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1870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1870
写信日期:1996-09-26
写信地址:浙江省金华市金华县
受害日期:1941-1943
受害地址:浙江省义乌市
写信人:倪元茂
受害人:浙江省金华市金华县多位百姓
类别:其它、谋杀、强奸、细菌和化学战、轰炸、劳工(OT、MU、RA、BC、AB、SL)
细节:在1941-1942年浙江义乌沦陷日寇犯下了滔天罪行。寄来受害者签名以及部分受害者的惨痛经历。

 

童先生:
  您好!
  我很久未写信给你,请童先生原谅。
  今寄上第21批难友名单,请点收保存好,以备后用为要。
  今年八月四日下午四时,有几位日本国律师和中央记者,浙江省记者等四、五位人坐着桑脱纳专车至敝村我家中邀请我到金华县宾馆开[座]谈会(内容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军在中国大陆上所做所为暴行,强奸妇女、杀人、放火、施放细菌毒害中国人民等等)。到晚上九时许又用桑脱纳专车送我回家中。
  翌日(八月五日)八时许,日本国律师约八、九位和中央记者、浙江省记者等等约二十余人坐专车至敝村了解二战中日军在敝村一带地方犯下了罪害真实情况,并且把战后的幸存者(烂脚)拍片及录音,下午一时到义乌县崇山村一带地方了解细菌战伤害中国人民情况。
  那天来我家采访日本国的律师之中,有一位名叫森正孝,家住日本国静罔市长沼町二丁目二一——五〇,他说了他是和你挚友。是吗?
  我今用挂号信寄来询问,希请童先生费神给予回复,以免我挂念。
  以后我有空闲时,一定要到北京市贵府专程拜访。
  敬祝童先生全家大小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难友倪元茂稽首(人名章)

通信地点:浙江省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邮编:321025
倪元茂 男 现年72岁,当前身体健康。
最后要求了接信之后,希请童先生费神回信,以免挂念。

