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869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869
写信日期:1993-03-25
写信地址: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
受害日期:1944-08至1945-08
受害地址: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
写信人:张先觉
受害人:张先觉、张光训(张先觉的父亲)、张秀卿(张先觉的祖父)、唐喜云(张先觉的嫂嫂)和张先觉的弟弟
类别:劳工、谋杀、细菌和化学战(SL、MU、BC)
细节:1944-1945年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我们的家乡,抓了我的父亲和祖父做挑夫,祖父惨死在日寇手里,我的嫂嫂和弟弟也是死于非命。1945年日寇投降了但是他们不死心在铁路沿线当了有毒的细菌,使当时的老百姓换上严重的病痛,我也被感染了这种病差点送了命。对于我家的这段血泪史日本必须做出赔偿,我要控告日本政府当年侵华者对我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

 

童增先生:
  你好!
  我去年3.25日看了湖南妇女报月末版第二版,本报记者周辉玉同志“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行动”访索赔行动发起人童增先生,报导后,你这种为受害者作主,我们全家人表示钦佩与感激。当时,我把材料写好,邮去把妇女报李玲总编辑(去年5.17日)一式两份,我请他转你一份,因我不知你的工作详细地址,未知他转把你没有,我很不放心。最近,我专门去长沙一次,找到妇女报的编辑同志,他说材料已转把你了,并把你工作单位和地址告诉了我,所以特又邮你一份,对此事如何办理,请来信指导为盼。

湖南省东安县白牙市镇龙溪路2号
张先觉(人名章)
1.9.

