应加强这方面的宣传,使全国人民都知道,造成大的声势,让更多的受日本侵害战争迫害的人行动起来,给日本施加压力,向日本国索赔。
  我的家庭和本人,均是日本侵华战争时期的直接受害者。1938年“五三”“五四”日本飞机空袭重庆,我家的一座大院(在重庆较场口附近的[瓷]器街)被炸成一片废墟,所有财物,包括祖上遗留下来的字画,古董……等均被毁坏。事后从废墟中,挖出了十二具亲人的尸体,其惨状目不忍睹。特别是我的二姐,本已是身怀孕的少妇,万恶的日本飞机丢下的炸弹,夺去了其两条生命。我当时只有半岁,与母亲,四姑和奶妈躲在一个大餐床下面,后被人从废墟中挖了出来,才幸免[于]难。但脸也被飞来的炸弹破片刺伤,至今我的脸上还留有疤痕。这也是日本侵华战争的一个小小罪证。我四姑信佛,她在餐床下,双手合十,念佛求安,却被破片削去了八个指头,她50年代初已去逝。但她那双残缺的手,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也增加了我对日军的仇恨。我懂事以后,母亲曾对我说,我的身体之所以一直不太好,主要是受了炸弹破片的毒气,小时候浑身长疮,多次在死亡线上挣扎,至今仍留下不少疤痕。在日本侵华战争的年代里,日机经常狂轰[滥]炸,不知有多少同胞被剥夺了生命,多少财物被毁于一旦。我们侥幸活着的人,也是每天都提心吊胆,压力很大。我更是一听警报声响就吓得嚎啕大哭,躲进防空洞后,才会慢慢停止啼哭。当时的重庆还算是“大后方”,都这么惨,死那么多同胞,那么多的房屋、财产被炸毁。当时的东三省,北方广大地区及“八•一三”后的上海……等。日本人的暴行更多,祖国和人民遭受的损失更重,这笔账是应该清算,“受害赔偿”理应据理力争。
  听说您们将征集1亿“中国人民坚持要求日本国受害赔偿”的签名。请也算我一个,增加一份“索赔”力量。您们进行的是一件为国为民的大好事。我们坚决支持,并衷心地感谢您们。需要我做点什么工作,请告知!我已病退在家休养,时间是有的。现在,1亿人民签名进展情况如何?盼告,我在重庆的亲友不少,如果需要,我还可以组织一些受害者签名。
  祝
安好!顺利

吴子俊
1993.5.31

通讯处:资中县永兴路6号
四川省糖料研究所
请回信

s1771-e s1771-p1 s1771-p2 s1771-p3

其它(OT), 细菌和化学战(BC),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