附件说明

  在中日战争中被日军直接和间接杀害而死的人员,被日军无故把中国民间房屋烧毁或者被日军无故抢走物资等等真实情况如下:
一、受害人倪海茶 女 现今年78岁,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五月初旬,大批日军住进我村(横大路村)约三百余人,当时住在我家中约10余名,长期居住,日军将我家的家具打破之后,拿去当柴作为烧饭之用,当时被烧掉的家具(即箱橱二只,床一张,凳4张,桌一张,床板一付,箱一只,碗橱一张),又拆掉楼上一间屋楼板,楼门一扇等等,以上东西全都给日军烧光。
二、受害人叶姣莲的外婆 女 当时年三十一岁,住白龙桥镇古方乡双牌窑村。
  姣莲的外婆(即根寿之母)在一九四二年农历五月中旬时,因天气很热,有二位女青年(即邻居人)和姣莲的外婆都在自己的空基上乘凉,突然来了四个日军,当日军看见其中有二位青年妇女,立即前来捉拿二位妇女,此时二位妇女立刻逃走。日军因路很生疏,追不上去,捉不到二位妇女,回过头来就来打姣莲的外婆,当时姣莲的外婆身有孕育,走起路来很不便,所以一下子被日军追上,日军立即拿来凳脚殴打,拳打脚踢之后,变本加厉的又用枪杆殴打我的外婆,造成当夜就肚痛和头痛很[厉]害,造成翌日流产不下而死。
  具报告人叶姣莲,女,现年40岁,住白龙桥镇横大路村。
三、受害人施奶义 女 当时年34岁,住白龙桥镇倪家大队施家村。金华沦陷之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三日我的姑母听到日军来到金华后要杀人和放火烧房屋并且不讲道理,由此,她对日军特别害怕,所以在十三日立即逃回娘家躲避日军无故强奸,[她]的娘家在施家村,回到娘家势必要经过临江村,所以她来到临江前必定先要经过白沙溪溺水而过,当她行至溪中时被日军察觉。日军见到我的姑母已经过白沙溪,快要到临江村时,日军先用手势打叫呼,而后又用口语叫呼,此时我的姑母见到日军心中万分害怕,所以她心中很想逃过去回到母亲家中躲避,此时日军见到她不听命令,心中大为[恼]火,立即用手中步枪射去,结果击中腹部而亡,当时我的姑母身孕八个月怀胎,结果日军此一恶劣行动,死去二条生命。
  具报告人施志敬 男 现年47岁,住白龙桥镇倪家大队施家村
四、受害人李莲笑 女 当时年十八岁,住白龙桥镇天姆山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九月十日日军至我村(天姆山村)来抓夫,强奸妇女,强抢军用物资及毛猪、鸡鸭等等。李莲笑听到日军来我村抓夫,她马上逃到厕所内躲藏起来,不久日军三、四名闯进我家中寻找鸡鸭时,李莲笑被日军发现,日军立即来强奸这妇女,该妇女被日军轮流强奸,三、四名日军强奸之后回到黄浦桥炮台,李莲笑被四名日军强奸后,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心中非常害怕,不久由此就生病,经过医治无效而死。
  具报告人李汝娟 女 现年六十四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
五、受害人金阿目 女 当时年52岁 住金华县长山乡乌石坪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二十二日,日军来到我村(乌石坪村)抢运战略物资时,我母就躲藏到黑暗的厕所之中,日军三、四名闯进我家中抢毛猪,此时我母亲被日军发现,日军意欲强奸我母亲,我母亲不同意,此时日军就用枪杆狠狠殴打我的母亲胸部和腰部,当时我母立即昏迷跌倒地上,不省人事,经过抢救,才苏醒过来,由于当时没有医院,又没有药品可买,以后我的母亲病情逐渐[厉]害起来,不久病入膏肓而亡。
  报告人郑小妹 女 现年八十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六、受害人倪荣兴 男 当时年未满周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五月时,日军在吕塘下村附近小村庄(即黄浦桥头村)的山头上营造炮台,驻扎重兵,控制中国兵进攻,成为浙东战场主要阵地,由此,成天成夜来扰乱吕塘下村,这样一来,我心中非常害怕和不安。于五月六日我不得已只得抱着儿子(倪荣兴)暂时躲避到娘家(乌石坪村)。不久,日军数十名前来扰乱乌石坪村,不意日军闯到我母亲家中来扰乱,此时我母亲手中正抱着外甥(倪荣兴),日军来强奸我母亲时,我母亲坚决不同意。此刻,日军立即用枪杆殴打我母亲。在我母亲手中的外甥(倪荣兴)非常害怕。这样一来,我的儿子得到重病,由于兵荒马乱之际,我村又无医师,又无药物可买,所以病势越来越[厉]害,不久我的儿子(倪荣兴)就死去。
  具报告人郑小妹 女 现年八十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七、受害人王春莲 女 现年七十五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八日,日军来到我村(郑阳村)抓苦力,强奸妇女,抢运战略物质,我听到此消息之后,我马上躲在家中猪栏内很黑暗的地方,不意我被日军找到,那时我心中非常害怕,但是日军很想强奸我,我坚决不同意,因在本年三月二十八日生过小孩,阴部都未复原。因此日军用枪杆狠狠殴打我的胸部,又用手殴打我头,由于被日军打得[厉]害,以致影响我一生头痛病,医不好。
  又我的脚部在逃避日军时,经常躲在山间和田野杂草丛生的地方,那时日本飞机经常在高空施放细菌毒害中国人民身体,我在田野及山僻之中乱走,也遭受到感染,不久我的脚部糜烂不堪,经过多次医治都是无效,[影]响我一生都烂脚,不会劳动,非常痛苦。终身残废。
