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824

信扫描序列号:s1824
写信日期:信中未提
写信地址:信中未提
受害日期:1942-03-13
受害地址:湖南省长沙市
写信人:信中未提
受害人:写信人和父母以及3岁的儿子
类别:轰炸(AB)
细节:民国30年03-13的早晨我和父母以及3岁的儿子路过纺纱厂门前时被日本军的飞机狂轰乱炸炸到,我的父母和儿子被炸得血肉模糊,我被炸到了左臂。从此失去了劳动能力,精神和身体受到了莫大的摧残。备注:(信封丢失)来信请寄湖南长沙重型机械厂 金属结构分厂 周浩收

 

童增先生:
  你好!
  我是一个《读者文摘》的读者,自从看《读者文摘》的92年10月刊登的关于“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的文章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虽然半个世纪过去了,但日本侵华战争却使多少中国民众饱受战争之苦,所付出的血的代价是永远也不可磨灭的。有多少中国人民在侵略军的铁蹄下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有多少中国老百姓在日本侵略军的狂轰乱炸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次侵华战争使中国人民蒙受了千年未有的劫难,数百万中华儿女慷慨捐躯,两千万骨肉同胞伤痕累累,上千亿美元化为乌有……
  也正是这场侵华战争,使我家破人亡,遭受到人世间最深,最大的苦难。
  那是民国30年3月13日的早晨,在湖南长沙,我和爹妈以及我3岁的儿子正好路过老玉湘纱厂(现在的长沙纺织厂)门前时,只听一声巨响,在日本飞机狂轰乱炸中,我爹妈和我3岁的幼子被炸得血肉模糊,并残酷的炸掉了我的左臂,我顿时昏了过去,不知什么时候我被救护人员抬到了湘雅医院,院长是一个美国人,由于我做切肢手术失血过多,需血液补充,出于人道主义,好心的院长夫人把她自己的血输给了我,使我从死亡的边沿活了过来,由于丧失了劳动力,被狠心的资本家给辞退了,我顿时失去了生活的依靠,凭着一只手带着两个后出世的女儿,艰难的熬日。
  我大女儿一生下来就得了小儿麻痹症,当时小女儿也才几岁,丈夫是个地下工作者,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迫害而惨死。我那时整个人几乎崩溃了,由于有两个女儿的存在,我不得不坚强的活下来,靠一只手维持我们一家三口的生活。
  半个多世纪以来,我饱尝失去亲人和手臂的痛苦,精神和身体受到莫大的摧残。
  这次日军的侵华战争使我失去了我亲人,使我致残,使我遭受人间最大的不幸。
  可以说,我也是这次侵华战争的牺牲品之一。
  我愿响应你的声明,愿[召]集南方所有受害者联合签名。
  具体指示来信请寄:
湖南长沙重型机器厂——金属结构分厂 周浩收

7

s1824-p1 s1824-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