日本侵华战争,造成我家五人死亡,二人受害
的惨痛悲剧

  一九四四年八月至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我们家乡湖南省东安县端桥铺乡月塘村整整一年。因为,日本侵略者,在发动侵华战争期间,到处烧杀、奸淫、掳掠、无所不为。为了免遭敌人的蹂躏,一天,我们村的部分群众和我家一起,决定到锅架冲深山老林内躲难。出走到黄土脑村,看见有两具被日本鬼子打死的尸首,摆在大路旁边,我们也不顾这些,一气走到锅架冲,躲进到半山腰。我们全家人虽逃出来了,却家里有头大水牯牛没有牵出来,祖父张秀卿和父亲张光训很不放心,怕被日本鬼子杀吃了,往后种田岂不成了问题。于是我祖父和父亲与村子里两个青年张先仲、张保生一起回家牵牛和收藏东西,他们四人走出冲口不久,在我们躲身地方的背后,有人在喊:秀胡子(外面一些同辈人称他胡子)出来了没有。我母亲丁菊香答着:“回家牵牛去了”。那个人说:糟了,不能去,鬼子从芦洪市开过来了,快、快、马上把人去追回来。日本鬼子从芦洪市到白牙市必经黄土脑这条要道,我祖父他们回去必横过这条道路才到家里,我们听这么一说,母亲叫我:有功(是我的乳名,张先觉是我的学名)马上去追,那时我已16岁了,我跑出冲外,他们四人走远了,喊不应了,谁料四人刚过小刘村石桥,四名日本鬼子埋伏在田陡坡脚,首先抓住我祖父和父亲,他两人看情况不对,转身逃跑了,等我回到冲里,他两人也回来了,他告诉我:你祖父和父亲已被日本鬼子抓走了,我的天呀!眼下一家散了堂,如何得了,母亲带着我们兄弟姊妹,只是流泪,还不敢哭出声来,怕日本鬼子发现目标,又来抓人,当天又是大风大雨,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夜,第二天,听说日本鬼子到白牙市了,我们走出山来,到了大冲俞家翟亲家爷家里住了下来,第五天晚上,我父亲逃了回来,全家人都问:祖父怎么不同你一起回来,父亲边哭边说他们被抓和日本鬼子残害他俩的情景:祖父70多岁要他挑70多斤东西,我看祖父挑起东西很吃力,他挑的比我重,到了白牙市车塘铺村,我把祖父的担子接过来,祖父把担子递给我,可恨的日本鬼子,不但不准,当时用枪托向我胸部和腹部猛力冲几下,我蹲了下去,接着口吐鲜血不止,并用刺刀指着我的脑袋,你哭,杀了你。祖父看着我被打成那样,就去扯住日本鬼子,这时,另一名日本鬼子,从祖父的背后,用枪托把祖父冲倒在地,四人日本鬼子围着祖父你一拳,他一脚,还用枪托狠命的去冲,打得他不省人事,死去活来。祖父年纪大了,身子又不好,怎受得起那般毒打与折磨,我和祖父打成那样子,不但不准把担子调换挑,还把祖父的担子加重了三分之二的重量,强迫跟他们上路。下午,落脚在桐子山,水不给我们喝,饭不给我们吃,晚上,我们来到了大庙口乡的韭菜村,夜深人静的时候,祖父喊着我说:九二仔(我父亲的乳名),你赶快逃回去,我已经不行了,要不屋里那窝人如何是好呀!当时祖父已挑不起,走不动了,那里一心挂念着家里大小,一时精神失常,大约在四时左右,白牙市这边有一处起火,他以为是日本鬼子烧家里的房子,大哭大闹起来,惊醒了日本鬼子,四个日本强盗,[哪]把老人当人看待,简直比鸡鸭不如,硬是你一刺刀,他一刺刀,活生生的把祖父杀死了。杀死后,由于战乱,我们不敢收尸,尸抛荒野。
  我父亲看我祖父被杀死了,也不敢哭出声来,过了一段时间,日本鬼子睡熟了,他逃出虎口,走不动,就爬,才慢慢地爬回家来。回到家里,日里不能吃,晚上不能睡,一连个多月躺在床起不来,他的身体受到了严重催残,因积血成疾,后来一些劳动也搞不得了,身子一年不如一年,导致身患多种疾病,1979年含恨逝世。
  这是日本鬼子当时杀死我祖父,打伤我父亲的严重罪行,与此同时,由于战乱,国无宁日,民不聊生,一些好端端的生命,死于非命,我的嫂嫂(张先进的爱人)唐喜云,弟弟张先知,六岁,妹妹张丽丽四岁,和刚生下的侄儿等四人,也相继亡命夭折。他们这四人是怎样死的呢?走日本那年,在临产前,为了防止敌人出来打捞抓人,每天躲在村子附近石岩洞内过日子,但因岩洞太少,条件极差,怕被敌人发现,一天,我们全家逃到西江桥乡南江桥村姐姐家里,刚进屋不久,嫂嫂生下了婴孩,正在洗婴儿的时候,外面田野里到处跑起是人,原来是日本鬼子从芦洪市出来打捞来了,嫂嫂没有休息片刻,抱起小孩,拖着身子在产后流血不止的情况下,跑回家后,不到四天,丧身命亡,嫂子死后,小孩没有奶吃,又无营养补助,还未满七天活生生的饿死了。我那弟弟和妹妹那是我们第一次逃到锅架冲躲难时,当天大雨倾盆,每个人身上没有一根干纱,因受湿寒过重,两人导致持续发高烧不止,在那暗无天日,鸡犬不宁的日子里,缺医少药,终于两条生命被死神夺走。
  我(张先觉)也是受害者之一,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了,但他们还是不死心,败退时,在我们湘桂铁路沿线,放了有毒细菌。当年好多老百姓都患有“打摆子”(正名叫疟疾)病,有的一家一、二个患有这种病,有的全家倒床,过去我们家乡根本没有这种病,患上这种病,每天按时先怕冷后发烧,我一直搞了九个多月,身子越来越差。还死过三次,勉强救活过来,后来,一直患精神官能症病,到50年代后期,又患上十二指肠溃疡病,至今还未痊愈。这都是日本侵略者对我国人民,我的一家犯下的滔天罪行,实在是不共戴天,罄竹难书。
  因此,按照国际法,发动侵略的战败国,支付各战胜国的赔偿。一种形式是战争赔偿,主要是政府间进行,另一种形式是受害赔偿,是赔偿战争中发动侵略的战败国因所属军队及个人,违反战争法规和人道原则,对他国人民和财产犯下严重罪行所必须由侵略国承担的赔偿,也就是说,1972年中国政府放弃的只是政府之间的战争赔偿,而从未放弃民间的受害赔偿。1992年3月11日我国外交部发言人首次表明“中日战争的民间受害者,可以直接要求日本赔偿损失”。江泽民总书记1992年4月1日赴日访问前答记者问时阐明了“放弃国家要求日本给予战争损失赔偿,但是,对民间要求赔偿的动向不加限制”。为此,日本政府,应该清楚认识到,这是你们发动的侵略战争,给我们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我国有句老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至理名言,我祖父和父亲是你们杀死和打伤致残的,我家其他成员丧命身亡和我本人的受害,这与你们发动侵略战争直接有关,这个责任完全由你们来承担,现在我两兄弟代表全家,慎重向日本政府提出:我家严重受害,必须赔偿,赔偿损失金额五十万美元。我还请求新闻媒介单位,对我家这段血泪历史,予以公开发表,以控诉当年日本侵略者对我国人民犯下的罪行。

湖南省东安县畜牧水产总站退休干部张先觉(人名章)
住址:东安县白牙市镇龙溪路2号
湖南省东安县耀祥中学退休教师张先进(人名章)
一九九三年三月二十五日

s1869-e s1869-p1 s1869-p2 s1869-p3 s1869-p4

劳工(SL), 细菌和化学战(BC),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