八、受害人郑作生 男 当时年21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郑阳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一日金华被日军强行[占]领,在农历八月时又在黄浦桥头村的附近山头上建造一座炮台,驻着重兵,控制中国兵进攻,日军每日向中国兵驻扎地方发射炮弹殴打中国兵。在农历八月十六日日军派大批部队把炮台前面所有房屋全部烧光,我家所有房屋也全部都烧光,只留一点点花屋,那时我不得意无奈何只得暂时住进花屋,以避风雨。在本年九月初六日黄浦桥头日军炮台向中国兵驻扎地发炮时,有一发炮弹正中我家花屋爆炸,此时,我夫正睡在竹床上,其弹片正中我夫背部,血流如注,此时正值兵荒马乱之际,一无医生医治,二无药物可买。我只好弄点盐水洗洗破口,以后病势一天天严重起来,身体瘦弱,病入膏肓而死。
  报告人王春莲 女 现年七十五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九、受害人郑有得 男 未满周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郑阳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五月二十七日,日军来我村(郑阳村)抓夫及强奸妇女,强抢猪、牛、鸡、鸭等等不法行为。此时,我听到日军又来我村扰乱,我立刻逃往马海庙去躲藏起来,[唯]恐日军来强奸,此时家中床上放着我的儿子,我未把儿子带在身边,此时我的儿子(郑有得)正在睡觉,不意日军三、四名闯到我家中扰乱,小孩被日军吵闹而醒来,看见陌生人,小孩哭得特别[厉]害,日军马上把小孩投到瓷盘上,由此造成小孩头上得到一个大伤口,血流如注,当场昏迷倒在地上形如死人一样,等到我回家进房内一看,儿子如同死人一样,满地都是鲜血,此时我心中如同万箭穿心,极为难熬,以后我为儿子天天医治,但是都无[济]于事,到十月二十五日因医治无效而死。
  具报告人王春连 女 现年七十五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十、受害人倪文彪 男 当时年48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一日金华县被日军强行[占]领,以往日军飞机经常飞往高空施放细菌撒于大地上毒害中国人民,我的大伯(倪文彪)每天都到田野劳动,经常为了躲避日军抓夫,所以经常逃跑到小山丛草及树林之中躲避,由此遭受到日军细菌感染,因此双脚上生了恶疮之后,由于当时一无医师医治,二无药物可买,由此病势日益严重,变成烂脚,到一九四三年九月日病入膏肓,无法医治而死。
  具报告人俞奶 女 现年七十八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十一、受害人蒋妹林 女 当时年11岁 住金华县汤溪镇蒋村
  在一九四一年农历八月二十五日中午时三架日机飞往蒋村上空无故投下炸弹把我的大姨母家中二间楼屋炸掉并且屋内所有家具、农具、粮食、衣服及毛猪、鸡鸭等等全部都烧光,共计损失人民币五万元左右。
  具报告人黄文娟 女 现年41岁 住金华市婺城区铁路新村大殿岗80弄13号
十二、受害人蒋妹林 女 当时13岁 住金华县汤溪镇蒋村
  在一九四三年农历八月十五日扎驻在金华县汤溪镇的日军,在十五日上午八时左右到我村(蒋村)来抓夫,强奸妇女,强抢战略物资等等不法行为,此时我的姨母听到日军来到我村,她马上逃到田野等田内躲藏,不意被日军发现。日军数名马上来强奸我的姨母,我的姨母坚决不同意,此时日军立即发怒,把自己腰间的指挥刀拔出向我的姨母刺来,结果我的姨母立即被刺死。并且站在旁边的五、六位妇女也遭到日军惨杀。
  具报告人黄文娟 女 现年41岁 住金华市婺城区铁路新村大殿岗80弄13号
十三、受害人蒋妹香 女 当时年仅8岁 住金华县汤溪镇蒋村
  在一九四三年农历九月二十二日上午日军大队人马来到我村强抢战略物资、抓苦力、强奸妇女等等不法行为,我的小姨母听到日军来到她的村中时,她立即逃到山上树林之中躲避,此时她正逃到山路上时(下面是溪水,水流很急,并且又是悬崖绝壁的地方),这时后面日军马队[赶]上来,日军故意把她用马脚踢到溪中,由于水流很急而又很深,活活的把我小姨母溺死。
  具报告人黄文娟 女 现年41岁 住金华市婺城区铁路新村大殿岗80弄13号
十四、受害人丁昌忠 男 当时年59岁 住金华市南市街124号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一日金华县被日军强行[占]领,(不久金华县全部沦陷)人民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生命财产毫无保障。我的祖父丁昌忠非常害怕日军,于本年农历五月初六日逃难到吕献塘村避难,在路上被日军发觉一枪被日军打死。当时年59岁。
  具报告人孙女丁琴芬 女 现年63岁 住金华市南市街124号 系是金华市漂染厂退休工人。
十五、受害人滕汝尊 男 当时年58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让长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一日金华县沦陷后,黄浦桥村的附近山头上建造炮台驻扎重兵,控制中国兵进攻。不久日军在炮台前面所有屋及树木全部烧光。在农历八月十六日大队日军集中起来把炮台前面十八村庄全部都放火烧光。
  我的父亲滕汝尊家有楼屋七间,平屋四间和屋内所有农具、家具、衣服(家中计11个人的衣服全部给日军烧掉)家中所有稻谷计200余担全部被日军都放火烧光。
  具报告人滕月梅 女 现年69岁 住金华市婺城区城南乡寺后皇村
十六、受害物筱溪村种褔庵,坐落在金华县白龙桥镇筱溪村
