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837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837
写信日期:1993-01-28、1992-12-26、1992-12-28
写信地址:新疆石河子市
受害日期:1943-10-17和1943-11-25(农历)
受害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
写信人:周玉岩和李金成(杜国满寄)
受害人:周谨(周玉岩的父亲)、李瑞堂(李金成的父亲)
类别:其它、劳工、谋杀(OT、SL、MU)
细节:支持索赔,和家乡联系整理了两份受害材料。材料一:反映人:周玉岩 材料二:反映人:李金成

 

童增同志:
  您好!
  我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汽车运输公司的职工杜国满。为战争赔款问题,去年曾去信与您联系并致以崇高的敬意。承蒙您的厚待,我于92年12月收得您的回函,顿时,一股同胞情、同胞爱的暖流直冲心田。为表达对您的敬意和支持,也为受日本侵略者之害的同胞及其亲属的痛苦得到补偿,民族的屈辱得到昭雪,根据您函上的意向,我和家乡进行了联系,一些受日本侵略之害的乡亲,纷纷来信诉说他们的苦难,盼望您能为他们雪耻涂恨。由于乡亲们文化低,写文章很困难,我选了三篇稍[微]像样的材料与您寄去,其于的已退还。若您需要收集一些侵略者的罪行材料,请来信。我可与家乡联系,请乡亲们将受害事实尽可能[详]实地写出来,然后与您寄去。
  根据乡亲们来信反映,日军侵扰湖南桃源县杜家河村的时间应是43年10-11月。由于我记忆不准,上次所述我父遇害的时间45年七月可能有误。特此更正。
  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杜国满草
93.1.28

控诉书

  李金成,男,现年58岁,住桃源九溪乡九溪村马行组,务农为业。
  兹因1943年冬,日本疯[狂]向我省石门、慈利、桃源、常德等地进攻,打死我父亲一案,详细经过情况如下:
  李瑞堂死时44岁,男,湖南桃源九溪乡一保,住李家岩坡。1943年11月25日(农历十月二十八日),日本进攻到我地,我全家被冲散,各躲一地。那日下午3时左右,我父给我同祖母两人,送了两个红茹,以后去到沈家大山,找我母亲,刚走到沈家大山的朱木垭下西边的一个干堰边,被日本兵发觉,他们哦啰哦啰的叫喊,我父吓不过,即忙往沈家大山上奔跑,刚跑上坎,日本兵就在马家溶栗子岗的山脚下开抢。正打中我父的大腿,受伤后当时还坚持在跑,后又是一枪,正中腰部,这时我父穴夹窝里还夹有一把弯刀,同时都打穿了。当时尚未落气。任静成的妈罗三姑,也正躲在这里,听到还在呻吟。这时正是兵荒马乱,过了三天,我同祖母和母亲到处询问,问了很多人。以后才问到罗三姑,才知道下落,才找到尸体,果然是我父亲。以后才请何正首,人背人才弄回来。也未超度,就请何正首同我哥哥李汉成、我母亲等,将祖母的一[副]棺材一块一块的折脱抬到荫蔽的我院子里树林内葬坟的地方。斗好后放下坑里,再把人然后入殓安埋,才草草了事。

李金成口述(人名章)
1992.12.28

关于家被烧的情况

  我叫胡菊园,女性,现年59岁,原住九溪第八保官潭甲,家中有父亲胡乡泉,母亲肖金芳、三姐、六姐和我5人,后嫁到九溪乡九溪村杜河组。我把当年家父被日本兵强行当拉夫和家被日本兵焚烧时,母亲被日本兵打破头的情况反映给政府,是我多年的愿望。
  民国三十二年,在我家被烧的前几天,一伙日本兵来到桃源县六一官潭时,一群日本兵看见我家养有蜜蜂,便强行要我父亲给把蜜蜂,并且替他们挑蜂蜜,我父亲便当了挑夫。,一次烧饭时才逃了出来。
  在我父亲走后几天,也就是民国三十二年农历十月二十八日上午,我家吃过早饭后,一伙日本兵窜到我家,放火烧了我家的屋。当时母亲带着我们躲在长满刺草的坟地,因心疼家中的财产到家中转东西时被一日本兵用木棍打中头部,当场晕死过去。
  日本兵对我家的破坏,使我刻骨铭心。要求日本政府给予赔偿,是包括我在内的千百万受害的中国人的愿望,希望政府予以支持。
  致礼!

杜金满(人名章)
胡菊园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其夫在本组代为证明
桃源县九溪乡九溪村民委员会杜河村民小组(村委章)

关于家父周谨被日本兵枪杀、房屋被烧毁的情况反映

  反映人:周玉岩,男,现年76岁,住湖南省桃源县九溪乡九溪村沈坪组,职业务农。
  家父周谨,原居湖南省桃源县九溪乡九溪保杜河(即现九溪村新建组),古历一九四三年十月十七日,我和家父被日本兵十分野蛮地抓去当“夫子”。当天下午六时,因家父年迈被释放回家。十八日傍晚我趁机逃回了家。十九日上午十时,日本兵追赶到我家,当时我连忙往屋后山中躲藏,家父为了掩护我,他就往屋前的堰堤跑去,刚到堰堤,身后就传来了三声枪响,家父应声倒下,滚到堰塘水边,这时日本兵像豺狼般扑了过去,见家父还有微弱的气息,就惨无人道地用刺刀一顿乱扎,活活地将家父用刺刀挑死,家父的血染红了堰塘里的水。“鬼子兵”刺死了家父仍不罢休,他们又跑到我的家中抢走了两头耕牛。随后又烧毁了一连三间的瓦房及房屋里的五担桐油和十担稻谷等。所有的损失折合人民币(现价)贰万叁仟余元。这样深重的灾难和巨大的损失是谁带来的,不是别人,是万恶的日本侵略者。
  为了讨还这笔血泪债,今特向童增先生、杜国满仁弟及有关部门将事实情况如实反映。万望深怜我所实述给予帮助。

述事人:周玉岩呈
1992年12月26日

s1837-e s1837-p1 s1837-p2 s1837-p3 s1837-p4 s1837-p5

其它(OT), 劳工(SL),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