  在一九四二年四月十一日,日军分三路兵进攻金华县,不久金华沦陷,日军占领金华之后,在姜山头村附近山头上建造数处炮台,又在边缘数十里之内山头也建造数十座炮台,以防中国兵进攻,日军为了在炮台前要看清楚有否中国兵,所以要把炮台前所有房屋及树木一律都要烧光和砍光为止。所以在农历八月16日晚上日军派出四、五百兵集中在炮台前所有村庄全部烧光和抢光,筱溪村种褔庵也不例外,该庵被日军烧掉18间平屋,屋内有家具及粮食(膳所及厕所)及佛堂及钟、鼓等等也全部都烧光。
  具报告人方月明 女 现年73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筱溪村 方月明是负责主管人。
十七、受害人倪竹青 女 当时年五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一日金华沦陷之后,日军每日到吕塘下村扰乱,那日日军又到吕塘下扰乱,我父母都逃到外面小山躲藏,但是家中还有我的姐姐睡在床未醒,不久日军三、四人闯到我家中抢东西,此时我姐姐被吵醒之后,又看到四个日军在我家中动作乱来,我的姐姐非常害怕,连身上胆都吓怕了,事后连说话都乱讲,精神失常,没有几天就死掉。
  具报告人倪元乐 男 年五十六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十八、受害人倪元尧 男 当时年十四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在一九四三年八月时我的大哥哥被日军抓去做苦力,由于工作艰苦,不谨慎脚底搞破了一个洞,当晚伤口剧烈疼痛,第二天就卧床不能起来,下午就发高烧,整天叫喊痛极,不久就死去。
  具报告人倪元乐 男 现年五十六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十九、受害人倪元舜 男 当时年十二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在一九四三年十一月时我的二哥在田野割毛草时,不谨慎,又是运气不好碰到日机在高空施放细菌药物,夜里睡在床上发高烧,没有几天嘴里吐下[拉]屎,由于当时兵荒马乱之际,没有药物可买,又无医师可医,大约过了一星期就死掉。
  具报告人倪元乐 男 现年五十六岁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二十、受害人倪延枝 男 年不详 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在一九四三年十月时,我失去了二位亲生儿子和一位亲生女儿,都被日军直接和间接害死,自此以后,我的父亲形如疯子一样发狂,胡言乱语,以后被日军发现,日军立即把我父捉到黄浦桥头炮台上,日军用皮鞭殴打我父亲,又用电棒殴打,以后又用军犬来咬我父和威吓,这样还不够,第三天由黄浦桥头炮台转送到石门村日军大队部去枪毙,幸好本村二位保长到石门村日本部队担保下来,这样才把我父放回家中,但是我父回家之后曾受日军如此残酷暴行,终身变成残废人,不会劳动。
二十一、姜永健的祖父家有楼屋四间,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六月五日被日军无故放火烧掉,家中所有的家具、农具、衣服及稻谷一百十余担全部都给日军放火烧光,估计损失人民币三十余万元。
  具报告人姜永健 男 现年30岁 住金华县长山乡安脚村
二十二、受害人楼筱芳 女 当时年七岁 住义乌县稠城镇北门街五号
  在一九四一年秋天时,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曾在义乌县稠城镇一带用飞机飞往高空施放细菌投放下去——鼠疫杆菌,此时我家中妹妹楼筱芳正中鼠疫细菌,没有几天我的妹妹生命就死去了。
  具报告人楼秋星 男 现年72岁 住金华市中山路14号
二十三、受害人楼秋星 男 现年72岁 住金华市中山路14号
  在一九四一年义乌沦陷前夕,日本鬼子的飞机在我家乡义乌轰炸,炸毁民房数百间,我家北门街两间二层楼房(约计120㎡)也被炸毁,不久日寇侵占义乌县城,我家被炸的二间房屋被汉奸维持会拆去当柴火烧饭,使我家人流离失所,无处[栖]身,流浪在外。
  以上共计受害者二十三名。
  此签名表是第二十一批被日军杀害人和房屋被日军放火烧掉户口。

负责制表人倪元茂(人名章)
公元一九九六年九月二十六日

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
签名
向日索受害赔偿 我政府从未放弃

8
  浙江省金华县白龙桥镇附近村庄的村民在中日战争期间(即自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五日起)金华县被日军强行占领,金华县沦陷,人民遭殃,以后被日军用枪打死,抓去当民夫拆铁轨而死,抓去当民夫做飞机场而死,被日军残暴蹂躏的妇女而死等等所牺牲人名单如下:
9
  以上共计受害者二十三名。

负责制表人:倪元茂(人名章)
公元一九九六年九月二十八日

s1870-e1 s1870-e2 s1870-p001 s1870-p002 s1870-p003 s1870-p004 s1870-p005 s1870-p006 s1870-p007 s1870-p008 s1870-p009 s1870-p010 s1870-p011 s1870-p012 s1870-p013 s1870-p014

其它(OT), 劳工(SL), 强奸(RA), 细菌和化学战(BC), 谋杀(MU),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